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叛逆

赵云x诸葛亮
⚠️ABO设定,生子(未婚先孕
️⚠️儿子赵统出没
⚠️养娃日常
————以上接受者欢迎食用🙇🏼‍♀️——————


赵云和诸葛亮,绝对不是乖孩子。
从中学时期开始偷偷谈恋爱,甚至偷吃禁果,只是在父母面前保密得很好而已。

结束了被父母看管的日子,两个人在国外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于是家里人也渐渐放手说是让他们独立了。
脱离了父母的掌控,或者无意地受到国外那种开放的氛围影响,赵云和诸葛亮似乎也逐渐大胆起来,瞒着双方父母离开了购置好的房子,两个人合租了一栋别墅开始了同居生活。

“亮亮,亮亮——”说好的吃完晚饭看一会电视,可是盯着诸葛亮只穿一条短裤而露出来的腿,赵云又把诸葛亮按在沙发上,把脑袋埋在诸葛亮的肩窝上,张嘴就去啃对方的锁骨。
“你干嘛。”诸葛亮手上还捧着零食。
“好想你。”
“我们好像一天都在见面吧。”
“可是也想。”
A与O与生俱来的吸引力,缠绵之间交换了几个吻,赵云一下子将诸葛亮抱起来,两个人边走边褪去对方的衣服,浴室里传来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舒服了,诸葛亮还可以用omega的身份连带赵云请够了发情期时候的假,两个人光明正大地在家里滚上几天。

而他们也足够的聪明,别墅里的窗帘分别换成和自己家一样的,要是父母需要视频聊天,就把那当成背景,他们看不出来。

这样的好日子过了没多久,诸葛亮却开始发现自己不对劲了。

一开始发情期并没有到来,诸葛亮其实并不是很在意,从小身体就不怎么好,刚分化时发情期还挺混乱的弄得得随身携带紧急抑制剂,还要吃药调养,后来长大了点就好了,或许只是最近有点累而已。
然而除了“逃跑”的发情期,诸葛亮渐渐胃口不佳,看着赵云满桌子亲手做的佳肴,扑鼻的香味反而让他异常的想吐,同时变得嗜睡,昏昏沉沉的睡起来浑身都没有力气。

两个人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一日中午赵云将刚才吐得天昏地暗的诸葛亮抱在怀里,伸手安慰性地去摸那张惨白的脸蛋,支支吾吾地,但还是提了出来,“我下午去买个验孕棒…”

记忆中安全措施都是做好的,好像就是只有一次在泳池里做了没带套而已,可是并没有弄进去吧…
早上诸葛亮拿着那个验孕棒走到洗手间里,赵云随后也扭门进去。两个人盯着这么一个小东西,看着上面渐渐出现了两条红线。

中奖了。

幸亏那时已经过完年了,诸葛亮偏瘦,暑假回国的时候穿得宽松一点掩住稍微隆起的肚子,然后又赶着出去。
没有家长的陪同身边只有赵云,诸葛亮痛了整整一个晚上一直掉眼泪,在国外生下了赵统。

说起来诸葛亮也是挺生气的,这个小屁孩,从在肚子里就没安分过,头几个月吃什么吐什么,硬生生把诸葛亮折磨得瘦了个七八斤。好不容易熬过了那段日子,他就开始在肚子里大闹天宫,毫不客气地用脚去踢自己的母亲。
终于卸货了,是一个健康漂亮的孩子,结果呢?
诸葛亮实在不甘,明明怀了他十个月的是自己,然而孩子跟自己一点也不像,半点没继承到自己的“美貌”,反而跟赵云几乎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国外对于这种事情似乎不会有太多指指点点,加上以他们的财力也不需要顾虑生活,雇了个保姆来照顾儿子,赵云和诸葛亮继续按常读书,顺便开始了养娃之路。


“啊你好可爱啊呜呜呜…来,让爸爸抱抱好不好啊,哎呀不要啊,啊你真的可爱死了!”
原本客厅一角的铺着软垫是为了让赵统有个地方玩耍,然而现在却是赵云整个人躺在上面,抱着赵统不让走。

