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秘密

隐晦的包养梗
赵云x诸葛亮
⚠️第一人称视角(庞统视角)
⚠️子龙偏黑
⚠️可能ooc
以上接受者欢迎食用🙇🏼‍♀️
——————————————————————————

诸葛亮是我的宿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聪明的头脑,清秀漂亮的脸庞,有些冷淡而又彬彬有礼。他总是这么备受瞩目,借着是他宿友的身份,我平日没受他的迷弟迷妹们照顾,我就是那种传说中因为想追宿友而被疯狂讨好的人吧。
在我们大家的眼中,他应该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读完书后,在自家的公司工作,或者找到一份好工作,不,可能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已经被抢着要吧。
然后继续他那开挂般的人生。
 
直到那一天那个电话。

双人宿舍里,我正在复习昨天上课的内容,阿亮在浴室洗澡。
整个寝室都非常的安静,我只听见留下的水声和我的翻书声。

阿亮的手机响了,我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骚扰电话,然而铃声一直没有停止,我于是不得不走到书桌边拿起他的手机。
“哥哥”,阿亮是这样备注这个人的,哦,原来是阿亮的家里人。
我走进洗手间,敲了敲浴室的门,“阿亮,你的哥哥打电话给你,要帮你接告诉他你在洗澡吗?”
“不,”阿亮直接拒绝了我,下一刻浴室的门被拉开,白花花的温热的蒸汽直接涌出来,我看见阿亮那双纤细修长的手,“给我吧。”
然而我明显地看见阿亮的手是湿的,不断有水流从他的指缝滑落。
我忍不住提醒他,“你的手还湿着啊。”
“别管。”他的手又伸长了些,语气是少有的着急,估计是有着急的事情吧。当我把手机塞到他的手里时,他又立刻”啪”地关紧了门,留我一个有些懵地站在外边。

“为什么这么晚才接电话?”
我并没有立刻离开洗手间,我在收拾刚发现被碰倒了的护肤品。
“我在洗澡。”
很简单的对话。
“是吗?”我隐隐约约听见那个人在笑,这有什么好笑的?然而他下一句却说,“那我们视频吧。”
我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洗澡?视频?阿亮没有说话,估计只是开玩笑吧,下一秒我听见那种有东西摆在架子上的声音。
“真乖。”
阿亮竟然答应了?我不敢多想,我离开了洗手间。

我之前完全没注意到洗手间的隔音这么差,我完全可以听见他们说话。
“亮亮,钱够花吗?”
“够了。”
“最近有什么东西想要吗?”
“没有,学校不需要什么东西。”
花洒开了,猛烈的水流暂时让我听不见他们的对话。一段时间后水声停止,阿亮应该洗完了,我刚切了水果,手上都是粘人的果汁,我走进洗手间就听见浴室里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我又听见了那个人说话,这次更为惊悚,他说,“亮亮,你还是不穿衣服好看。”

阿亮出来的时候抬头就看见我站在不远处,他愣了愣,然后低下头踩着湿漉漉的拖鞋直接快步离开了。我忍不住跟出洗手间,看见他快速地穿过宿舍,顺便拿走了放在书桌上的耳机,他直奔阳台,像方才那样紧紧地关上了玻璃门。

他没多久就回来了,我想问他要不要吃水果,可是又问不出口,他似乎也在看我,然后静悄悄地拉开了椅子坐下,像往常那样翻开书本学习。
已经十一点多了,阿亮睡在在床上,我转身去关灯。
“庞统,”阿亮在叫我。
“嗯?”
“我明天出去一下,下周一再回来。”
如果我没记错今天就是周一,阿亮直接跑了一个星期这能叫出去一下?“你去哪这么久?不用上课吗?”
“这周不上了。”阿亮笑了笑,但不知为何我觉得他像是在强颜欢笑。“去度假。”
果然第二天,阿亮在我起床的时候在睡懒觉,可是等我上完早上唯一那节课回来时,阿亮已经走了。
 

阿亮周一下午才回来,带着一个黑色的口罩,脖子上围着一条厚重的大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脸,如果不是他那头耀眼的银发,我差点认不出。
“回来啦?”阿亮点点头,可是那双湛蓝的眼睛没有一点的神采。
我还想拿出我这个星期课堂上认真记录的笔记给他,但转身就看见阿亮脱了鞋直接倒在床上睡觉。

阿亮睡了好久,五点的时候我点了外卖,转头看床上阿亮这个样子,肯定是不可能去饭堂吃的了。我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于是我也顺便帮他点了。
六点半的时候外卖来了,我下楼去拿,然后把阿亮的份放在他的桌上,他还是没睡醒,肯定饿坏了吧。
我走到他身边想叫醒他,才发现阿亮连口罩和围巾都没摘就这么直接睡了。

