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不虞之隙

稍长的误会梗
赵云x诸葛亮
⚠️abo设定,未婚生子,隐晦包养
⚠️有点直A癌出没
⚠️其他角色出没:赵云儿子—赵统
⚠️有一些 bug甚至ooc
以上接收者欢迎食用🙇🏼‍♀️
———————————————————————

赵统像往日那样,跟着父亲去参加宴会。
他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的小西装,然后牵上赵云的手,乖乖地坐车内。

然而今日的宴会似乎不太一样,尤其是看见一堆身着暴露的男女往赵云身上靠的时候。
赵云明显有点吓到了,拉着儿子往旁边走,嫌弃地看着这里的环境,这哪里是商量正事的地方。
远远就看见了韩信和一堆人坐在中间,怀里各抱着个美人,赵云眉头深锁,转头就要走,把儿子送回车里,可是临走又觉得韩信奇怪,怎么不跟自己早说他们是来娱乐消遣。
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响起,一接便是韩信的声音,耳边还隐约充斥着乱七八糟的音乐声和谈话声,“你这么久都不来啊?苏总都问起来了。”
“不是。”赵云关上了车门,“你们搞什么?说好的谈正事,弄这么多那些人干什么?”
“哎呀,你过来再说吧,你把小统也带来了?”
“对啊,我一向都带着他。”
“啧…”韩信有些无奈地挠挠头,“这个我忘了跟你提前说。”
“那我先走了。你们这样根本聊不来正事。”
“别啊。”韩信极力挽留他,“回来啊,这次苏总说给你介绍几个正的。”
“什么?什么项目?”赵云觉得手机里的声音太过嘈杂,自己好像听错了。”
“你过来!回来说!快点!苏总催了。”韩信也懒得在电话里跟他解释。赵云想了想,还是让司机先把儿子送回去,自己又返回了那栋别墅。

当他再一次踏进去,已经被美人左右夹着推到韩信那边,那些柔软的胸脯故意去蹭赵云的手臂,弄得他一阵哆嗦。“子龙来了啊。”
“嗯。”稍微寒暄了几句,他们含着笑意相互对视了几眼,不一会,几个美艳的女子坐在赵云的身边。赵云脸色变沉,抿着唇向前坐了点,但她们又挤了上来。“这…”
“子龙啊。”坐在对面中间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也是他们口中的苏总,“你年轻人拼搏是好事,可是也是该放松一下啊。”扬扬下巴示意赵云身边的人,“让她们今晚陪你。”
“不是。”在她们攀上自己身上之前赵云连忙站起身来,“抱歉。”
赵云这样的行为反而惹得别人笑话,“该享受还是要享受,子龙你也不要老这么正经。”
韩信也搭了把嘴,“对啊,我们都懂的。”
“啧。”赵云的手被拉住,他又挣开来,“你们玩,我先走了。”
“不要这么扫兴。”苏总首先不满起来,“我就说老赵怎么老抱怨他儿子不懂事。这些Omega都是些好的,你带个发展一下也好嘛,还是说你都不满意?喜欢哪些?我替你找。”
赵云没回话,他已经大概猜到韩信为坚持自己来。站了一会,半晌突然面容扭曲地说了句,“恶心。”然后扭头就走了,场面瞬间变得尴尬到了极点。

韩信追着赵云走到花园里,在一个稍偏僻的地方就开始骂,“你他妈脑子有问题??你是不是还想着你那个小情人??赵云你被喂药了吗?”韩信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以为那些O好找?我帮你物色了好久好不好!”
“我说过要你帮了吗?”赵云脸色铁青,满脸愠色。
“我当初就说过你那个小情人不可靠,别动情。结果?你现在一天到晚还想着他,他呢?说不定早就找到另一个金主了吧。我他妈就不明白,他有什么好,就因为长得漂亮?”
“闭嘴!!”赵云把韩信推到墙上,照这个架势两个人估计要打起来,“你知道什么?如果他只为了钱,他会生下小统,会连我送的珠宝一件都不拿就留了张纸走了吗!?”
“所以?”这次轮到赵云没应答了,韩信冷笑着,“他生下你儿子的时候才多大?当初也是你说愿意养他你们才在一起。一毕业就跑了,不觉得蹊跷吗?他现在,都跑了有两年了吧,有音讯吗我就问你?你找到他了吗?”赵云掐着他衣领的手劲愈发地大,可是韩信不怕,他不明白,为什么赵云还陷在里面。“你应该庆幸你那时还没求婚。我知道你现在要回国接手新的子公司,全新的地方,你自己好好发展吧。”
赵云眼眶发红,“我就经常在想,是不是我当初很少给他见到孩子,他才会离我而去。如果我反对我爸,让亮亮把孩子带在身边,他就不会走了。”
韩信还以为赵云还能醒悟过来,结果又是一口一个他的那个小情人。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讽刺道,“别傻了,他只会顺便把你儿子也带走。”

