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日常恩爱而已

赵云x诸葛亮
abo设定吧为了能好好结婚
如题一篇甜文
⚠️亮亮女装
————————————————————

A大的艺术节第一名垄断,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了。

首先先说一下A大的特色,汇演活动也不多,基本上一个学期两次,正常艺术节和包括文艺汇演的校运会,每个院都要参加,节目名额抽签分配。
最吸引人的是他们决出获奖表演的方式,除了评委老师的票,还有每个学生的投票,看起来很公平吧?其实一点也不,因为每年文学系和数学系的节目肯定是第一名的。

为什么?
我们继续说,文学系和数学系各有一名难分上下的系草——李白和诸葛亮,他两个人一块长大一起分化是实打实的“好闺蜜”。
虽然不同院校了,但是两个人的感情非常深,因此每次表演节目,他们两个系都会合起来一起办,当然噱头自然是李白和诸葛亮——这两个迷妹遍布学校的人。

于是别人渐渐发现,自己无论多努力训练,在台上翻十几二十个跟斗,收获的欢呼和掌声,还不如李白和诸葛亮仅仅往台上一站。

最过分的一次,街舞社辛辛苦苦地训练了几个月,带着在外获奖的作品在同学们面前表演,又唱又跳又翻滚,一套下来眼花缭乱怎么按理来说应该第一名才对。
然而到了文学院和数学院的节目,他们仅仅是诗歌朗诵,李白和诸葛亮就拿着麦克风搁舞台中间一站,后面还有精选来的同学,镜头一早就对着两个人的脸,后面的屏幕一个大大的特写。
当两个人同时含情脉脉地说出诗句,“我如果爱你…”时,现场的尖叫如浪潮般席卷而来,众多迷妹手舞足蹈场面甚至一度混乱,整得跟他俩已经出道开演唱会似的,老师还不得不站起来维持现场秩序。
结果不用说了,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朗诵,票数压倒性地打败了所有节目再一次拿到第一名。

“不公平!”
“凭什么?!”
“朗诵这谁不会?以后就他们玩好了。”

反对的声音也越来越严重,是的,的确不大公平,这样的投票似乎已经不关节目质量本身了,而是涉及斗人气的事情。
而且又有谁,比得上这两位的人气。

投票制是不可能取消的,那么就禁止这样跨系组节目,所以下一次,文学系和数学系,要斗了。
虽然别人的也不抱希望说能在他们两个面前争第一,可是他们怎么斗,这才是看点啊。


“怎么办啊?李白他要舞剑,我们这里能干啥?你们谁会其他的吗?”赵云想节目想到头都大了,唱歌比不过校内的合唱队,跳舞比不过街舞社,弹琴比不过艺术生,诗歌朗诵明显不行了…本来说让花木兰展示一下她的武艺也是可以的,但如今李白放言要舞剑,这样节目就撞了。
在众人都沉思的时候,公孙离突然说道,“你说诸葛学长穿女装的话会不会很好看。”

“不要!这什么鬼?”诸葛亮开始后悔自己说要抽签定角色,他未曾想到过这个箱子已经被做了手脚,无论他怎么抽,都只会是王后。
“不许抵赖啊。”
“啧。”诸葛亮皱着眉,“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的?刚好你是国王?”
“没有没有!”赵云一边否认,一边跟小乔他们交换眼色。周瑜“抽到”了王子,刚好和抽到公主的小乔是一对的,这也太巧了吧?诸葛亮越发觉得这分明就是一场阴谋,他扫到了眼前的盒子,似乎猜到了什么,“里面的概率一样的吗?”
“一样一样!”赵云拦着诸葛亮,“亮亮,其实吧你演王后有一个好处。”
“嗯?”诸葛亮挑眼去看赵云,等待着对方能瞎掰些什么。“你看小乔是我们的女儿,那么周瑜是女婿,算是我们半个儿子,对不对?”
“喂赵云你!!”周瑜一听就发现不对了,本来千年老二他早就不爽了,这样岂不是还要认诸葛亮当妈?
“哦?”诸葛亮好像被提起了兴趣,眼底全是狡黠,周瑜被那一双冰蓝的眸盯得快要起一身鸡皮疙瘩,“叫我一声母亲大人,我就考虑演一下。”
“不要。”周瑜拒绝了,“你死心吧。”
“那我不演,我找李白去。”诸葛亮抱起桌上的书就要走。
“别啊。”小乔着急地站起来,转而去盯身边的周瑜,“你就叫一声嘛!”
“这可是尊严问题,不叫。”
“这么嘴硬啊。”诸葛亮也并没有立刻走,只是站起来把手搭在了赵云肩上。
“就一声嘛!”小乔到底是个小新人,还真觉得诸葛亮会放弃自己院系跑去投靠李白,连忙去推自己的男友,“你要把诸葛学长气走了!”
“明明是他气我啊?”对面诸葛亮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周瑜真想在他的那张得意的脸蛋上揍上一拳。看样子赵云这个妻奴什么都纵着诸葛亮就别指望他能主持公道,算了,就当是给女友面子。
“母亲…大人…”
诸葛亮笑得不行,又坐回去还应道,“乖。”


