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禹殊】人鱼(一)

手痒,都很短很短,因为本来是一起发的,但为了尽快发完还是分割开来吧。

——————————————————————————
林殊躺在沙滩上时悔得肠子都青了,自己怎么就这么跟父亲怄气呢?
他试图甩动自己的尾巴,可是一点用都没有,精疲力尽。现在自己并不可以熟练的在陆地上呼吸,他大力呼吸了几口就觉得像被烧灼了一般。

“呜…呜…”,他觉得眼前的景象都变得模糊不清,唯有听见泪水变成珍珠落在沙地上的声音,林殊心想着自己的鱼生就到此为止了吧。

早知道…早知道就乖乖听父亲的话就好了。

父亲今日以他还没分化长大的理由拒绝了带他上陆地玩耍的要求。
林殊早上才在伙伴面前夸下海口,要成为第一个上去看看的同龄鱼。
他可是人鱼首领的独子,这点优越肯定要有的。加上父亲一向疼爱自己,本想着就那么几句话的事情,父亲却一下子拒绝了他。
林殊生怕回去丢脸,求了好久父亲也没有任何的妥协,林殊一气竟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人鱼的队伍,随便找了一个方向便拼命游去。

他在人鱼族中的能力可不是假的,他的两个侍从自然被他甩的远远的。
林殊窃喜了许久,想着先找个地方躲躲吓唬够了父亲才回去,可一张望,却发现这个地方自己根本不知道在哪儿。
林殊瞬间慌了神,他再单纯也知道海洋有多大多危险。这里黑乎乎的,时不时有鱼群飞快的游过。林殊慌乱地游了好几圈,可更加找不着北了。他朝四处大喊却没有一点回应。
林殊一时间脑子糊涂了随便找了个方向就游过去想着能借着自己的直觉碰碰运气。
可越游越累,远远看见有光,那是家吗?一定是父亲在等自己了。林殊向前一冲,却一头栽进了沙子里。
他摸到了软软又有些硌手的东西,眼睛进了东西好生刺痛。林殊撑起身子开始慢条斯理的整理,完全没注意海水渐渐退去…

在几乎要昏迷的时刻,林殊听见了好多的脚步声,就像鱼儿穿进沙地的声音。
是人类吗?还是只是自己昏得有幻觉了。
忽然一个温暖的东西碰上了他,在他的尾巴上动来动去,林殊用尽最后的力气摆了一下自己的尾巴,最终还是昏过去了。

碰上他的并不是普通的渔夫,而是身为九五之尊的萧景禹。
他这次出宫在外巡游,也是第一次见海。沿着海边逛了好一会儿,却被阳光下不知何物给闪到眼睛了,走近一看竟是一条趴着的毫无意识的人鱼。
每年人鱼族都会前来进贡与人类交好,但那些人鱼都会将尾巴变为双腿行走,看起来与人类无异,这原身的人鱼还是萧景禹第一次亲眼所见。

他慢慢抚摸林殊的尾巴,鳞片呈蓝色,却还有一点珍珠白的感觉。
美丽得难以言语。
可是看他这个样子难不成是死了吗?
萧景禹在太监们的保护下小心翼翼的把林殊翻过来。
只见这人鱼双目闭着眉头紧锁,脸上发上还有一大堆的沙子。可是检查一番却发现他还有一点儿气息,怕是搁浅了。
“把他送回海里吧,怪可怜的。”
萧景禹看着这条狼狈的人鱼有些于心不忍,他自己率先脱了鞋袜,抱起小人鱼就往海里送。
可是小人鱼一动不动,刚放进海里又被海水推了回来,他在浅海上漂着,海水渐渐洗刷了他脸上和发上了沙子,待萧景禹不得不再次抱起他时,却被他的容貌给吸引住了。

常说人鱼一族大多样貌美丽动人,但萧景禹见其首领也只能说是个美男子,却不曾想到动人。如今看着怀里的小人鱼,萧景禹不知自己怎的就愣住了。
他想把他带回宫去。

萧景禹抱着人鱼呆在海里好一会儿。
突然便抱起往回跑了,“朕要把他带回去。”在场的人都傻眼了,“皇兄这不可啊。人鱼本就与我们非一族,从没听说会有人鱼要到人类这来,更何况这人鱼身份不明,像是走丢了…”
没等那个王爷说完,萧景禹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他就是走丢了啊。再说了他这个样子怕是未满人类的十五,这么小的东西,就算朕放他回去他也未必能找到回去的路,干脆朕将他带回去,总比他死在这儿好吧。”
“这…”
“行了行了,赶紧到附近的人家找个大木桶盛满海水把他装回去吧,朕说了要带回去。”

林殊果真被放在了木桶里,可是木桶相对于皇帝的马车来说还是大了些,加上众人的抗议,萧景禹只好恋恋不舍的把他移出去,又买来另一架空马车来运送木桶,四周还稍作加工形成一个简易的牢笼。

林殊在路上被晃来晃去的他总算醒了些,加上木桶狭小,林殊的尾巴都要被弯得痛死了,他被饿醒了,可是完全不知道这是哪。他叫了好几声父亲,还是没有任何人鱼回应,反而瞬间响起一堆叽叽喳喳的嘈杂的声音,根本不是人鱼的语言。
感觉停了下来了,林殊攀着木桶边缘起来了,惊恐的发现自己所处的仿佛是父亲关罪鱼所用的牢笼,四周都是陌生的面孔,林殊喘了几口气还是辛苦,这里不是海里,有水的只有自己所在的木桶,这难道就是陆地,是人类居住的地方吗?
这些人看起来去自己无异,可是他们都有两条腿,这应该就是石书上的人类了。

林殊脑内一片混乱,只见一个衣着华丽的人站在了跟前,透过木栏伸过手来就要碰他的样子,林殊吓得身子向后仰去,并立刻露出了尖锐的獠牙,那个人缩回的手有些失望的看着他,可是林殊才不会管,依旧发出警告的嘶声。

忽然有什么东西被扔了进来,高度紧张的林殊更是吓得大叫一声,低头一看却发现这木桶里多了一条鲜活的鱼,林殊是饿透了,怀疑地看了看那些人,又瞄了几眼鱼。
但还是忍不住捧起鱼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