ゼン_鸢

【禹殊】氓(假如)

嗯看完就知道了;本来想赶着父亲节发的,但错过了哈哈哈将就着吧。
四个孩子的日常???
—————————————————————————

“我也要!!我也要嘛!!母妃!!”一声声稚嫩得尖叫几乎要把桌上的水晶震碎。
萧泽霖死赖在地上,见母妃怀里还抱着小弟弟,心中更加愤懑,屁股下是一大片毛绒绒的地毯,他干脆直直向后倒去,拼命地跺着自己的脚。

“呜呜…母妃偏心!!”
“唉我没有。快起来!躺下像个什么话?”林殊被吵得头疼,不得不放下了怀中的幼子塞给了在一边看书的萧泽晟,“先帮我看着他。”
转而弯身去捞起虫子一样扭动着的二儿子,“不许吵着哥哥温习,再说了本来说好了给哥哥的,你不可以抢。”
勉强将萧泽霖从毛毯上拉起来,他又重新扯着躺下去,“我不管…呜呜…我就要哥哥的。”说罢立刻大哭起来,泪珠子止也止不住。

“哈哈哈。”萧苌楚也在床上玩着,见着五哥这般的模样,故意跳下床跑到母妃身边,“哥哥又哭鼻子啦,好丑好丑哈哈哈。”
萧泽霖肯定听得见,立刻爬起来涨红了脸,萧苌楚躲在母妃身后,朝着哥哥做鬼脸,“略略略~”
“不许你说我!!”萧泽霖气得跳脚,也冲到母妃身边,气鼓鼓地盯着一脸得意的萧苌楚,突然伸手将妹妹推倒在地。
萧苌楚没反应过来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疼痛感蔓延到屁股的瞬间她也发出尖锐的哭叫声,但她并不是只会甘受委屈的,她和二哥差不多一岁,谁打谁还说不定呢!
“我打你!!”她爬起来挥舞着小手。

“好了好了!!”林殊一下子抱起女儿,萧苌楚在母亲的怀里向二哥哥空踢了几脚,转过头便伏在母亲的怀里呜呜地哭起来,林殊皱着眉轻轻拍打女儿的背部,嘴里当然要责备二子,“谁教你这么对待妹妹的?快跟妹妹道歉!”
“不要!我不要…”萧泽霖见不妙立马转了态度,可怜兮兮地抱着母亲的大腿,昂起脑袋泪水就这么往下掉,“妹妹她笑我…呜呜…母妃都不要我了…不爱我了…”
两种哭声几乎是交叠在一起,怎么也不允许自己的声音被盖过去。
“天啊…”林殊只好尽量一手抱着女儿,弯下身也拦着儿子的腰,“你们两个别闹了好不好,母妃头都疼了啊。”

可这时候不知为何萧泽晗看见这样的场景,竟然挣脱了兄长的拥抱又要爬过去,攀到母妃那去,可是林殊根本管不着他,这头还要安慰两个闹别扭的孩子,眼见萧泽晗已经爬到床边,“泽晟,快把他拉回去。”
林殊没有空闲的手去把他弄回去,只好求助于长子,萧泽晟放下书将幼弟重新捞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可是萧泽晗并不愿意,抬手又打了兄长一下,两只腿乱蹭着又要跑。

林殊怀中的两个孩子还在啜泣,谁也还没示弱,林殊在双方的脑门上各亲了一口,拉得紧紧的,“乖,不要再哭了你们,你们都是母妃的孩子。是亲兄妹呀,你们要好好相处,知道吗?”
“我才不要!哥哥推我…”萧苌楚还在闹别扭,林殊拍了拍她的小屁股。
“那让哥哥给你道歉,你们就和好了,行不行?”萧苌楚不哭了,偷偷瞄着一边的哥哥,就等着这个一向不迁让自己的二哥,在母亲的要求下向自己低头,正当萧泽霖还满脸通红憋着不肯说话的时候。
哭声又传来了。

循着哭声,林殊一看小儿子一头栽在床上被萧泽晟半拉着腿,“这又是怎么了啊?”萧泽晟看上去有些无措,想把萧泽晗抱起来,可萧泽晗扭来扭去怎么也不肯,虫子一样非要蠕动到母亲那里,可是母亲那哪里还有他的位置。

估摸着他的行为惹到了两个把母妃两臂都占据了的哥哥姐姐,当萧泽晗以为姐姐会让着他的情况下小手只是攀上了萧苌楚的手臂上,萧苌楚已经把弟弟一推,萧泽晗重新倒在床上,不疼,可是他才不到一岁,又是最小的孩子,正是最惹人疼的时候,哪能经受姐姐的粗暴对待。
孩子的杀手锏不过是哭,他自然也会拿出来用。