“诸葛学长。”
“嗯?”诸葛亮低头在玩他的消消乐,眼睛也没抬一下。不过小乔已经习惯了,揪了揪诸葛亮的衣服,“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要先听哪个?”
“随便。”诸葛亮放下手机,“反正踏进来的这一刻,我就知道我已经被卖了。”
“没有啦。”小乔笑着喝了一杯茶,“好消息是,我姐姐在设计社嘛,她愿意把他们之前那个复原古装项目里的那几套西欧服装借给我们,其中就包括那条玛丽亚皇后才能穿的裙子!!啊!!”
一想到那条耀眼的裙子,小乔两眼都在发光,“真的太漂亮了那条裙子,裙摆特别长走路都带闪的知道吗!!”
“嗯嗯嗯。”诸葛亮眨眨眼算是点头,“很适合你的公主角色了不是吗。”

“不。”小乔立刻拉下脸来,“坏消息就是,我姐姐指明了,那条裙子给你穿。”
诸葛亮脸色一沉立刻站起来转身就要走,“不许走!!”不知何时花木兰已经跳出来,“裙子已经送来了,给姐试试看!”
“喂!你们!”诸葛亮几乎是被拖到活动室里,果然是漂亮,这里放着的所有服装,小乔说的那条裙子真的一眼就能被吸引过去。“你们真的要我这样穿?!”
“对啊。亮亮你是王后,王后就是要这样的东西啊。快,试试合身不合身。”
“不要。”诸葛亮拉好被花木兰扯得东倒西歪的衬衫,“李白穿着舞剑的衣服,我怎么就要穿裙子?”
“这你就不懂了,另辟蹊径啊。”
“我觉得你们只是单纯地拿我来耍。这是什么?”话音刚落,就看见小乔拿着一件长衫走过来,白色的薄得可怕,似乎完全是透的。
“内衫啊,快穿上。”胸前的扣子已经被花木兰扯下大半,诸葛亮捂着领子,“干什么?”
“你不脱怎么穿?”
“不是我自己换,自己换成吗?”诸葛亮有些慌忙地站起来,毕竟他记得没错的话,胸前的吻痕还没消的。

“啊…啊!好痛…啊…放开点!”赵云刚踏进活动室就听见诸葛亮断断续续的呻吟,快步进去一看,诸葛亮双臂靠在墙上,屈着腰,后面的花木兰和露娜正在不断地向后扯他胸衣上的带子。“啊…太紧了…”诸葛亮眼泪都快飙出来了,他这么瘦也有点受不了。

“亮亮。”赵云走到他身边,这设计社还真挺讲究的,一条条的带紧紧贴着诸葛亮的腰身,硬是勒出一个完美的腰线。“来。”赵云让诸葛亮靠在自己的怀里,诸葛亮顺势搂着他的脖子。

“松点是吧?”
“当然啊,想勒死我?”
诸葛亮的声音从赵云怀里闷闷地传来,松开的时候诸葛亮的嘴边溢出细微的呻吟,眼角还有泪花,柔软的发丝不断地蹭到赵云的下巴,赵云突然觉得此刻的诸葛亮好像在他们在家做的时候那么诱人,更何况这个角度能透过内衫看见诸葛亮背部的肌肤。