赵统才回到家里,好像根本没什么要参加的,白浪费了他穿这件精致的小西装。保姆帮他脱下来后,就领着赵统去洗澡了。

夜里赵云难得跟赵统问起想不想要一个母亲,赵统想了想,可是他实在想不到有一个母亲又能怎么样。
赵云也没有久留,他自己好像同样思索什么,给儿子一个晚安吻后就匆匆走了。
赵统见赵云走后,睡前反而想起那个没有跟父亲说过的场景。
按理说,人一般是记不起六岁之前的事情,然而赵统的脑海里有一个记忆深刻的场景。他记得他在花园的池子旁看见一个浑身绿色的青蛙,自己被吓了一跳,心中害怕呜呜呜地就哭着跑。
扑到一个温暖的怀里,抬头就看见那个人一双湛蓝而清澈的眼睛,他笑着说,“都四岁了,还这么爱哭。”
然后赵统就一直记得,记得那时自己是四岁。回想起来,他竟然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但他知道那个人绝对不是父亲,更不会是家里的保姆或者佣人,因为他们的眼睛,都不是那一抹令自己如此印象深刻的颜色,而且那个池子也不是现在家里的池子。
或许,估计只是小时候和父亲以前的朋友出去玩,而自己正好记着了。


诸葛亮正窝在床上睡得正香,这是他难得的能睡懒觉的早上。
然而不知不觉床上已经爬上来了一个人,钻进他的被窝里,然后伸手那只冰冷的右手,摸进诸葛亮的小腹处。
“啊!!!”诸葛亮被活活惊醒了,脚往后一踢。那只手缩回去了,同时那人也叫唤起来,“亮亮你踢我干嘛!痛死我了!”
“李白你是不是有病啊?”诸葛亮转头就看见李白侧躺在自己身边,抱紧了被子,“你怎么进来的??”
“你猜?”李白挑眉,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诸葛亮瞪了他一眼,转身重新裹紧了被子,他是真的后悔出差的时候陪李白不住宾馆而跑去住当地著名的民宿,如果在宾馆,李白绝对不能进来打扰自己。
“回去,我要睡觉。”“亮亮,你没怀孕吧?”
“哈?”诸葛亮真的服了李白的脑回路,“你到底发什么神经啊??”
“不是。”李白把诸葛亮给扳过来,“我这是关心你啊。”
“那算了,谢谢关心,快走。”
“别睡!我说正事。”李白见诸葛亮用被子蒙着脑袋,他干脆掀起被子,诸葛亮只穿了一套稍透的睡衣,冻得缩起来。
“你烦不烦?”诸葛亮真的一心只想睡觉,眼睛都不想睁开,唯有嘴上还在赶李白,“我就算有了孩子,也不会是你的。李白你清醒一点,我们两个O是没有未来的。”
“你真的怀孕了啊!?”李白惊叫着,抓着诸葛亮的手臂摇晃。
“啊…”诸葛亮崩溃地把脸埋在枕头里,自暴自弃地拉过李白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你自己摸,有东西吗?有吗?”诸葛亮的小腹是完全平坦的,只有一层薄薄的肌肉。

“那扁鹊干嘛留下你。”
这次诸葛亮警觉地睁开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啊,你那时在里面呆了好一段时间,公司的人都在外面等你,要知道这种体检人人都想着越快越好,你耽搁了好久啊。”
诸葛亮的脸色真的是肉眼可见的变得难看,李白似乎没发现,继续说:“我还特意问扁鹊你怎么了。”
“说了什么?”紧张得指尖掐进枕头里诸葛亮自己也没发现。
“扁鹊他不肯说。”李白不满地撇撇嘴,“所以我来问你啊。”
诸葛亮内心暗暗松了一口气,李白还在不依不饶地追着他问,“亮亮,你身体真没事吧。”
“没有。”诸葛亮尽量使自己的表情与平常无异,“他只是说我太瘦了。”
这个理由非常合适,毕竟诸葛亮是真的瘦削,冬天穿得多还看不出来,可是夏天真的那腰身和腿线不知惹得多少人羡慕。
“这样啊。”
“所以。”诸葛亮拉下脸来,“问完了就快点回去,我要睡觉。”
“好咯。”李白不情不愿地爬出被窝,顺手关上了门。