看着弟弟扯着嗓子的哭声,萧泽霖却立刻兴奋的指着妹妹告状道,“母妃你看她!她也推了弟弟!!”
萧苌楚意识到二哥在跟前告状,她性子本来就燥,这下子更火了,“我才没有推,是他自己摔的!”然后一掌拍掉二哥指着自己的手,萧泽霖被她拍得生疼,心中不服气,便又狠狠的打回妹妹,萧苌楚叫了一声伸手做势又是一场大战。

林殊本想着站起来,可是长长的裙摆被两个孩子踩着,林殊也怕突然站起来伤到他们,萧泽霖还是比较大的自然要让着妹妹,林殊只好先把他轻轻推开一段距离,免得他们真又打起来。
可怜萧泽霖被母亲推开了,母妃怀里还抱着占了上风的妹妹,然后又把注意力转回到哭泣的弟弟身上,他眼巴巴着看着母妃,母妃试图安慰着其他两人任由自己站在一边,心底里的委屈瞬间漫上来,母妃看了他一眼,然后全心全意地安慰弟弟了。

萧泽霖看着看着,忍不住的眼泪往下掉,用手不断的抹去,希望母妃可以注意到自己,可是母妃根本没转过头来,他突然撒腿就往外跑了。
“泽霖你去哪儿呀?”他一动林殊肯定知道,急忙把萧泽晗和萧苌楚放回到床上,萧泽霖刚碰上门,林殊已经追过来了,弯身扣着颤抖的小肩膀,“怎么啦?”
“母妃都不要我了…呜呜…我要走了…”
真不知他这些哪学来的。林殊心疼他还是个孩子,“怎么会呢?母妃也爱你啊,你看你弟弟老是哭闹…母妃都快被快烦死了,你是好孩子,你比弟弟妹妹懂事,对不对?”
萧泽霖的哭声弱下去,在母妃的注视下点点头,“那我们回去好不好。”
“嗯。”林殊刚想牵起他的手,萧泽霖已经张开双臂,“要抱。”
“好吧。”林殊在萧泽霖两颊亲了两口,依了他的意思将人抱起来,回到床边的时候萧苌楚早就不哭了,正教弟弟如何用枕头当做玩具,整个人踩在了抱枕上,又蹦又跳的,萧泽晗也忍不住站起来企图学他的姐姐,两双小脚丫铁了心要把母妃的床铺弄脏弄乱,一旁一直沉默的萧泽晟也不得不放下书好好看着他们,以免摔下去。

林殊把萧泽霖放在床上时,他还舍不得撒手,可林殊还是执意把他放下来,然后把大搞破坏的萧苌楚抓过来,将他们两个人并排坐在一块好了。
“两个人都乖了,再等几日,让外公再给你们弄几本画册来好不好?”

不提还好,一提萧泽霖那个耍赖的脾气又上来了,“不行!我现在就要!我现在就要哥哥那个!!”
“都说了那是哥哥的,你再这样,我就要告诉你父皇让他管教你了。”
萧苌楚不知道二哥指的是哪一个,可是她见二哥这个模样,又害怕自己落后了似的,嚷嚷道:“我也要!!”
两个孩子已经不知不觉形成了一个联盟,铁了心要把哥哥的宝贝弄到手,林殊被孩子尖锐的叫声冲得脑袋嗡嗡作响,抬头看了萧泽晟一眼,他抱着小弟弟明显不愿意,两个孩子各揪着母亲一边的胳膊,异口同声的叫喊着,“母妃!!”

林殊对着孩子明显强硬不起来,心想一本东西也不是什么大事,“那你要看可以去拿,但这是借哥哥的,不是你的,明白吗?”
林殊还是妥协了,萧泽霖和萧苌楚也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泽晟,借一本给他们吧好不好,放在那里自己的房间里对吗?”
萧泽晟一向是听母亲的话,点点头还是起来去自己的房间里,他很快就折回来,手里只拿着一本。

萧泽霖立刻跳下床眼睛都亮了,跑过去伸手就要够到,然而萧泽晟趁着比弟弟高故意举高了手不让他碰到,然后径直给了母亲。
林殊把二儿子捡回去,翻开第一页放在两个孩子面前。
难怪孩子们会如此的惦记,上面图文俱备都是印上去的,还绘上了颜色,一本下来价值不菲不说,也尤为难得,这原本可是林殊小时候林燮特意找了人给他做了一套看着玩的。
后来它们随着林殊进了宫,转赠给了首生子萧泽晟。
萧泽晟总爱拿在手里津津有味地回味阅读,可那时刚好弟弟来了,便给他分享了一下几个小故事,结果弟弟从此便惦记上了,可是幸好母妃并没有要求他要送一些给弟弟,只说要借弟弟一下。