于是赵云他,硬了。

诸葛亮似乎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样,转过身时一只手还搭在赵云的肩上,方才没注意看,现在认真瞧这了发现诸葛亮胸前也是露出一大片来的,似乎还被强行勒出两片软肉,赵云瞬间觉得自己的鼻血都要出来了,偏偏眼前的人还不自知,扬着下巴跟人聊天。
不行了,赵云今天穿的还是牛仔裤,要不是诸葛亮的那条内裙挡着,其他人肯定能看见他胯下的异样。
“亮亮。”
“嗯?”
“我…我先去个厕所。”
“嗯去吧。”
赵云尽量将外套往下拉遮住那帐篷,慌忙向厕所跑去。

“亮亮腰好细呢。”
“摸他!快!”
“啊好细呀。”
赵云前脚刚走,诸葛亮就要开始遭遇各式各样的咸猪手了,束腰有点厚,手摸上去倒也不是很痒,只是他们将诸葛亮堵在镜子前,不停地上下其手,双手扣着诸葛亮的腰,嚷嚷着要测一下着腰大概多细。
但是还是感谢她们不用自己穿裙撑,因为穿裙撑的话到时很难躺下因此免了,诸葛亮干脆自暴自弃地站在那里,任由她们折腾。

待到赵云解决好回来了的时候,诸葛亮已经穿好了裙子站在镜子前,转身过来时抬眸去看赵云,要不是刚才稍微解决了一下,赵云真怀疑自己更要忍不住,这条裙子也太犯规了吧——领口几乎敞开到了肩膀的位置,修长的脖颈和锁骨一览无余,而且诸葛亮还在适应这个绷紧的程度, 慢慢地调整呼吸,白皙的胸口上下起伏。
赵云咽了一口口水,开始警觉诸葛亮身边有没有其他的男同学。

赵云也有服装,不过还没送来,被强行揪着拍了几张照片,诸葛亮又被领到化妆室。
“亮亮你有耳洞嘛?”
“没有。”
诸葛亮摇摇头,他看过庞统弄,可是自己有点怕疼。
“那只试项链吧。”
预算基本都在舞台道具上了,这个项链似乎特别寒酸,一看便知道是假货的那种,而且还是红色的。
小乔垫着脚给诸葛亮带上,红色的宝石是衬得更白了,只是这跟裙子的风格格格不入,诸葛亮倒没有什么所谓,他只想赶快试完就回家睡觉(尽管他不确定赵云给不给自己睡觉),可这边赵云似乎意见很大,“不行!太难看了!”他盯着诸葛亮的脖子,“没有其他的了吗?”
“没有啊,不过我们可以去买,路边不是很多那种很便宜但超闪的项链吗?”小乔提议道。
“不要了吧…”

赵云周末回到家里时,依旧在念念不忘诸葛亮那条配套的项链,尽管知道这种东西只是玩玩而已,假的就好了,可是赵云就是觉得不舒服,自家亮亮应该用的都是最好的才对。
裙子整体偏亮白,赵云用他可怜兮兮的仅仅靠母亲平时影响给他的审美观,觉得钻石项链更配,学校里那条红宝石项链土死了。

打开手机又呆呆地看着那张偷拍诸葛亮的照片,尤其那个腰身,真后悔那时没多摸几把。脸上开始出现那种痴汉般的笑容,真漂亮…嘿嘿…刚好看见母亲走进房间,赵云连忙收起来,可是母亲早就了解他了,毕竟赵云从小到大都藏不住心思。“怎么啦?想念你的小男友了?”
“嘿嘿。”赵云不好意思地绕绕头,好像每次提起诸葛亮,赵云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又突然想到母亲可能有适合的珠宝,但又不知道母亲给不给他,下了床站在母亲跟前,支支吾吾地开始问,“那个…学校表演要…能不能借…借个项链。”
看着赵云通红的脸,赵母故意问道,“谁要啊?”
“亮亮啊。”
“哦?他要项链做什么?”
“他…”想到诸葛亮那天试衣服时的那个画面,赵云当时就突然明白为何油画里的人都这么美,诸葛亮简直就是像画里走出来那般,浑身都柔光,“他演王后,可是配的项链不好看。”
“那你呢?你演什么?”
“我当然是国王啊!”赵云有点骄傲地抬起头,“没有人比我更能胜任这个角色了!”
“傻子。”赵母忍不住笑出来,“过来吧。”
“好!”