“阿亮,阿亮,该起来了,先吃饭吧,帮你点了你的最爱。”我轻轻地摇他。
“呜…”看见他通红的脸颊我才发现不对劲,“疼…”
我伸手一摸,额头滚烫得要命,阿亮发烧了啊!幸亏我之前买的冰贴还有几张能留在这时使用,阿亮似乎烧得厉害,一双湛蓝的眼睛含泪,紧锁眉头。
我为他贴上冰贴,又摸到他已经闷出了一脖子的汗,他好像并不会怎么照顾自己。伸手去脱他的口罩和围巾,“不…”他想抓住我的手,“别闹了。”
我摘下他耳后口罩的挂绳,阿亮的唇干燥而青白,嘴角却有一个细微的伤口,凝成一个小小的血块,难受得咬的吧。

“疼…”他在小声说话。
“哪里疼?”
“肚子疼。”
“吃坏东西了?”我还想着抱他去洗手间。
“不是,”他的眼神飘到远处他的柜子,“帮我拿个暖宝宝…”
“好。”我想着一会再帮他拿,现在要给他换身衣服,“来把围巾摘了。”现在的阿亮简直就是一个小孩子。
“别,别摘。”他紧闭的双眼睁开了,高于常人体温的手抓着了我的手。
“为什么?脏啊,而且又闷。”他本就瘦弱,现在生病更没有什么“反抗”能力。我轻易地拉下他的围巾,然而我却看见了,看见让我惊讶得说不出话的东西。

阿亮的脖颈一直到胸口,全是斑驳的红痕,这片原本白皙细腻的肌肤,竟没一处是好的。我看见他锁骨上,一个鲜红的齿痕尤为刺眼,好像还渗着血丝。红色和白色的强烈对比只让我觉得触目惊心。
“阿亮…你…”他不是去度假吗,跟他的家人度假吗?为什么?“你,是不是有男友或者女友了?”我第一反应是这个,阿亮默不做声,把被子拉高到脑袋。
“暖宝宝…”
我知道问也不会问出什么的了,当我把暖宝宝给他时,他贴到小腹处,然后重新蜷成一团。
“吃东西吗?”他摇头,闭上眼睛又要睡觉,“庞统..”临睡前他跟我说,“不要说出去,求你了。”
 
我们都心照不宣地不再提起那个周一的晚上,阿亮还是平日的阿亮。
 

我几次路过无意看见,阿亮的草稿纸没有了那些复杂到我看都看不懂的方程公式,反而是最为简单的乘法。
一个晚上了,我看见他拿着一个不知从哪借来的计算机聚精会神地按着什么。最后他圈了一个东西,笔尖大力滑过纸张的声音尤为刺耳,阿亮放下了笔,把草稿纸抓在手里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然后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拿出平常的笔记和课本开始学习。

我真的完全没想到阿亮会去打工,如果不是好几个人过来问我阿亮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还以为最早问起我的妲己只是在开玩笑。
待到阿亮回来,我特意去问他,“最近为什么想去打工?”
“这么快就知道了?”阿亮的笑一如既往的迷人,“锻炼一下而已。”
“那为什么不在学校做?”
阿亮把书放在桌上,依旧是笑着,“因为学校的工资明显偏低了,我没傻到这么压榨自己的劳动力啊。”
“真的吗?那个…”我心中总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担心感,“如果你经济方面真的有事情,完全可以跟我说啊,我能帮绝对帮。”
“嗯。”阿亮朝我眨了眨眼睛,“先谢谢了。”

阿亮打工并不频繁,只是偶尔去去而已,当然他完全不用担心什么,因为他每次过去,餐厅总会出现一大堆“慕名”而来的学生。
就连那个一向跟阿亮对着干的千年老二周瑜,也要跑去看阿亮打工,甚至听说他也想跟着阿亮去锻炼锻炼。

“阿亮,你有上次那个文档吗?”我说的是上次那个发在班群上的文档,我上次手贱不小心把消息记录删了弄得除了之前早就另存的文档,其他还没来及的保存的都找不着。
“哪个?”阿亮把手机给我了起身装水去了,“你找找看然后发给你自己吧。”
我点进班群,找到那个我想要的文件,我转发后刚要退出聊天页面,手机突然弹出一条短信,我随手碰到立刻转到那个页面。
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的,那是一条的普通的银行转账信息,无意扫到那个数字,后面的零起码四个以上,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阿亮打工真的只是锻炼。