诸葛亮重新转过身去,可已经睡不着了。他望着窗帘缝透过的微光,想起了扁鹊那时望着躺在检查床上的自己,轻声问道:“你以前是不是有生育过孩子。”
难怪公司会专门找关系请他来给Omega检查,果然是神医。
对啊,自己以前生过孩子,十七岁的时候,一个男孩,赵统…
可是似乎从头到尾孩子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能参与取名,不能与孩子一起生活,因为不被赵云的父亲所认可,就连跟孩子见面,也是周末的某一天,现在好像都快忘记孩子长什么样子了。
其实诸葛亮一开始不是很介意,他愿意等…

想到这里,诸葛亮的眼睛竟然蒙上一层泪水。

赵云…他心底里最不愿再想起的人,说好的出差,诸葛亮却在某一天逛商场时,看见了赵云正在前面,而身边跟着一个浑身粉红的女生,他们一路上有说有笑,走进了一件珠宝店,一进去,就看见店员立刻上前招呼,拿着绳子来量那个女生的手,然后他们上楼了。
诸葛亮呆呆地站着,拿起手机翻出通讯录想立刻给赵云打个电话,可是又突然没了勇气。
自己的所有支出包括在国外读书的费用,都是赵云给的,尽管他不愿承认,可实际上自己就是被包养的状态,这样的自己哪里有底气去质问。
诸葛亮回到家里蹲在沙发上,他记得那个店铺的名字,上网一搜,专门为富人定制珠宝的店铺,有百年多的历史了,想到方才量了手指,那么…

往日的委屈一瞬间全涌出来,诸葛亮忍不住跑上房间扑到被子里落泪。赵云还没有回来,诸葛亮没有吃饭,保姆怎么叫也不肯吃,就在客厅坐到晚上,赵云依旧没有回来。按开了手机屏幕,赵云没有给自己发任何一句消息。
果然…
深知自己没资格去质疑什么,诸葛亮突然想到在被甩之前自行离开。
他现在没有多少钱,可是自己刚毕业,有一个很好的文凭,回国内找工作不是问题,那么钱以后会慢慢还清。
诸葛亮快速地定了机票,在晚上收拾好了简单的行李,他没有什么东西,几件衣服,一些简单的用品,其实如果赵云现在回来,或许诸葛亮会改变注意,但是当他磨蹭着拉上行李箱的拉链时,也没有他所期待的开门声。
随便扯了张纸写下走了两个字放在了床头。
孩子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是自己这么傻还在等,说是他父亲强势,其实赵云借口一开始就不想让孩子知道自己的生母吧。

就这样在一个平常的夜晚,诸葛亮离开了。

诸葛亮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他什么都换了,赵云不可能找到自己,他也没回到家乡,而是孤身一人到大城市里闯荡,但是以他的才能,到底是很快能得到重用,现在过得就挺好的。
诸葛亮打开账本看了看积蓄,等凑到个整数,就把这笔钱打到赵云的卡里…

他现在应该结婚了吧,诸葛亮想,应该也将自己忘得一干二净了。
盯着备忘录里赵云的卡号,诸葛亮的泪水一直在眼眶打转,抿着唇闭眼时,泪水瞬间滑出眼眶,在枕头上留下一小片水痕。

晚上他们坐飞机回去,李白对着手机一直摁不停地聊天,诸葛亮则低下头玩消消乐。
“你知道吗?”李白用手肘撞了撞诸葛亮,“听说本家的少爷来我们公司了。”
“所以?参观吗?”
“不是,他是我们的新boss啊。”
“那刘备呢?”
“哎呀刘备没变,就是比刘备再高。”
“哦。”
“你怎么不担心一下啊?”李白倒是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对诸葛亮那总是波澜不惊的样子都快气死了。“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不就是多个人管而已吗?”
“万一他是个变态呢?很严格呢?喜欢拖欠工资还老抠门,天啊还有说不定会潜规则,为难我们…”说着说着李白捂住了自己的领子。
“行了闭嘴吧你。”诸葛亮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别加戏了。”


在车上,赵云在包里拿出一个绒盒,悄悄打开,里面盛着一只钻戒,这些年来,他一直随身携带。
设计精美,每一个切割面都能映出迷人的光芒。面对着的是闪耀的钻石,赵云的眼睛却暗淡下去。当初准备好钻戒的时候,回到家里却发现人不见了。
想过无数次求婚的场景,想过无数次那个人的指间带着这个戒指是的画面,都只能想了,赵云不知道诸葛亮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不辞而别留下自己和他们的孩子。
那天好不容易瞒着自己的父亲逃了早上会议,瞒着诸葛亮自己提起回来,然后拜托貂蝉陪自己去挑设计图,生怕自己眼光不好。而且他知道诸葛亮手指很细,像个女孩子,那貂蝉的尺寸再好不过…然而没等到戒指送来,诸葛亮离开了。
那张纸还放在钱包里,冷冰冰的两个字,是诸葛亮最后对自己说的话。他不相信诸葛亮是找了别人而离开,但也想不到其他原因。
如果可以,赵云简直想抛弃所有的尊严,在诸葛亮走的时候跪下苦苦哀求他不要离开自己。

