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坑货

赵云x诸葛亮
📍涉及生子因此是abo设定
📍两人已婚
📍儿子赵统和兄长诸葛瑾出没

亮亮是世界的珍宝!
—————————————————————

“亮亮,我现在在应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你早些睡不要等我了。”电话里赵云正跟诸葛亮通话,“小统呢?”
“在旁边写作业呢。”诸葛亮伸手摸了摸赵统的小脑袋。
“嗯,早点休息啊,我爱你。”
“行了。”每次赵云总是直接地表达爱意,诸葛亮笑着低下头,“我也爱你。注意安全。”
挂了电话,诸葛亮依旧是笑着的,心情不错,低头看见赵统正认真地做数学题,俯身亲了一口,”乖。”然后离开了儿子的房间。

诸葛亮从儿子房间出来路过时听见那些砰砰的工具敲打声不断从一个客用洗手间传来,家里的保姆和管家也都在。
他好奇地走进去,“在弄什么?”只见一地都是工具,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蹲在地上弄洗手台底下的水管。
“这里的洗手盘塞住了,正在弄呢,吵到先生了吗?”
“没有。”诸葛亮摇摇头,这时那修理工一下子扯下那节水管,拿工具开始掏,边弄边说,“这下应该能清理干净了吧?”

扯到了一个东西,他用力一拽,拽出了一个安全套。

所有人都沉默了,露出来尴尬的神色,诸葛亮也傻了,他完全没想到水管里竟然能翻出这么个东西来。
“应该通了吧。”保姆一边瞄诸葛亮的神色一边示意那人继续修理,或者他们以为这是赵云和诸葛亮两个人的杰作,毕竟他们两个人的恩爱程度,在这个地方弄点什么很正常。
然而诸葛亮一直愣着,然后突然快步走进房间,拉开柜子翻出那一盒安全套。
他最近和赵云准备要第二个孩子,因此已经没有用这个东西了,记得之前拆开时只用了一个,一盒十个,现在却只剩下八个…

尽管诸葛亮很信任赵云,对自己的感情从没怀疑,可是在这个时候,他竟然回想到了刚结婚时,李白给他推送的一大堆如何察觉丈夫是否有出轨的文章,其中就包括了发现安全套少了的情况。
赵云他…他似乎真的最近都在应酬,文章里还说,如果丈夫经常说晚点回来和一大堆应酬,那么就要小心了。
赵云是诸葛亮的初恋,诸葛亮以前的感情真的是一片空白的,遇到这种事情,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又拿出了手机,开始翻监控,家里门口有监控,什么人来了能查得一清二楚,诸葛亮坐在沙发上,低头开始一条一条地翻,终于翻到了在两个星期前,他跟李白出来旅游两天的时候,赵云往家里带了个女孩子。

一瞬间那种情绪把诸葛亮的理智冲得一干二净,他立刻打电话给赵云,赵云倒是很快就接了先,“怎么啦?”
“你现在在哪?”
“我?A大酒店啊。”
“真的吗?”
“真的啊,怎么了?”
“立刻回来。你给我立刻回来。”
“不是。”赵云压低了声音说话,“我们现在在吃饭,我怎么可以中途退席?有事吗?”
“你不回来对吗?你自己数数,你这个月,有多少个晚上是没回来的。”
“现在年底应酬多,我也想回来,可是…”
“我知道了。”现场谈话声和酒杯筷子碰撞的声音盖过了电话里传来的细微的变化,赵云听不清诸葛亮颤抖的语气,“你慢慢吃吧。”
然后挂掉了电话。

赵云皱着眉,觉得诸葛亮突然变得怪怪的,他是出了名的妻奴,刚放下电话,身边的人就开始笑他,“怎么了,诸葛家的小少爷不高兴了?”“哎哟子龙被查岗了。”“你就别老纵着他,还是要有点权威的。”
赵云叹了一口气,“没事,我们继续。”

