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眷属

赵云(总裁)x诸葛亮(跑出来当偶像的小少爷)
⚠️找金主梗
⚠️诸葛亮第一视觉。
⚠️诸葛亮人设不高冷,有点谈恋爱谈傻了,可能ooc

——————————————————————


我再一次因为肚子疼而不得不中断了训练。
我像一个来例假的女孩子那样,肚子上放着个暖水袋手上还捧着一杯别人斟好然后递给我的热茶,窝在休息室的一张小床上。

刘备进来伸手就撩开了我的刘海要摸我的额头,“小亮亮,没发烧吧?”
我转过头去还要腾出那只在被窝里烘得暖乎乎的手来抚平我的刘海,真不知道孙尚香平时是怎么忍他的。
“没有,只是肚子疼。”
“吃坏东西了?”
“不是。”我摇头否认,“昨晚我睡觉没盖好被子,冻到了。”
“怎么这么不注意啊!”刘备总是一副老父亲的样子,“那你好好休息。”
他们不会在意我是不是参与了训练,我并不需要他们操心,毕竟我总是第一个学会了他们要求的舞蹈和歌曲,而且我在他们眼里身体并不是太好,我休着已经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他们并不知道,我不是身体不好,只是赵云那个混蛋,又一次射进去后没清理干净。

我躺着躺着很快就睡着了,就连手机也没有玩。
迷糊间我是被吻醒的,温热的唇不断地贴上我的脸颊,发尾扫过我的眼睑时弄得我好痒。
“醒了?”我稍睁开一只眼,赵云的脸就出现在我的跟前,他拨开我的发丝,靠近我的耳尖小声地说,“别这样看我,我怕我忍不住在这里就要了你。”他总是这样,老说一些调戏的话语,可是我很喜欢。“很累吗?”
“当然啊。”我毫不客气地瞪他一眼,他昨晚把我可是折腾得够呛。
“抱歉。”他再次俯下身给了我一个吻,“亮亮。”他叫唤我名字的时候声音非常的温柔,“这周陪我去个地方,你的通告我帮你推了。”
“去哪?”
“D国。谈一笔生意,顺便带你去玩。”
当他的手摸上我的腰时,我就知道我怕是在宾馆多过在外面游玩。

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休息室里,我真怕他会做些什么。我听见陆陆续续的关门闭门声还有散乱的脚步声,我知道训练已经结束了,他们很快就会离开。
而赵云也注意到了,他问我,“回家吗?”
“嗯。”我点点头。面对着他,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与往日截然不同,我伸长双臂,对着他眨眼,暗示他抱我起来。
赵云也很配合,他帮我穿好鞋子后,稍微弯身就将我整个人抱起来,还顺手挽走了我随身携带的包。“就爱胡闹。”他边走边笑,遇到我的队友也毫不介意,甚至平常地打了个招呼。
我窝在他的怀里,抬眼偷偷看他,看着他高挺的鼻梁和完美的下颚轮廓,还有含笑的嘴角。

我好喜欢他。

夜里我躺在床上玩手机,刷朋友圈时看见庞统原来今天带了蛋糕,在分给其他队友吃,基本上整个朋友圈就是,我在庞统下面评论道,“你怎么不带上我!”
很快回复了,还是几个人,“亮亮你有你的男友了都不关注我们了[委屈][委屈]”
“有情饮水饱,亮亮才不吃蛋糕。[偷笑]”
看来那时是我和赵云在一起的时候吧,我没少被他们提起关于我的恋情,有一个富有帅气的男友,这是多少人都无比羡慕。

可是他们其实都不知道,赵云根本不是我的男友,他是我的金主…身体交易的那种金主…

我本不该走上这样的道路。

只是为了我那个在别人眼里荒诞可笑的梦想,去当一名歌手,那种带有偶像性质的歌手。我的学习成绩并不差,相反,我跳了四级,然后以第一名的身份考进了W大,别人削尖脑袋往这挤的地方,在我眼里无聊到了极点。
在父母的心里我肯定是要完成学业后到家族的企业工作,或者继续出外国深造,可是我已经有点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我偷偷去参加这种偶像类的海选活动,很幸运被选上了,于是我兴高采烈地,想和父母说起这个事情,算是在我的意料之中,他们大发雷霆,说我在外面都不知道学了些什么坏东西。
或者就是因为我从小到大到这么听话的缘故,他们总是把强压在我的身上的一切当作理所应当的东西。