保姆放假了,诸葛亮在厨房给赵统准备辅食,赵云刚回家就逮着儿子不让走,大大地亲了一口。“让爸爸抱嘛。唔嘛—”
赵统撅着屁股到处爬,赵云也跟着他爬,几乎把脸都贴在地面上。
“ba…爸…”快一岁的小孩子开始牙牙学语,只是简单地发几个音节,赵云立刻激动地跳起来,“哇你会说话了吗?”
“叫爸爸。爸—爸—”
赵云把赵统圈在怀里,引导他说出这个词语。
“呜哇…”赵统似乎也没怎么理会吧,看了父亲一眼继续玩自己的玩具。
“叫一声嘛,爸爸,叫爸爸。”一张脸笑眯眯地凑到孩子跟前,还掏出手机准备录下这一刻。打开了摄像头开始录像,“来嘛,叫爸爸。”
赵云一边说一边去捏儿子的脸,当然赵统也没让他爹失望,手里的玩具的掉了,他立刻仰头叫了一句、清清楚楚的,“爸爸!”
“啊好聪明!”赵云激动得要命,脑一热把视频发上了社交软件,“开心死啦他会叫爸爸了!!”
丢下手机又抱起赵统站在对面,自己跑远一点伸长手对着儿子,“来,过来爸爸这里。”
赵统摇摇摆摆地向前走,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走起路来像足了一只小企鹅,他扑到父亲怀里,赵云高高兴兴地将他举高高。

“好了吃东西吧。”诸葛亮从厨房出来,将那碗泥一样的蔬菜水果酱递给了赵云,然后躺在沙发上开始玩手机。
“我们来吃东西咯。”赵云熟练地把口水巾翻出来绑在赵统的脖子上,快步把他的独有餐桌推过来然后把赵统塞进去,坐在椅子上开始喂他吃东西。
“啊——张嘴。”
赵统在吃饭这方面不会让人操心,乖乖地张开嘴巴,吧咋吧咋地就咽下去,“妈妈做的很好吃吧,继续哦。”又挖了一小勺递到孩子嘴边。

诸葛亮把腿搭在赵云的大腿上,伸了个懒腰继续刷手机。“喂!”他突然坐了起来,“你干嘛发了小统上去!?你还忘了屏蔽人了!!”
“啊?”赵云凑过去一看,和他们一起出国的同学知道他们偷偷生了儿子,可是国内的同学并不知情。

下面周瑜就评论道,“这是??你儿子??”

死了赵云一时兴奋忘了这事,他连忙捡起手机删了这条消息。删完诸葛亮还瞪了他一眼,“你小心点啊!”
“嗯。”赵云点点头,心里又有点难受,“亮亮,我们要瞒到什么时候啊?”赵云以前还看不惯那些晒娃的,可是现在自己真的恨不得晒个几万遍。
诸葛亮垂下眼,“等我们够年龄结婚吧。”生下赵统的时候诸葛亮甚至才刚成年,如果被家人发现他现在这个状况,他很难想象父亲将会是一个何等暴怒的状态。
在父母眼里诸葛亮一直都是乖巧懂事的,更何况他是Omega,父母思想传统,诸葛亮抬眼看了看正哄着儿子的赵云,万一东窗事发,自己绝对连书都不能读关在家里,赵云也“在劫难逃”。他们就是要这样一直瞒着,瞒着双方的父母来偷偷抚养儿子。

“李白你别玩烂我儿子的东西好吗?我觉得它们承受不了你的体重。”
诸葛亮抱臂依在门框上,看着李白傻乎乎地,不,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享受地玩着赵云给赵统买的那一类花园大型玩具,比如秋千和滑梯。
“好玩啊,让我感觉回到了童年时代。”说着他又爬上了滑梯的楼梯,坐在道前滑了下来。
“滚,要被赵云知道你这么折腾他辛辛苦苦拼的东西,绝对扔你出去。”
“赵云哪里这么小气哦,而且你们儿子还没会玩这些吧,我这是替他试试。”李白站了起来,走进了房子里。

李白算是第一次来参观赵云和诸葛亮所住的地方,“你们两个也是牛啊,家里人不知道吗?”
“那肯定不知道啊,不然我还能活着站在你面前?”
进门的时候保姆正喂赵统吃东西,孩子见到母亲回来了,挣扎着想要过去。
“来来来,让我看看。”李白第一次见赵统的时候还是他刚出生的时候,浑身都是粉的还皱巴巴的,睡在诸葛亮旁边的小床上。
“哎哟我还以为他跟你一样蓝眼睛呢,怎么好像全随了赵云?”
“别说了说了都生气。”
“哈哈那你再生嘛。”李白掐了赵统两把脸蛋,继续到处逛。

“亮亮你有毒吧?!”看见那面放奶瓶的墙时,李白真的想掏出手机拍照了,你说收藏杯子很正常,可是这个巨大的架子上全是奶瓶是个什么鬼,“你家孩子喝这么多奶的??”
“闭嘴吧你。多好看啊,每个都不一样的。”
“服。”李白凑过去看,有些是定制的有些是买的,一个个都精致得不得了,李白难以置信地看着诸葛亮,“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傻亮吗?”
“哼,我就爱给他买东西。”
李白摇摇头继续溜达,“对了你今晚开黑吗?我们好久没有一起玩了。”
“看情况吧,如果要哄他睡觉就不能玩了。”
“天啊你真的变了。”李白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贤妻良母啊!”