赵云这边正吃饭喝酒好不热闹,诸葛亮已经握着手机红了眼眶,出轨没跑了…

诸葛亮简单换了衣服,然后走进赵统的房间里,“收拾一下,我们走。”
“嗯??”赵统不明所以地看着母亲,“去哪?”
“去外公家。快点。”说罢已经开始拎起赵统的小书包,“要收拾什么。”
诸葛亮的脸色实在是差,整个人像从冰里出来那般,“作业…”赵统不敢惹母亲,小声嘟囔一句,乖乖把作业都放进去。
被诸葛亮牵着走下车库,于是在这个晚上,诸葛亮直接开车到了父亲家。

开车途中手机还传来了信息,“亮亮,对不起我真的忙,过年的时候一定陪你,想去哪里玩?”
诸葛亮在等红灯的时候看,觉得备注里的老公和一个心形仿佛在狠狠打自己的脸。

如果说诸葛亮以前都是一副高傲冷清的模样,那么他现在大晚上回来还红着眼眶抿唇忍泪的样子着实把家里人吓了一大跳。
诸葛瑾明天要跟他爹去打高尔夫球,提前回来住一晚上。现在正抱着瓜子边嗑边看电视,转头看见诸葛亮这个样子,吓得他连瓜子都掉地上了。“亮亮?”
看着赵统被保姆牵到楼上,诸葛亮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噼里啪啦的开始往下掉,“他出轨了…”

于是赵云快要离场的时候,突然接到了诸葛瑾的电话,一接就被一顿狠骂,“赵云我艹你,你他妈胆子挺大啊?恶心不恶心把人接到家里来?我擦,你是欺负我弟弟不会处理是吧,跟你说,你给我等着,妈的我叫上家里的人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喂…喂?”赵云被莫名其妙地骂了一顿,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着急地打电话给诸葛亮,可是已经关机了。好像惹了个大事情,可是不是吃个饭而已吗?怎么这么严重了?赵云赶到家里,连儿子也不见了。一问才知道诸葛亮带着儿子回去了。
电话再次响起,是诸葛亮的父亲!“爸…”
“你别叫我爸了。”一听赵云腿都软了,“你什么有空,过来商量一下离婚的事情吧。”
“别啊!!!我…我怎么了??”

接连的几天,诸葛亮都拒绝见赵云,离婚协议书也寄过来了。而今天赵统跟他回去,是说人道主义精神让父子相见一下而已。

“呜呜呜…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赵云身边围着几个酒瓶,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醉醺醺地在跟韩信打电话,“我…怎么知道那个套在那里的啊…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不是兄弟,是不是数错了?”
“没有!!”赵云朝电话大吼,一脚把安全套那个的包装盒踢飞,颓废地靠在床上,“我也记得是九个…可是里面就是只有八个…呜呜…我怎么办啊…”
“你说会不会是诸葛他自己想离婚,陷害你而已啊?”
“不可能!!”赵云激动地跳起来,“亮亮不是这样的人!!”
“你没找貂蝉说清楚吗?”
“说了…他不信…我想死了…没了亮亮…人生还有什么意义…”赵云往嘴里又灌了一口酒,整个房间都是冲天的酒味。

“爸爸…”卧室的门开了,赵统怯生生地站在门前探出一个脑袋,赵云算是清醒一点,“你…”
“爸爸,你为什么要喝酒。”
“啊,没事。”赵云强撑着支起身子,“你还没睡吗。”
“睡不着。”
“乖,回去睡觉。”赵云踉踉跄跄地爬起来,一脚踩在了包装盒差点摔了一跤,赵统蹲下身捡起来,看了看说,“这是气球。”
“不,不是气球,小孩子别乱碰。”赵云弯下身又是一阵头昏脑胀,扶着墙把包装盒塞回柜子里。
“是气球呀,可是好滑,不好玩。”
“不…”赵云突然意识到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这时赵统低头不说话了,“喂!”赵云蹲下身死死抓着儿子的肩膀,“你,说实话!”
“我偷偷拿了一个玩…”赵统缩在墙角,“爸爸我错了,我不该去你和妈妈的房间偷拿来玩…”
“不是。”赵云慌乱地好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然后呢?你拿去哪了?!”
“我拿来装水玩,可是太滑了,就掉下去不见了…”
“啊!!”赵云发出一声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哭声,“儿子啊!你把你爹害惨了啊!!”

评论(32)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