见到这东西,萧苌楚和萧泽霖也安分下来了,两个小脑袋凑到一起去低头乖乖盯着看,林殊总算松了一口气,把床上的小儿子抱起来坐在了一边看着他们,然而萧泽霖和萧苌楚根本就是两个来索债的,林殊还没闭目养神多久他们又搞事情了。
萧泽霖率先一掌打在了妹妹手上,“放开,我要翻页了。”
“我还没看完!”萧苌楚瞪着哥哥怎么也不撒手。
“这关我什么事儿呀?”粗鲁的拉开妹妹的手,打算将书本占为己有了,径直夺过书转过身背对着妹妹。
“呜!!”萧苌楚生气地捶了二哥好几下,可是萧泽霖根本不理会她,继续瞧着自己的,萧苌楚见二哥又欺负自己,连忙转过一张哭脸向着母亲,“母妃…母妃…二哥他不给我看,欺负我…”挪过身子又要靠到母妃的怀里。


林殊实在没有办法,可是孩子们还小,不可以只靠责骂,只得带着劝说的语气抓着儿子,“说好了和妹妹一起看的,不许这个样子。”
林殊的话让萧泽霖知道的确是自己理亏,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放下手中的画册,“可是楚楚她看得很慢,很讨厌。”
“那你也要等妹妹呀,为什么会耐心一点呢?”
眼见母妃是不会站自己那边的,萧泽霖干脆把矛头指向兄长,“哥哥只拿了一本来,明明他有那么多!小气。”

萧泽晟完全没想到这也能牵扯到自己身上,他心底里就是不愿拿出来,可是又不想被发现自己的心思,他只好抱着温习的书本低下头不再说话,“你哥哥的东西他自己决定,你不许再耍赖。”
“哼!!”萧泽霖撅着嘴,母妃这是怎么也不肯帮自己,想着他上头有大哥,下面还有弟弟妹妹,自己夹在中间,什么也不是了,到底还是个孩子,鼻子一酸,又委屈起来,一把把画册给丢在地上。
“母妃总是骂我…大家都怪我…呜呜…”
“哎…”林殊哪知他变脸那么快,可是不知这哭会传染还是怎的,萧泽晗也瞬间哭了起来。

林殊这头还要安慰二儿子,本想按平时那样大儿子会帮自己照顾小儿子,可是萧泽晟却没有接过母妃怀里的幼弟,反而站起来气呼呼的绕过床捡起被丢在地上的画册抱在怀里。
林殊瞧见他眼角还闪着泪光,但毕竟接受过不一样的教育,他也只是用手抹着眼角坐在一边不说话。
林殊也慌了神,从没见过长子这副模样,“泽晟怎么了,你要懂事呀…”
“母妃只管他,现在只会叫我懂事,我根本算不上母妃的孩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
萧泽晟似乎也闹起了小脾气,头也不瞧一下林殊,跳下床转过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萧泽霖自然也知道大哥在生气,万一母妃偏向哥哥他可就惨了,于是他连忙扯开嗓子哭,当然他的幼弟也不甘示弱,唯有萧苌楚完全没想到他们也来这么一出,整个人都愣了干嚎了几声也没能掉眼泪,她偷偷瞄了母妃几眼,却发现母妃的脸色愈发沉下去。

只见母妃完全蹲在地上,一手还攀着床沿。
忽然林殊猛的站了起来,“行了!别吵了,都给我回去!来人!”萧泽霖率先停止了哭泣,睫毛还挂着泪珠,可是母妃的贴身宫女已经全进来了,他还没说些什么,林殊接着说:“把他们都弄走,别烦我了,烦死人了!”

