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禹殊】大狐狸和小狐狸

两个都还没分化的,其实就是狐狸精,可是还没可以变成人的样子。
先放一小段出来,如果你们觉得好的话会继续写完这一段,是甜的。🍰
————————————————————————

萧景禹是一只狐狸,林殊也是一只狐狸,可是…林殊有些沮丧地在湖边探出了个脑袋,水面上映照着的是自己全白的毛茸茸的小脑袋,他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大哥哥和父亲、舅舅一样,是一只健硕的大狐狸,一身如红火般的毛发更显得威武,怎么自己倒是只小小的、全身是白毛的小狐狸呢?
就虽说自己是比他们都小,可这也差太远了吧,唉…林殊又开始闷闷不乐起来,母亲说他自出生以来就是这个颜色的了,到底怎么才能变成像大哥哥一样的火红色呢?

林殊坐在湖边胡思乱想,忽然脸一下子被按进了湖里,“唔!!”林殊还没反应过来,又被一下子给叼了起来,连忙甩开脸上的水,睁开眼睛一看,竟是萧景禹在捉弄他。
“哼!”林殊有些小生气了,对着萧景禹笑眯眯的脸更是委屈。跳到萧景禹脚边狠狠的咬了他一口,撒腿便向隔壁跑去,萧景禹见他要逃,前脚一踏一下子便挡住了林殊的去路。
林殊又跑向另一边,萧景禹干脆压低了前身做出一副随时要捕猎的样子,林殊知道自己是打不过大哥哥的,也干脆不动了,就直盯着对方生气。

萧景禹的前掌一捞,便把林殊捞在身下。脸侧的白毛还有些湿,萧景禹俯下身伸出舌头便开始舔他,“嗯…”林殊半眯着眼睛,湿热的舌头滑过脸蛋的感觉确实不赖,最后萧景禹含住了他的小耳朵,又吮了几下才放开了他。

“怎么自己跑来这里了,有什么事吗?”
“没有…”林殊低头看着萧景禹腿部火红色的毛,再看看自己如雪般的毛,心中又是一顿纠结。
“那我们回去吧。”萧景禹在林殊面前完全俯下身,林殊看见后又立刻高高兴兴的爬到萧景禹的背部,确认林殊呆稳了萧景禹才站起来慢悠悠地驮着林殊走回去,这是萧景禹一向哄林殊的方式,当然林殊也很受用。

萧景禹的背部壮实而温暖,林殊几乎可以藏匿在红毛之中,他伸出爪子揪着萧景禹的一点毛又梳成一小团,然后伸长了脖子,张口便咬上去。
景禹哥哥的毛和自己的毛是一样的,没有味道。林殊吐出来,不甘心地又看了好一会儿。
“景禹哥哥,为什么你的毛是红色的,我是白色的?”
“嗯…我一出生就这样了呀。”
“唉,又是一出生…”
“小殊,你不喜欢吗?”
“族里就我是白色的,你们都…”
“不会呀。我觉得小殊你的毛色很特别,而且很漂亮,像雪一样。”末了还加上一句,“我就很喜欢。”
林殊有些害羞,把脸埋在了萧景禹的背上,没再说话了。

萧景禹把林殊背回了一个小山洞里,那是林殊自己的小房间。
林殊滑下了萧景禹的背部,紧接着跳上了石头,然后躺在自己的小窝里。
“困了?”见林殊全躺着翻着个雪白的小肚皮,萧景禹忍不住伸掌去挠他。
“嗯!”林殊立刻缩成一团,转身抱住了萧景禹的腿,“哥哥坏蛋!”
萧景禹的舌头舔过他的眼睛,林殊显然还有话要说,“哥哥,我想去山脚那边。”
萧景禹原本还是温柔地笑着的,一听瞬间黑了脸,“不行!!那里脱离了保护,而且有很多人类的,他们会抓狐狸的!”
“可是…我听说那很美…”
“你听谁说的?!不行!!太危险了!!”
难得见萧景禹如此严肃的样子,林殊不敢说太多了,“我就说说嘛!”然后松开的手蜷起来便要睡觉的模样。
“真的是要睡的?”萧景禹显然还不放心,毕竟林殊的小手段从小就多着了。
探过脑袋盯着林殊半边的脸,林殊知道萧景禹在看他,稍稍睁开一边的眼睛,“我是要睡了。”然后急忙把脸完全埋在尾巴里。

不过萧景禹并没有立刻离开,悄悄伏在窝边看着林殊一起一伏的小肚子。
林殊果然是没睡,侧过身看了好一小会儿,没看见萧景禹的身影,以为萧景禹已经走了,立刻精神抖擞的跳了起来,转身一瞧,萧景禹就伏在自己身后,一双眼睛正望着呢!
“不是睡吗?”
“我…”林殊只得将计就计地跳出来,“我又不困了。”
萧景禹走到他跟前,高大的身躯使林殊完全盖在他的阴影下,还是熟练的将林殊叼起来丢回窝里,“不许过去,睡觉吧。”
“可是…”
还没说完,景禹哥哥又舔自己了…林殊暗自抱怨着。萧景禹总喜欢舔他,将他雪白的毛发舔得湿漉漉的。

“我陪你吧。”说完萧景禹一脚踏进了窝里。
“不要嘛!!”林殊伸出粉嫩的前掌打在萧景禹的腿上,“你太大了,我都没地方睡了!”
“这样啊。”萧景禹有些不好意思,他最近长个头的确太快了,“那我抱着你吧。”
“不要不要!!”林殊怎么也不肯,张口再次咬在萧景禹的腿上,“你太热了!”
估计被萧景禹缠烦了,林殊只好又缩成一团,“我这次乖乖睡总可以了吧。”
萧景禹并没有过多的为难他,但明显不会轻信。俯身用侧脸蹭过林殊的身体,直接就伏在距离林殊不过几指的地方。
林殊转过身面对他,闷闷地说,“你信不过我…”
萧景禹半眯着眼回答道,“对啊。”
红色的大尾巴几乎比林殊还大,萧景禹并没有蜷起来,反而一把搭林殊的身子上,就像被子一般,“睡吧,小东西。”

林殊强迫自己闭着眼,可是他一点儿也不想睡,“呼…呼…”对面竟然传来平稳的呼吸声,林殊惊讶地一抬头,萧景禹竟然先睡着了。
他悄悄的凑过去,萧景禹看上去好像累坏了,真的睡了。林殊用鼻子碰了碰萧景禹,还是没有反应。
林殊立刻兴奋起来,伸出爪子固在上方,将身子从大尾巴的“压制”下拉出来,他小心翼翼的生怕会弄醒萧景禹,幸亏它身子还小,不一会就钻出来了。
林殊最后观察了萧景禹几眼,又立刻撒腿跑了出去。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