诸葛亮有时真的低估了孩子的黏人程度,比得上他爹追求自己的时候。
“哇啊…呜呜…妈妈…妈妈呜呜…”前脚刚进了洗手间,门外都开始有一双小手拼命地拍门。

这个小魔头…诸葛亮觉得自己没有任何一点空闲的时间,去个洗手间而已啊,洗干净手后出来,跟前的小孩子立刻抱着自己的腿,粉嫩的小脸挂着几道泪痕,“别哭了天啊,你怎么这么爱哭啊。”
诸葛亮蹲下身伸手去抹干净他的脸,小身子往自己怀里拱,就知道他在撒娇要抱。
“好了好了。”诸葛亮将他抱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右臂上,然后轻轻拍他的后背。
“快点睡吧,我还有作业没做啊。”刚刚才喂完他吃饭,诸葛亮只想快点让他睡着给自己留点时间,早知道就不该让保姆周末放假,诸葛亮一边哄孩子睡觉一边想。

赵统没有任何要睡觉的意思,他左顾右盼,伸手抓诸葛亮的头发塞到嘴里,拍掉他的手,他又开始摸诸葛亮的脸,然后赏了自己的母亲一巴掌。
“啊…”诸葛亮有点崩溃地扶额,“乖点好不好。”而且诸葛亮才发现这小子已经这么重了,沉甸甸地坐在自己的左臂上,小组作业不能再耽搁了,诸葛亮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坐在书桌前,将赵统塞到怀里坐着开始打字。

“不许碰键盘!”见着赵统挣扎着要坐起来的时候就知道他想要搞破坏。诸葛亮永远忘不了那一次忘了放好电脑被他乱按一遍按没了文件的时候,真的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算了,诸葛亮站起来,把软垫拉到自己身边来,又把玩具箱踢过来。“自己玩吧。”
在自己的视线内赵统坐在软垫上开始玩的玩具车,诸葛亮继续干自己的活。
“呜唔…”当赵统揉着眼睛扑到怀里时,诸葛亮知道他终于是困了,抱起来进入他的房间,在走的路程中赵统几乎倒头就睡,诸葛亮将他放在小床上时,盖上被子他已经一动不动了。

赵云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挂着几大包东西,里面全是赵统的,尤其是那几大罐的奶粉。
“那小东西呢?”
“睡了。”
诸葛亮伸了个懒腰,终于在这段时间把自己要做的部分弄完,李白跟自己同一组,而且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他体谅自己要照顾孩子整理工作都不用诸葛亮负责。
赵云喝了杯水,又把刚买的东西放进储存柜里,“真睡了?”
“嗯。”
“那么我们…”赵云牵上了诸葛亮的手,同时另一只手搂上对方的腰,声音还显得有些委屈,“我们好久没有亲热了。”

缓缓交换了一个吻,赵云一下子将诸葛亮抱了起来走进了房间。
似乎真的太久没有亲热了,两个人都急切地发泄自己的欲望,诸葛亮被按在床头,泪眼朦胧的看着精力旺盛的赵云,“你轻点…轻点啊…”紧接着腿被拉得更高,他几乎要尖叫出声。
然而当两个人临近顶峰的时候,一阵哭声不合时宜地传来,两个人都下意识地动作一顿,“别管他。”赵云皱着眉俯身去亲诸葛亮的唇,身下的动作愈发猛烈。
“可是他在哭…”
“总是这样,动不动就哭。”
“嗯…”诸葛亮也知道这小子已经懂得怎么去引父母的注意,干脆也搂上了赵云的脖子,沉迷在这场情()爱之中。

可是当听得“砰”的一声,还有赵统撕心裂肺的哭声,两个人才意识到真的不对劲,诸葛亮推开赵云裹了件薄被首先跑了出去,赵云也赤裸着身子跟着。
看见儿子趴在地上时诸葛亮几乎吓得要昏过去,扶起来时小额头上红红的肿了个包,眼泪鼻涕在脸上流得一塌糊涂。
“哇啊…呜呜…”可怜兮兮地窝在母亲的怀里哭泣。