那一晚我爆发了,我和他们狠狠地吵了一架,哭得我嗓子都快哑掉,然后结果很简单——我跟他们算是决裂了,他们说以后没有我这个儿子,只认我大哥;而我也不甘示弱,我连夜赌气地打包行李走人,顺便拿走了我之前的存款,数目不小,足够支撑我最基本的生活,而我的大哥也是会偷偷给我打钱,我反倒变得无拘无束了。

可是我低估了这种偶像选拔的竞争性,我开始发现我有点力不从心,当中不乏富人的孩子和一些有着特殊关系的人,没有了父母的帮助,我的身份似乎也变得格外的普通。
我有点后悔,后悔为什么要踏进这个地方,可是我又不想这么轻易认输,在得知我们队资源最好的那个女生是有人“资助”的时候,我突然也想试试这种方式。

我也承认我有点虚荣,我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好这些事情,就像我在学校读书时那么轻而易举。

我盯上了公司举办的庆功宴。
这种宴会已经不仅仅是吃饭的问题了,很多时候都是涉及到社交活动,我在场拎着酒杯,开始左顾右盼寻找目标。
突然想起来以前凡是有人跟我表白的时候,我总会问他们为什么喜欢我,他们第一个肯定回答,因为你很漂亮。
不过在这里漂亮已经行不通了,毕竟漂亮的也不止我一个,或者我应该用其他的特点?

我注意到了一个人,要不是他坐在那些位置上,和身边不断有人跟他搭讪,我还以为他也是和我一样。
他手里一直捧着一本书在低头阅读,我观察到他的腕表,可以的——限量版,还是我哥念念不忘的那只。
似乎一切都很简单,根据他手上的书找了话题,交换了联络方式,变成这样的关系。我吊了条大鱼,赵氏集团唯一的少爷。

而且我极度幸运——赵云是个温柔的人。
闲聊时说起八卦,他们总说谁谁谁突然请假出去,其实是金主叫他们过去了;谁谁谁脸上多了块淤青,其实是金主让陪酒他们不肯,结果被赏了耳光。
他们口中所说的,好像都是些霸道无理,肆意拿身份压人的人。
可是赵云不一样,他并不会让我随叫随到,他总会提前跟我约好时间,甚至贴心地避开我的训练的时间,又或者直接过来找我。
同样赵云也把我带到过宴会里去,但我并不用陪酒,相反他还会叮嘱我不要去随便喝别人给的东西,一夜都让我挽好他,不要乱走跟在他身边就好。

的确的,成功来得太快了,我轻松得到重视,无论是唱歌的领唱,还是站位,甚至是服装,我总是第一位,也得到了公司高层刘备的照顾。
我有时在想我现在得到的到底有没有自己的实力成分在,我觉得还是有的,起码我的飙升并没有引起别人的人不满,没有人会说我是因为赵云才得到这一切,庞统还说是因为我出众起来才跟赵云在一起的。

我并不甘于在队伍里,依仗着名声我从偶像歌手渐渐转型到演员,接了几部热剧,顺利拿到了今年的最佳新人奖。
我穿着西装站在了台上,无数的灯光向我打来,我眼前都是闪耀的相机闪光灯,我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东西。
我余光看见了大屏幕上的自己,仅仅是短暂的两年时间,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需要为前程担忧的人了。
我手里捧着奖杯,笑着又同时包含热泪地在麦克风前开始我的获奖感言。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欢呼声,我返回了座位。