“爸爸?”睡在腿上的赵统醒了,睁开看见父亲眼眶红红的,手里拿着个东西。他伸出手指碰了碰,“这是什么?”
“没什么。”赵云不愿让孩子知道,连忙把戒指盒放到包里,“乖,快到了,起来吧。”

赵统跟着父亲一路坐电梯到了高层,赵云给儿子塞了两个魔方,又把他领到休息室,“乖乖呆好知道吗?你之前看电视说想玩魔方,爸爸给你买了,你就玩,不许进去会议室,也不要乱跑,知道吗?”
“嗯。”赵统点点头,父亲温暖的大手摸过他的脸颊,看着父亲一边跟秘书说事情一边走进会议室。赵统拿起魔方把玩了没多久立刻就后悔了,在电视上看得倒是简单,结果自己根本就扭不回去,爸爸说过要学会自己尝试,于是他尝试自己弄回去。
然而后果就是越弄越糟糕,扭来扭去,哪怕是他这种平日教养极好的小少爷也到底只是个孩子,耐心被磨得一干二净,这层楼似乎是专门用来开会的,除了自己在外面没有任何一个人。
爸爸说不能进去,那就找别人帮忙吧,虽然爸爸说不可以乱跑,但自己没乱跑啊,只是下多了两层找人帮忙而已,赵统自己安慰着自己。
更何况父亲在开会,自己出去一小段时间他也不会知道的。
赵统伸长脖子看了看紧闭的会议室的门,然后撒腿就跑到电梯那边下两层去。

赵统拿着那个被自己弄得完全转不回去的魔方,在公司的办公室里跑来跑去,他想找个人帮他弄回去。
他看了看坐在最前面的关羽,似乎觉得他不能胜任,摇摇头走了,然后又盯上了在在桌底下悄悄玩手机的李白。
“哥哥。”他站在桌边,小手拿着魔方递到李白跟前,“你能帮我扭回去吗?”
李白可是从小到大都是标准的文科生,一点关于逻辑的问题都能把他想得脑壳疼,更别说搞这个魔方了,脑内一瞬间闪过一把把这个魔方砸烂的念头,他想到了那个数学天才诸葛亮,“亮亮!!”
扭头就看见诸葛亮正背着他们在打印东西。“干嘛。”诸葛亮没好气地应他。
“你过来一下。”诸葛亮将打印好的文件放在桌上,赵统倒是自己跑过来了,也是伸手递上魔方,“嗯?”
李白将他推到诸葛亮的腿边,“快帮人家弄好那个魔方,我搞不定,靠你了。”
诸葛亮接过魔方,又随口问了句,“谁家的小孩?”孩子头上戴着个灰色的小帽子,脸蛋圆圆的,他忍不住伸手掐了两把。
“不知道啊。”李白随便应了句,而赵统倒跟诸葛亮说,“我跟我爸爸来,爸爸到楼上去了。”
“嗯。”这种的三阶段魔方是自己来说太过简单了,诸葛亮很快将他复原,赵统高兴地接过去,甜甜地说了句谢谢,然后就跑开了。
诸葛亮继续工作,可是没多久,那孩子又来了。他着实是自来熟,不知哪里搞来个新的,跑来将一个五阶魔方放在诸葛亮的桌上后,直接趴到诸葛亮的大腿上,然后眼巴巴地看着对方。
“你哪来这么多的魔方啊。”诸葛亮有点无奈,但是对于孩子的请求,他不会拒绝。

赵云开完会才发现儿子不知道跑哪玩去了,幸亏公司多数是玻璃墙,他下电梯的时候就正好看见儿子正趴在一个人的腿上,果然又去烦别人了。
过去的路上边走边说,“赵统,快回来,回家了。”
诸葛亮扭动魔方的手突然停住了,赵统离开了他的大腿,转身扑到赵云的怀里,“爸爸!”
赵云低头揉揉儿子柔软的发丝,见他手中拿着一个完整的魔方,就知道他肯定找别人帮忙去了,“又去烦别人,快说谢…”
抬起头刚好对上诸葛亮惊恐的双眸,赵云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就连呼吸也快停止了,瞪大了眼睛,手中的公文包掉落在地上也浑然不知。
“…亮亮?”

评论(41)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