随着母亲进入房间,再进入更衣室,里面有一个专门摆放珠宝的地方,“你看看,要哪个?”一向知道母亲珠宝多,没想到这么多呢!
可是赵云一眼相中哪条钻石串上珍珠的项链,记得诸葛亮的那条裙子,好像也是镶嵌着珍珠,裙摆上缝满亮晶晶的银丝刺绣的,这条项链似乎非常相配啊。
赵云颤巍巍地指了指它,“这个,可以吗?”
“可以啊。”赵母看起来又诧异又惊喜,“你直接送给阿亮也行。”
“啊?”赵云摸不清母亲的言语,这样突兀送礼不太好吧,“别了吧。”他拒绝道。
“这个看你造化咯。”赵母依旧是笑的,拿出来装好在一个盒子里,“你小子眼光不错啊。”把盒子递给了赵云,“知道吗,这条项链原本也不是我的,是我和你爸订婚的时候,你奶奶送的。”


“这边点,左点,不不,右点…”赵云拉着一张小床的边沿,正在大乔的指挥下搬弄床的位置,如何既凸显国王和王后昏迷又要不会夺去公主与王子的风头,这床的位置可谓是讲究。
好不容易摆放好,赵云拿出手机神神秘秘地打开了一张照片,那拍的是刚从母亲那里拿回来的项链,“帮我看看,这个项链配亮亮那条裙子吗?我想让他带这条项链。”
“很好啊!”大乔一下被吸引过去,“这么好看的项链你哪找的?”
“什么什么?我也要看!”小乔也要凑热闹,踮起脚尖也想去瞧,赵云本也想给他看看,可是这时诸葛亮来了,赵云连忙收起手机,笑嘻嘻地跑到对方的身边。
“亮亮,你来啦。”
“嗯。”诸葛亮任由他将自己拢在怀里,“今天要排走位对吗?”
“对啊!”小乔拿起桌上的剧本,“主要是昏迷那段,有点难弄呢。”她停下来看了看诸葛亮,又低头看剧本里的文字,“首先子龙哥要先将诸葛学长抱到床上,因为那个裙子有点重,很有可能爬不上去。”
“哦那么…哇啊!!!赵子龙!!!”小乔听见诸葛亮的呼叫不由得抬头,赵云竟然将诸葛亮整个公主抱起来,“放我下来!”
“不是说抱起来吗?”
“啊不是不是!”小乔连忙摆手,“那个裙子真的抱不起来,而且免得弄烂了,子龙哥你扶着学长到床上就行,顺便帮他摆好那个裙摆。”
“这样啊…”赵云还没有放下诸葛亮,还一脸沮丧的样子,诸葛亮拼命地瞪他,挣扎着才下来。


“亮亮?”赵云化好妆出来时反而不见了诸葛亮,他四处看了看,在舞台门口看到了那抹白色的身影。
诸葛亮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撩开舞台后的厚账,似乎在偷看台上的节目,身边也没人管他,只是路过时要避开免得踩到他那拖地的裙摆。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诸葛亮正盯着李白在舞台上的表演,李白白衣飘飘,在舞台上舞剑,当真一副风流人士的样子。李白这个《凤求凰》的节目结束后,就是自己的《睡美人》了。
唉,诸葛亮无奈地扶额,总觉得名字一拿出来对比,境界跟人家差了好一大截,更何况现在自己这个打扮,以后在学校里别想着能稍微低调一点了。

“亮亮。”赵云小心地跨过群尾,抱着诸葛亮的腰,诸葛亮回身去看他,赵云瞬间呼吸一滞,大脑一片空白,张口结舌半晌才吐出赞美之语。
诸葛亮已经佩戴好了所有的装饰品,尤其是发上的王冠,冰蓝的发丝别着一顶钻石王冠,再配上脖子上自家的项链,浑身散发着迷人的气质。
赵云只觉得四周都黯然失色,唯有眼前的诸葛亮如天神一般夺取一切的目光,把魂也给勾去了。
“喂!别把我当女生看!”诸葛亮自然不会配合他的幻想,伸手一下子揪着赵云的领子,眼睛恶狠狠地盯着。
“别嘛,真的很美。”碍于嘴上涂了口红,不然赵云真的想把诸葛亮按在这里狠狠地亲上几口,他笑眯眯地单膝跪下,拉起诸葛亮的手在手背处亲吻。
“你干嘛。”
“学习西方礼仪啊。”
“切。”诸葛亮抽出手来,“那我是不是应该给你回个屈膝礼?”
“不敢不敢。”赵云悄悄去抹诸葛亮手背上自己的唇印。