说罢他恼怒地揉了揉头发转身大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砰的关上了门,但他还不放心,还在门后挪了一张椅子过来顶着,弄好了一切,便躺到床上去闭上眼睛又要睡着的样子。
他猜得没错,那几个孩子果然跑来推门了,门被推得哐哐作响,可是怎么也推不开。
林殊在里头这是睡不着的了,又听见宫女的脚步声,还有二儿子和女儿的叫嚷声知道他们被抱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没多久门又开始推动起来,林殊转过身去叫着:“别推了!!我要睡了!!”
外面停了,“母妃…是我…母妃…我知错了,让我进去吧!”
原来是大儿子,于是翻身起来走到门前悄悄拉开一条缝,“他们都抱走了吗?”
“刚才都被抱走了。”萧泽晟乖巧的站在门前一双大眼睛还望着了,林殊挪开椅子让儿子进来后又快速的关好门。
“母妃…我错了。”
“好了,没事。”林殊把手搭在儿子的肩上,又一把把儿子抱起来,“重死了你个小坏蛋。”

母子俩一同躺在床上,林殊拉起被子盖在两人身上,“睡吧。”可是萧泽晟还有话要说,“母妃,我以后会把画册给他们看的,母妃不要生气了。”
“不用理他们的,他们爱哭闹就哭吧,让你父皇管去。”萧泽晟躺在母妃的怀里,见母妃已经闭上了眼睛,他也好久没有和母妃一起午休了,便高高兴兴的也闭上了眼睛,还没窝够一段时间。

竟然听见外面一声声尖叫,还有东西打碎了的声音,哐当又是一声,紧接着便是宫女的惊叫声,“公主你小心点啊快下来!你是怎么出来的?!”
小弟弟的哭声也来了,“小皇子你没伤到吧?”

林殊没睡自然听着,立刻警惕地坐起来,“怎么回事?!”着急地便跳下床去,想到刚才的声音心里更慌了。
他把椅子推开拉开门便跑出去。
只见萧苌楚整个人都站在林殊的梳妆台上,而宫女正试图把她抱下来,可偏她是不肯向后退了几步,一琉璃瓶又被她踢了下来,这次落在了地毯上避免被打碎的命运。

“楚楚快下来!”
被母亲瞧见了萧苌楚并没有半点害怕,反而笑嘻嘻的蹲下,又拿起母妃的一个木盒的盖子,抓起一条珍珠链递给了母亲。
林殊赶紧把她抱起来,珍珠链子啪的掉在地上了也没管。小皇子本是被抱坐在宫里腿上,看见了珍珠链,便好奇起来,趁着宫女正脱下他沾满口水的外衣,他竟然顺势滚了下去,四脚飞快的爬向链子的方向。
“哎呀!”宫女丢下小衣要追,林殊抬眼一看,看见方才女儿打碎的瓷器碎片飞到了远处,就在小儿子跟前。
林殊看上去都快在下一秒晕厥过去了,“泽晗别过来呀!”将女儿往肩上一扛,尔后冲过去将小儿子一把捞起来,幸亏没碰到瓷片,小儿子反而还在笑。

“你们快点清理干净!”林殊把碎片踢到一边去,转头大儿子才出来主动把幼弟和妹妹接了过去,林殊松了一口气径直走到小桌上,自己倒了一杯茶便灌下去,“你们真是操心死我了,你们再这样我就把你们都送回去了。”

余光见萧泽霖不知什么时候也跑回出来了,正拿着书看得津津有味,全然不顾刚才的混乱,萧苌楚又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林殊预示到后面可能又要大战一场,可他已经懒得再管了。


萧景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的这么一清二楚,可是他觉得自己也已经看个够了。看着林殊忙碌的模样,心里窃笑。一会儿肯定要安慰一下辛苦的小东西,今晚就由他来照顾孩子吧,他已经把今天的公务都完成了。
他推门进去,全部人都注意到了。萧苌楚率先跑到萧景禹那处,“父皇!!”萧景禹弯身将女儿一下子抱起来,“楚楚真乖。”
抱了小女儿,自然不会落下小儿子,萧泽晗正要爬过去,萧景禹也轻松地把他捞起来,可放下书跟过来的萧泽霖不高兴了,直勾勾的盯着分别占了父亲胳膊的妹妹与弟弟。

萧景禹笑了几声,先将萧泽晗和萧苌楚给回宫女,进而将萧泽霖整个抱起来坐在自己肩上,再重新抱回女儿和小儿子。这下子三个孩子都挂在了身上,坐在上头的萧泽霖自然特别得意,摸了摸父皇冠上的宝石,然后朝妹妹做了个鬼脸。
林殊也牵着萧泽晟过来了,林殊看得出萧泽晟的小情绪依旧在,揽在怀里亲了几口。

“好了!”萧景禹开口道,“泽晟,我明天带你去猎场玩。”
萧泽霖听后立刻嚷着,“我也要去!!”
“那可不行,你们太小了,我只带你们哥哥去。”
说罢,萧景禹便自己傻傻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睁开了眼,在这昏暗漆黑的宫殿中,唯有挂满了的一圈圈飘扬的白布显得异常刺眼。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