出乎我的意料,我身边原本那个空着的没有名字的座位,赵云竟然坐在了那里。

他含笑看着我,在众人的目光下向我伸出了手,我有点不知所措,毕竟我很少跟他这样明目张胆地出现,还是这种坐满了明星和演员还有一些著名导演的地方。
“来。”他把手再抬高了一点,身边开始有陆陆续续的呼声,我下意识地左右张望,才看见连大屏幕都对着我们,主持人也停下了说话的进度。
我最后还是把手放在他的手掌上,他立刻紧紧握着,竟然低下头,虔诚地在我的手背亲了一口。
“喔!!!!”现场立刻轰动起来,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这里,我连忙坐下,赵云便一手揽上我的腰。
“你怎么来了?”硬着头皮无视别人的目光,我尽量假装没事发生,毕竟颁奖还得继续,他们不可能不停地关注我们。

不过我心里还是暗暗地想要别人…让别人多看两眼…

“今天你拿了奖,这么高兴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来?”
“来也不说一声。”
“给你一个惊喜嘛。”
接下来的整个晚会,我都一直在跟赵云说话,我听见背后不断咔咔想起的拍照声,我不该这样的,可是看见他我就忍不住了,就像一个小孩子,忍不住想要炫耀。

哪怕是很短的时刻里我在别人眼里是他正正经经的男友,我已经心满意足。

晚会结束后,赵云突然拽着我的手往外跑,他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口,在别人的议论声中他一下子把我塞进车内,透过玻璃窗有人试图看进来,赵云扭头不知道做了个什么动作,然后猛地拉下了遮光板。
我被压在座椅之上,他的气息洒在我的耳垂,紧接着他含住我的耳尖,闷闷地问我,“拿了奖了,怎么‘奖励’我?”他是在问我没错,可是他的手已经伸到我的臀上,还恶意地掐了两把。
“没奖励。”我故意这样说。
“别闹。”他掐住了我的下巴,他硬了,“回去就把你办了。”突然他抓住了我的裤头说道,“要不就现在吧。”
“赵云你!”我慌张地扯着裤子,这里还有个司机的。
“开玩笑的。”他把脑袋埋在我的肩窝上,“胆子挺大,敢直接叫我名字了。”
“那…”我着实有点心虚,刚想要说什么,他的语调又变得温柔,“叫子龙,好不好。”
子龙是他的乳名,我跟他去赴宴时,就曾听见一个红色头发的男人这么叫他,他跟我说起过这个名字只有他的家人和那个从小到大的伙伴知道。
如今他竟会允许我这样唤他,我搂紧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轻唤了声子龙,尔后轻啄他的耳朵。
“乖。”他很满意,抱得我越发的紧。

我一回到别墅就被他按在门上,我的鞋子还没脱下,他已经把手伸到我的腰上。“唔…”他总能把我吻到喘不过气,掠取我口腔中的所有空气。
“我…我还没卸妆…”我眼角的带着些许亮粉的眼影和口红几乎都沾到他的脸上和唇上,我的西装被粗鲁地剥下,他猛地抱起我,声音沙哑,“去洗澡,今晚不会放过你。”
光是在浴室就已经做了两回,我又被他整个抱起来丢在床上。

我愿意接受这一切,当他的肌肤触碰到我时,我反而产生一种莫名的依赖感,我会乖巧地躺在他的怀里,任由他索取。
当结束时已是深夜,我被抱去清理干净后,我们在大床上相拥而眠。
赵云似乎忘了给我一个晚安吻了,我伸手去揪他的脸,欺身亲吻他的唇,他应该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但他还是睁开了眼,指尖插入了我的发丝,“怎么了。”
“你忘了给我晚安吻了。”
“哈哈。”他笑出声来,“真的爱闹。”他整个人翻身压上来,一手便可直接抓住了我的双手的手腕,他的胡渣有点扎人,灼热而猛烈的吻不断砸在我的脸颊上,“唔…”早不该惹他,当我发现有个硬物抵着我的腿根时,他的声音也变得沉下来,“够没?”
“够了。”我连忙点头。
“乖。”说罢他牵着我的手摸到他的胯下,“补偿我一下。”我虽然瞪了他一眼,但是照做了。