两个人正在这你侬我侬的,一道奇异的叫声传来,“亮亮——亮亮~~”当听见那个变调故意拉长的声音时,诸葛亮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嘴角立刻弯下去,“谁让他来的?”
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哥哥诸葛瑾,这个从小到大都只会嘲笑并且捉弄自己的人,没见着人,但远远就听见:“我早听说你要穿裙子了哈哈哈哈。”
诸葛亮提起裙子就要走,他突然宁愿立刻上台演出也不想在后台看见这个没正经的哥哥。
“二哥!!”除了那个吊儿郎当的声音,还有稚嫩的童声,诸葛亮扭头停下脚步,后台立刻窜出一个小孩,“二哥!”
转眼他已经扑到诸葛亮的怀里,紧紧抱着诸葛亮的腰。诸葛亮不得不半蹲着身子,“你怎么也来?”
“大哥带我来玩的。”
“阿均你别被这人带坏了好吗?”
“没有啊。”诸葛均还在抱着诸葛亮的腰,手里抓着裙子正仔仔细细地端详上面的花纹,“好漂亮啊。”
“亮亮,你看,我们爹妈这么想要个女儿,可是我们三个都未曾如愿,这下…啧啧啧…不错嘛。”
诸葛亮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闭嘴吧你。”蓝眸微眯稍带怒气地盯着跟前跟自己有点相似的人,倒真有几分王后的感觉所在。
“行了,阿均。”诸葛瑾拉起诸葛均的手,“我们现在就回座位去,一会记得给你二姐拍照哦。”临走前他还特意加重二姐两字,继而又大笑离去。
“谁放他进来的?”诸葛亮整张脸都是泛红的。“诸葛学长是校友啊,这次他被邀请过来啊。”
没错,诸葛瑾以前也是诸葛亮这间学校的,而且也是成绩优异为学校争光的优秀校友,他这次来,其实真的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且亮亮你头上这个王冠其实就是他借来的。”
“什么?不早说?”
“哎呀说了你肯定就不带了。”
“那我现在摘了。”
“别!!”在出场之前,公孙离和花木兰两个人紧紧盯着诸葛亮,生怕他真的摘下王冠。


还没走出舞台前,大屏幕正播出一段自制的动画,还有演员表。当诸葛亮的名字出来时,台下的人群已经开始冒出不少的议论声。
昏暗的舞台中央放着一张装饰精美的婴儿床,不少人穿着复古的礼服围绕在一旁。
旁白响起,“王后生下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儿。国王高兴得时时刻刻爱不释手,决定举行一个大型宴会。”
灯突然亮起,整个舞台都闪耀起来,群众演员们开始走动,手里还细节地拿着装着饮料的酒杯,交谈碰杯。

一束巨大的灯光打在了舞台入口,诸葛亮挽着赵云出场了。
“哇啊!!!!!”当看见诸葛亮的那一刻,场面瞬间被点燃了,这次不仅仅是诸葛亮的迷妹了,其他人也惊艳于他这样的打扮,屏幕上投影着诸葛亮的脸,精致的妆容不说,头上和脖子上的珠宝不负众望地开始拼命地闪光,菱形的光点不断地闪烁出现。
诸葛亮嘴角含笑,湛蓝清澈的眼睛似乎找到了投影的摄像头,歪着脑袋,然后缓缓地眨了眨眼。

“啊!!!!!好漂亮啊啊啊啊啊!!!”手机的快门声几乎是“不绝于耳”,尖叫声此起彼伏,连李白也看得瞪大了眼睛,“亮亮这简直犯规啊。”

赵云也不错,一身国王的服装更显得挺拔俊秀,他看起来满足极了,毕竟自己是“国王”,诸葛亮是自己的“王后”,表现一副稳重的样子,内心就是在疯狂地手舞足蹈,简直像在举办婚礼一样,他偷瞄诸葛亮的侧脸,再带个头纱就完美了!!真的想一脚把中央那个婴儿床连带那个假婴儿踢飞。

