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禹殊】异国他乡

手痒。性别abo!!不同国家的。

————————————————————————

萧景禹被那双湛蓝的眼睛吸引住了,他忍不住多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不禁脱口而出,“你是谁?”
“什么?!”少年似乎很不满意他的问题,皱紧了眉头瞪着跟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我可是王子啊!你不是我们国家的吧?”萧景禹那一身服装早就显得他根本就不是这个国家的了,他还没回答,少年又说,“难道你就是我父王说的那个太子?”

萧景禹看着少年一副怀疑警惕的样子,其实自己又有点觉得奇怪,他已经参加过宴会,见过这里一众的皇室贵族,可是却从没见过这个声称自己是王子的少年,而少年这样问,显然也是没见过自己。萧景禹干脆否认,“我不是太子,我只是个随从。”
“随从?”少年好像又没那么警惕了,紧绷的身子也放松了些,“你不跟着你们主子,跑到这里干什么?”
“啊我们主子心善,今天让我休息一下,于是我闲逛就来这里了。”话间还不忘暗暗夸奖一下自己。
“原来这样啊。”少年彻底放松了警惕,他一下子坐在草地上,还伸了个懒腰。抬眼看见这个傻大个还站在跟前,少年招招手让他过来,“其实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你过来跟我说说话吧。”
萧景禹自然不会拒绝,他便也坐在草地上,坐在少年身边。“我叫林殊,你叫什么名字?”
“萧…”差点就要暴露了,萧景禹连忙改口,“大家都叫我阿禹。”
“阿鱼??”林殊笑出声来,“干嘛来食物来命名?”
“不是那个鱼啊。”
“我管你,行了,在我这你就是条大鱼。”
萧景禹有点哭笑不得,却又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解释。这时林殊又抓着他的衣服,凑过去仔仔细细地看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你一个随从的衣服都这么多花样,你们太子到底有多夸张啊?我听说你们头上都要插满花的,你怎么没有啊?”
“啊?我们哪有插花啊?你误会了。而且我这衣服都是因为我干活得力主子赏的。”
“嗯…”林殊只是点点头,“大鱼,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我父王不给我出去更别说去猎场了,我都快无聊死了。”
“好玩的?”萧景禹摸遍了全身也没带什么东西,唯有腰上还系着各种东西,“要不我把这玉佩给你玩?”
“玉佩有什么好玩的啊?我才不要!”
“那…我出来想着只是散步没带什么东西啊。”
“唉…”林殊显得很是沮丧,“看来你也很无聊。”
萧景禹就笑笑,问他,“为什么你不可以出去玩?难不成是你做错事被罚了?”林殊摇摇头,看上去有点难为情,“不是,你不懂。”
萧景禹真的觉得他可爱得要命,看起来还这么小,能有什么忧伤成这样的。“说说看,说不定我能跟太子说起让他帮你求求情。”
“我真没闯祸啊!”林殊趴在膝盖上,呆了一会才说:“我问你,你分化成什么了??”
“我??”萧景禹愣了愣,“乾元啊。”
“真的?!”林殊一下子惊讶地转过头来,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你怎么这么幸运啊!”
萧景禹更是奇怪了,这是天生的,哪有什么幸运不幸运可言,“你…”
“我变成坤泽了。”林殊说话时又垂头丧气的,“不然父王也不会不让我出去,我都快无聊死了,每天都只能在宫内,这里的花花草草我都翻了好几遍了。而且!”林殊原本还把下巴搁在膝盖上,突然转向萧景禹,“我好不容易见到其他人,你竟然还没有好玩的东西,太失望了!”
萧景禹也没想到会怪到自己身上,望着那双如宝石般的眼睛,竟有一种想要抚摸、亲吻他的冲动,他笑了笑,说:“这样吧,我一会就要回去轮班了,我可以去帮你拿些好玩的,晚点给你。”
“真的?”
“对啊,申时的时候我过来这给你,好不好?”
“好啊!”
“那我要先回去咯。”萧景禹站了起来,心中开始想要拿些什么东西好。林殊依旧坐在那里,萧景禹临走前又忍不住问他,“王子,你多大了?”
“我?十五啊。”果然如自己猜测那般这么小,也幸亏今天没有随从来找他而露馅,萧景禹强忍着笑意,快步离开了这里。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