我贪恋与他在一起的时光,有时我甚至都觉得睡觉占的时间都是在阻碍我享受与他一起。
我们都真的累了,我迷迷糊糊地枕在他的胳膊上。他握上了我的手,“我后天出国办事。很快就回来了。”
好吧…我困得已经懒得说话了…真舍不得…

我的珠宝,除了少量是我自己买的,大部分嗾使赵云送的。比如我现在带着的这枚蜻蜓造型的胸针,听说是一个大师的作品,只是我对这些一向不了解,要不是之前被拍下登上了八卦杂志来分析我每次配带的物品,我都不知道它的价值。

赵云说这次带我去一个珠宝拍卖晚宴,就当作是给我买生日礼物。

当我挽着他的手臂出现时,自然是惹眼到了极点,我们并排而坐,同桌的似乎都是赵云的熟人,他们熟络地互相打招呼。
我都不认识他们,但他们明显认识我,笑眯眯地看着我,“小少爷也过来啊。”
我听见时还愣了一下,自从跟家人决裂,我过年连家都没回,便再也没听过这个称呼…这个称呼都是我以前跟父亲赴宴时别人这般叫我。
“嗯。”赵云还应了他一下,然后把手揽在我的腰上。
我低头抿了口酒,突然想起他们会跟我的父母说起我现在跟赵云在一起吗?他们…又会怎么想?算了,我突然有点生气,反正他们都不管我了,我还管他们做什么?
当然这场晚宴我并非只是傻傻地跟过来,我一早就知道这场拍卖会会拍卖一对戒指,我想借机要这个,来试探赵云他的态度。

他搂着我,嘴唇几乎要贴到我的眼角,“想要什么?”
我看了看大屏幕,还没到戒指呢。“再等等。”
“好。”他掐了一把我的脸,还吃掉了我已经叉在叉子上的水果。

“我要这个。”终于拍完了前一个,页面一转,我立刻拉了拉他的袖子,我一直在看他的表情,牌子我没要,一直都是他拿在手里。

他竟然拒绝了。
“这个不好看。”

失落感瞬间蔓延我的全身,我试图再说一下,“可是我就是喜欢。要这个。”
“别吧,这个真的不好看。”我承认这个戒指设计一般,别人已经开始举牌了,赵云还在跟我争辩说这对戒指真的不好看,我没有再说话,只是低头吃碟子上的水果。
最后赵云给我拍下了一对耳钉和领扣。很漂亮很闪耀,可是我却没有了任何喜悦之情。

赵云他看起来,是不愿意给我送会引起误会的东西的…

我最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赵云被拍到和一个女孩在一个餐厅里就餐,而且行为举止异常的亲密。
我的微博下蜂拥而至地问赵云是不是出轨了,我第一次如此的慌张,我和他的关系很有可能会被曝光,如果他想要找别人,我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异议。
我盯着那张模糊的照片,几乎连手都在抖。

庞统开始给我打电话,张口就是愤怒地说,“这个赵云,也太贱了吧?!妈的竟然出轨?亮亮你没事吧。”
“我…”我无言以对,也不想说出实情。我只是假意啜泣几下,说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我翻开自己的微博,下面乱七八糟什么都有,我第一次关掉了评论,什么也不想看。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还是忍不住给赵云打了电话,他接通了,“我…”我张口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试探性地问他,“今晚…过来吗?”
“嗯。”话音刚落,我听见一道愤怒的男声,“给我说清楚!你过来!”赵云连电话都没挂掉,也直接大吼道,“我喜欢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别再让她过来好吗!!”我刚想再说什么,电话直接挂掉了。

他晚上还是来找我了,可是并没有好脸色。我向他索吻时,他也只是敷衍地牵起我的手在我的手背上亲吻了两口。
然后他一边走一边解开衣服,说已经忙碌了一天要累死,只想好好洗个热水澡。
我没有跟进去,只是在他出来的时候,连内裤也脱下来,全身只穿着一件白衬衫,解开前两个扣子,就坐在床上看着他。
“别闹了。”他这次没有任何反应,用毛巾胡乱地抹开了头发后,竟然弯身给我把扣子扣好。
“睡吧。”他爬上了床钻进被窝里,顺便也把我抱在怀里。
“你…”我还是忍不住问他,“你中午的时候…生气了吗?”
“你听见了?”
“他半睁着眼睛,伸手抚摸我的耳尖,“我只听见有人吵架。”
“没事。”他顺势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公司的事情跟我爸吵架了,睡吧。”他好像一直在催我睡觉,可是他越这样我越发揣揣不安。