数学系的男生实在是少,其实除了诸葛亮要穿女装,其他的同学也要仙女服,高矮肥瘦都不一样的男生拿着仙女棒开始给小公主献上祝福。
期间似乎都没什么台词,只是在女巫施咒时,诸葛亮要做出一副悲伤着急的样子,攀着婴儿床边一副要哭的样子。
诸葛亮内心疯狂吐槽自己为了涂一时爽快跑去演这么柔弱的鬼玩意,可是赵云却看得津津有味,剧本里写他只需要扶起王后,而赵云直接抱上他的腰,伸手去摸对方的脸。
诸葛亮意识他根本不按剧本来就是来吃豆腐的,可是他不敢有其他表情和动作,只好顺势伏在赵云怀里。

接下来就是小乔的演出了,诸葛亮和赵云躲在高塔后面稍微避开。直到听见旁白说:“咒语眞的应验了。然而,公主没有死,只是倒在那裏沉沉地睡去了。”
赵云和诸葛亮重新出场,旁边有一张小床,按照剧本那样他们也先后昏迷,诸葛亮首先假装晕倒,赵云扶着他的腰和沉重的裙摆将人放倒在床上,随后自己也赴上去。
为了展示沉睡许久的效果,身穿黑衣的幕后人员开始往台上搬植物表示杂草丛生,同时也在诸葛亮和赵云身上盖上一层薄纱来表示蜘蛛网。

原本好好的,见那层纱勉强营造了一个只有他们二人的空间,赵云又开始不安分了。
“老婆,老婆…”他低声去唤睡在身边的诸葛亮。
“谁是你老婆。”
“你呀。你是我的王后,肯定是我的老婆啊。”
诸葛亮对上那张笑眯眯的脸,”闭嘴。”
可是赵云依旧不依不饶,“老婆,我硬了。”
“你!”诸葛亮被他的厚脸皮气得说不出话,“别在舞台发情啊。”
“可是你好漂亮…”两个人凑得极近,赵云甚至悄悄去拉诸葛亮的手到自己胯下去。诸葛亮碰到那个炽热硬挺的东西,脸瞬间就红了,咬着牙故意掐了一下,赵云立刻倒吸一口冷气。“老婆你怎么能这样呢?”
“你别发情啊。”诸葛亮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幸亏赵云不是穿那种紧身白裤子的衣服,衣服还能遮住,不然得让人笑话死。
“亮亮,你知不知你露这么多,我都要嫉妒死了。”
诸葛亮捂上了自己的胸口,“是你思想龌蹉。”
“只要你睡在旁边,我就觉得要忍不住了。”诸葛亮懒得理他,赵云还在叨叨絮絮地说,“你说我们上辈子会不会就是国王王后?我不要后宫三千专宠你一人。”
“我可没公主给你生。”
“那就王子嘛,男孩女孩我都爱。”
“哎你?”诸葛亮真的有点惊讶于他的厚脸皮,刚要说话,赵云又一本正经地说,“我是认真的。”
可是诸葛亮还想说话,周瑜好像已经救起了小乔,整个城堡的人和物都苏醒过来。
赵云率先坐了起来,然后扶着诸葛亮顺便整理好他的发上的王冠。
结局肯定是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众人在舞台谢幕后,在掌声和尖叫声赵云又拉着诸葛亮离开了舞台。

脱下了沉重的衣服和贵重的珠宝,诸葛亮如释重负地穿着一件单薄的长衫开始坐在化妆台前卸妆。
赵云再次跑到他的身边,现在他终于可以抱着诸葛亮在对方的脸上亲吻。
“嗯走开。”诸葛亮伸手摁开他的脸,“碍着我卸妆。”赵云也毫不客气地顺势亲吻诸葛亮的手心,“你是狗吗?”诸葛亮对着他真的一点办法没有,“回家再说。”
“好啊。”很满意诸葛亮的回答,又把手放在对方的大腿上。“亮亮。”
“嗯?”
“婚礼你也穿裙子好不好?”
“凭什么我穿裙子,你穿。”
“好啊!亮亮这是答应和我结婚了?”
“你真的…”肉眼可见诸葛亮脸颊的红漫到耳尖,“油嘴滑舌!”
“没有啊。”赵云恢复一副无辜的样子,“项链可是我们家给未来媳妇的传家宝,你今天带了没得抵赖了。”
起身将诸葛亮整个人笼在怀里,闻到对方身发上那股谈谈的香味。
“亮亮,我好爱你啊,怎么办?”

评论(7)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