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all苏】

@边城浪子付无影 跟浪太脑过的all苏,她lof里有。我只写一段手痒。
这里算是禹殊吧。abo的!!!

————————————————————————

“小殊,你别怕,不要担心。”林殊与萧景禹分别所处的牢狱只有一个间隔,一栋栋粗大的木头隔开了两个人,但却仍能让他们看见彼此。
林殊窝在角落里,惊恐地看着对面的丈夫,而萧景禹伸过手轻轻抚摸他的脸庞。“小殊,你怀着身孕,不要着凉了。”林殊摸了摸肚子,这是他和丈夫的第二个孩子。
萧景禹与林殊那些名贵华丽的服饰早就被扒个干净,两个人身着的都只是牢狱中囚犯所穿的麻衣而已,见林殊如此单薄,萧景禹心中不忍,连忙将自己的外衣脱下只剩下一件白色的里衣,将衣服递给了林殊,小心地遮盖在对方的肚子上,“泽晟呢…他被关在哪了??”林殊抓住了对方的手,皱着眉几乎要掉下眼泪,“他还这么小…他们会不会对他做什么!?”
萧景禹垂下眼,“对不起…我不知道…”

“哐哐!!l”是牢里的一个小入口被掀起来,原来是送饭来了,牢内的饭菜粗淡难咽又怎么可能会好,接过去一看,又是白粥和馒头,还有几条菜,肉是不可能有的了。林殊把饭菜放在角落,没有一丝要动的意思。
“小殊,你还是吃点吧。”萧景禹看着对方瘦下去的脸颊,“不要饿了孩子。”
“不要。”林殊转过脸去,他自小养尊处优,京城里没有他未曾吃过的用过的,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连自己的孩子也不知所踪,林殊怎么肯吃下去。
“乖,吃点吧。”萧景禹撕开了馒头,塞了些菜进去又蘸了蘸粥。“这样好吃些。”
“不要!!我不要!!父亲根本没有造反…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林殊蜷在草丛里,想起自己被屈辱地抓入牢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抱走…“凭什么!父亲根本不可能谋逆!”“小殊,我又何尝不知…”

“白纸黑字写的信!你还狡辩什么!!”愤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压过了两人的谈话。林殊与萧景禹同时抬头,只见萧选站在牢外,神情阴霾。
林殊这边的牢门被打开了,几个人随着萧选走了进来。
林殊立刻扑到萧选脚边,“舅舅!父亲绝对没有谋逆啊!!舅舅你只要找父亲来说…”
“不用了!!”萧选沉着脸,竟然一脚踢开了林殊,林殊吃痛倒在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如此粗暴的舅舅。“父皇!!”一边的萧景禹瞬间猛拍间隔,“他怀着身孕啊!!”见到林殊痛苦的模样,萧景禹心中也难受万分,为什么,为什么一向宠爱自己和小殊的父皇会这么处置他们。“父皇!儿臣有生命来担保,林帅决不会造反谋逆!父皇!你一定要明察!!”
“呵,证据确凿。林燮他早有谋逆之心!!”低头看向林殊,看向那个罪人的独子。“罪人林燮已经在梅岭被就地处决了,他临死前,竟然还敢带着军兵反抗,朕已让人将他们全部处死!”
攀在腿上的手渐渐松开,林殊呆呆地坐在地上,“父亲…”
萧景禹也愣住了,很快他又激烈地喊起来,“父皇!!父皇你怎么可以如此对待忠臣!!”
“忠臣?他又是谁的忠臣!?”扫过眼前着急的长子,“无视皇威,以下犯上,难道这就是你眼中的忠臣吗!”
“父皇!!”萧选似乎没有要跟萧景禹继续说的意思,他重新低头看向林殊,看见对方脸上的泪痕却觉得越发生气。

“来人。”“在!”身边的三个人齐刷刷地应到,萧选扬了扬手,三个人便围着林殊。“你们干什么!!放手!!”萧景禹惊恐地看着林殊被两个人按在地上。
“不…不!!…唔…”一条白帕捂在林殊脸上,死死按着林殊的口鼻,林殊拼命地扭动身躯挣扎,然后哪里能挣脱两个健壮的人的桎梧。
“父皇!!父皇你做什么!!”跟前的萧景禹失态地大叫,“他怀有身孕啊!!!父皇!!放开他!!”
“你果然被他昏了头了。”萧选紧锁眉头,“景禹你太令朕失望了。”叹了一口气,“你娶他时我碍着太皇太后没有阻止,你们却越发狂妄…”
突然意识到萧选在暗指什么,萧景禹双手紧紧抓着木柱,几乎要抠出痕来,“泽晟呢?泽晟被带到哪里了?!”萧选扫了激动的儿子一眼、却并没有回答。“他是您的长孙啊!”萧选依旧没有回答。
突然萧选又扬扬手,那三人停止了对林殊的攻击,萧景禹以为父亲心软了,可是他猜错了。
萧选指了指地上喘气的林殊,“景禹,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平淡的语气却更显得可怕,“只要你承认、承认是他引诱怂恿你,他与你无关,他的孩子也与你无关,朕就放过你。”
林殊是听得见的,他抬起头,虚弱地看向丈夫,只要他抛弃了自己和孩子便可逃过一劫…萧景禹真的会这么做吗…
“父皇…”萧景禹的眼睛滑出泪水,他咬牙切齿,“我做不出这种抛妻弃子不仁不义的事情…我相信舅舅的人格,更不会为了苟且…”
“你!你!他算你哪门的妻!!”萧选本以为萧景禹会选择自保,却没想到他依旧如此倔强,“你果然…果然!!景禹,这是你自己自找的!!来人!!”萧选整个人气急败坏,“这个贱人!”
白帕重新捂到林殊的脸上,“唔!!唔…”林殊的手胡乱地想抓什么东西,可是终究难敌迫害,林殊的意识渐渐开始模糊,双腿慢慢停止了蹭动,当看见林殊的手无力地落在地上时,萧景禹闭上了眼睛,英俊的脸庞瞬间滑满泪水。

林殊是被一股强烈的味道臭醒的,他勉强地睁开眼,却看见了一个满脸是血的人侧躺在他身边。“啊!!!”林殊尖叫一声吓得连忙坐起来,环顾四周,一个巨大的坑内都躺满了人,全部人双目紧闭衣衫褴褛,血都变成凝固成暗红色。自己…自己正呆在一堆死人里…颤抖地伸手摸了摸小腹,微微隆起的弧度告诉他他的孩子安然无恙。
林殊回想了一下,自己被捂后便没了意识,可能别人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将他丢在这里,没想到自己只是晕了过去…林殊又突然想到,如果自己都会被下毒手,那么他的孩子…孩子会不会也在这里!?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得直冒冷汗,支撑着要站起来,却只觉得头晕眼花站都站不稳。这里到处都是死人,叠在一起都不知道在哪才能找到自己的儿子…林殊刚想拉开一具沉重的尸体,却开始隐约听见有人说话。
“真晦气,我们怎么要摊上这种差事…”
“都不知道抄了多少个府的人了…”
林殊回头一看,丛林中有人影走来,他连忙趴下装死,两人好像离开了,林殊重新撑着边缘起来,然而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人,他见林殊站在旁边,便大叫,“什么人!!”
其实那人以为这是些小贼想趁机摸些财物,可是林殊心虚瞬间吓得逃跑,他慌不择路地冲进林内,也不知道要往哪个地方跑,然而他的身子根本难以支撑,脚一滑瞬间滚下坡去不知所踪…

评论(1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