今天阿亮下课没有跟我们一起回去,他说他要等其他人,让我和张良先回去。
走到半路张良说他有一个快递还没去拿,于是我们又绕回到学校外围。我们在走的路上,张良突然向前指着一个方向,“那是诸葛亮吗?”
我抬头就看见一个银发的人快步走过外围的人行道,这个身形我太过熟悉,他绝对就是阿亮。
“他不是说等人吗?跑出来干什么?”张良说出了我的疑问,我们的视线顺着阿亮的身影,阿亮看起来很慌张,最后跑到一部停在路边的黑色的车旁,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车立刻启动很快就远离了我们的视线。
阿亮直到晚上才回来,洗完澡的他正抱着衣服丢进洗衣机里。盯着他的后颈,我又看见到了那些新添的艳红的吻痕,他的领子太低了,我站在一边看得一清二楚。
“阿亮,你是不是真的谈恋爱了?”我忍不住问他。
“没有。”他头也没有抬一下直接否认。
好像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阿亮再也没有去打工了。


今天我们学校那个著名的优秀校友要回来了——富有且学业有成,出手大方直接给学校捐了一栋楼。
他叫赵云。
不过我们暗地里都说,要是有他一样有个这么有钱的爹,那我们到时毕业肯定也都是优秀校友,讲笑归讲笑,很奇怪他以前明明不是我们这个专业,却要捐给我们。
不用说肯定要把系里的学生都要抓过去开个演讲会,不止这个赵云要说,阿亮作为学生代表,他也要上台演讲,表达一下感谢再说以后会认真学习之类的话。
阿亮的稿子,我也有参与修改,他看着他一遍一遍地写在修,然后在阳台一遍一遍地读熟练。阿亮其实一直想推脱不干,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辅导员态度强硬,怎么也不换人。

那一天阿亮早早就起来了,可是他说把稿子放在我那里,我过去再给他,因为现在一早过去只是去稍微彩排一下站位,拿着稿子过去很有可能弄坏,甚至会弄丢。

我们按照规定的时间到达会场,然后依着班级的次序就座,我还特意挑了个靠边的位置,这样就方便阿亮过来拿稿子。
赵云的照片和一些简单的介绍印在广告牌就摆在我身边,我瞧了两眼,的确很是英俊,难怪之前就听见安琪拉她们一堆女生一边花痴一边讨论泡到这个赵云学长的可能性。

阿亮迟迟没有过来,他难道忘了吗?我又等了一会,校长已经开始讲话了,我伸长脖子也看不见阿亮的身影。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唉,我直接去后台找他好了。

如果不是因为平日的社团活动因此我熟悉这里的每一处,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这里没有一个人,负责后勤的学生都挤在另一边不过去,我扫过去人群没有看见阿亮,那他应该还在休息室。
我实在是怕耽误了,小跑渐渐靠近休息室,我隐隐约约听见了啜泣声,谁在哭?休息室的门虚掩着,我正想敲门,门却突然好像被什么东西猛撞到而关闭。哭声,似乎就是隔着这一道门传来的。

“你要钱,而我要你,这样不好吗?嗯?”
“乖,不要提分手。”

难不成是有小情侣在吵架?我觉得很尴尬,我连忙又跑了出去。外面的人看见我了,神色有些怪异,我不想管着这么多,我现在只想找到阿亮。
“你们有看见诸葛亮吗?他的稿子还在我这。”
他们的面面相觑,指了指前方,“他和赵云学长,就在休息室里。”
然后他们忽然拉了我一把让我靠近人群之中,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诸葛,是不是跟赵云学长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

门开了,赵云学长走了出来,而与此同时我的手机震动一下,我低头一看,是阿亮给我发信息,“你今天穿的是白衬衫吗?”
我一向就喜欢穿白衬衫,今天也不例外,我干脆走到休息室门口,“阿亮…”
阿亮果然坐在沙发上低头按手机,抬眼看我时,眼眶还是红的,“你过来了?”
“嗯。我见你好久都没来拿稿子。你问白衬衫?”
“我的衣服划破了,我想跟你换着穿一下。”“可以。”我把门锁上,三两下就把衣服脱下,阿亮接了过去,转身去了休息室的洗手间里更换。
我衬衫里面还有衣服,直接重新套上外套没有任何问题。
“谢谢了。”阿亮换好了走出来,接过稿子后也离开了。

我手臂上挂着他的白衬衫,听见有什么小东西掉下来的声音,蹲下身一看,那是三个白色的扣子。
我重新拎起阿亮的白衬衫看,前三个扣子都没了,而第四个扣子还有一丝线堪堪连着。
这哪里是划破…这分明,是扯破的啊…

评论(14)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