而且每次我微博出现问题的话,他总是第一个要跳出来处理,可是这一次他什么也没做,甚至也没问我一声情况怎么样,似乎已经不管了…
我睡不着,我对他已经不是单纯的交易了,我越发的后悔,如果我一开始不是以那种交易身份来认识他,而是我父亲的小儿子,那么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或许在他不肯送我戒指的时候我就应该意识到了,只是我还不愿相信。
我盯着他睡衣前的那颗贝壳纽扣发呆。
难道要分手了吗…

赵云已经几天没有主动联系我了,每次都说忙,而且我打听到那个女孩是他的青梅竹马,刚从国外回来,还听说赵云他父亲有意撮合他们。
自从知道后我便一直在做噩梦,梦见他突然提出分手,我在梦里落泪好几次,哀求他不要这样。
今天他约我到海边别墅。那里是我第一次与他共度夜晚的地方,可能,真的像梦里那样,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吧。

我开车过去时恨不得一路都是塞车和红灯,这样我就可以晚些面对要分开的事实。但不知为今天的路就是顺畅得过分,我不用花多少的时间都已经到来。门口的人显然在等我,“诸葛先生,请到楼上的露台上。”我也不坐电梯了,直接走楼梯慢慢挪上去。

露台没有任何人,只是开了门,海风不断地吹起透明的窗帘,我还是绷不住低下头开始打开手机,“你在哪里?”
我还没来得及按下发送出去,就跌进了一个厚实温暖的怀抱,熟悉的味道我知道这是赵云,“你?”我扭头去看他,便被封住了唇,“唔?”我的手机被他夺走,紧接着他抓住了我的手指,似乎在塞一个戒指。
待他放开我时,指间已经带上了一个精美绝伦的钻戒,“嫁给我吧。”

我突然整个像短路一样,大脑一片空白,“你…你…”张口竟然一句话也吐不出,随即一股莫名的委屈感从心口涌出来,面向他饱含深情的目光,我眼眶愈发湿润,“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啊??”他很诧异,“怎么可能?”
“你都从来没有确立过关系,每次微博问我我都不敢回答…”
“我以为我那天去看领奖那次就是在公布了啊。”赵云挠了挠头,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我有好多东西想说,可是看着他我更想掉眼泪了,他根本不知道那些不确定的日子里我为了我们的关系担心了多久。
“好了好了我的错。”他紧紧裹着我,亲吻我的鬓发,“我们的婚礼弄得隆重些,让全世界都知道好不好?”
“那当然!”
“嗯。”他笑起来真的迷人,“几天没见你了,想死我了。”说罢手又开始胡乱地在我的腰臀处乱摸。
“你这几天去哪了?”
“嗯忙死了,跟我爸吵了几天,说了要非你不娶,顺便送走了我那个从小玩到大的妹妹。还去了拜访我的岳父大人。”
“我爸?”
“嗯。”见我幽怨的眼神,他抬手刮我的鼻子。
“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
“当然啊,我们早就有联系了,我们这么高调,你爸早想打断我的腿。”
我真的是恋爱恋傻了,我在那次拍卖晚宴他对别人叫我小少爷却毫不惊讶时就该反应到他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他都说了不要我这个儿子了。”
“不要?算了吧。”赵云似乎很无奈地叹了口气,“三天两头就打电话发短信问我你的情况,还逼我偷拍你睡觉。我这几天可是差点跪下了。”
“那你也不能这几天都不理我啊。”
“我想一切办好不想让你担忧啊。”
这个家伙…真会说话…

“我爱你。亮亮,我爱你。”
我枕在他的胸前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我也爱你。”

评论(22)

热度(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