没有办法,更何况好的兴致都被他给扰了,洗澡的时候赵云和诸葛亮呆在同一个浴池里,而赵统身上套了个泳圈在旁边漂免得他又出事。
赵云盯着诸葛亮被热气熏得红的肌肤,由不得咽了咽口水,转眼去瞪破坏好事的赵统,而那小东西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他高兴地拼命蹬他的小肉腿四处游,去父亲那里蹭了一会,又开始撒娇要抱。

对于赵统来说,帮爸爸妈妈接电话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更何况做得好的话还能得到妈妈的一个吻。
每当手机响了,赵统就会特别高兴地循着铃声找到手机所在的位置,拿在手上就开始找父母,快要到的时候还贴心地按开了接通,奶声奶气地叫着,“你好。”

在一个中午,诸葛亮躺在床上睡午觉,赵统从来不介意去骚扰自己的母亲,爬上床开始抬手去捏诸葛亮的脸。
“别闹。”
诸葛亮一巴掌拍在他的屁股上,把被子拉高遮住脸,赵云出去买水果去了,要不然诸葛亮也不会让他跑进来。
正巧手机响了,赵统条件反射那般立刻跳起来爬到床头柜拿起震动的手机,上面的照片不是爸爸,但也不清楚是谁,接通了之后说道,“你好。”
“喂??”对面的人似乎很疑惑,“你是?”
赵统也不理他,把手机递给了诸葛亮,诸葛亮把手机放在耳朵上继续闭着眼睛,慵懒地应了一句。

“亮亮?怎么有个小孩接电话?我还以为打错了。”
诸葛亮听见那个熟悉的属于父亲的声音,再困也立马清醒过来了,连忙坐起来翻身下床,“啊那个是隔壁邻居奶奶家的孙子,过来我这里玩。”
赵统似乎想追过去,唤着妈妈,诸葛亮关了门就往楼下跑,“有事吗?”
“没有,就是你那边开始下大雪了,你多穿些啊,要不要让阿姨过去照顾你?”
“啊不用不用!”
明明父亲看不见,诸葛亮一边说话还一边拼命摇头,“我真的能照顾好自己,到时阿姨过来又唠叨我了。”
对于诸葛亮来说,以前在家里几个人围着照顾的日子简直是噩梦,小时候她们贴心得几乎要跟着自己去洗澡,更何况现在自己还有个孩子。
“那好吧,你照顾好自己啊,我们很担心你。”
“嗯嗯。”又跟父亲寒暄了几句,终于挂掉了电话。

返回房间时打开房门,就看见赵统委屈巴巴地坐在门口似乎在忍着泪水。
“怎么了。”诸葛亮将他抱了起来,“又不是不要你。”

然而说了不会不要他,最近赵云和诸葛亮就一直在烦一个事情,过年回国的时候赵统怎么办。
之前诸葛亮和赵云就试探过父母的口供,他们特意从网上随便找了张婴儿的照片,发了上去设定是只给父母看,然后写着说这是同学的孩子,恭喜谁谁十七十八岁当爸爸妈妈了。

果然诸葛亮的父亲首先非常不满地给诸葛亮私信道,“这些人这么这么轻率幼稚?这都什么同学实在是太让他们的家长丢脸了!!亮亮你以后不要跟这些人玩,把你都给教坏了!”
“实在是不懂事!我一向很讨厌这样的孩子!不点也不自尊自爱!”

赵云那边虽然言辞没这么激烈,可是父母也责怪他在传递些奇奇怪怪的价值观,快点删了。

现在摊牌依旧是太早,诸葛亮虽然是家中的二子,可是偏偏父亲从小就是宠爱他也最为牵挂他,过年不可能不回去。而赵云是家中独子更不可能不回去。现在赵云和诸葛亮到处找有没人熟人过年不回去的,帮忙看一下儿子。
算是比较幸运了,诸葛亮的学长张良说愿意帮他带着,于是诸葛亮和赵云在张良家陪着赵统住了几天让他适应后,很快就回国了。

“亮亮…他真的…挺能闹腾的。”张良给诸葛亮通话的时候已经算是深夜,隐隐约约还能听见赵统的哭声,“怎么也不肯睡觉,吵着要你和赵云。我没赵云电话,只好找你了。”
“对不起啊…”诸葛亮挺不好意思的,“他就这样…”
张良把手机递给了赵统,“来跟妈妈说话。”赵统似乎还在抽着鼻子啜泣,“要回家呜呜…”诸葛亮听得一阵心揪,“我们很快回来好吗?你就跟哥哥住几天,很快回来了。快点睡觉吧,很晚了。”
家里还在举办宴会,不过诸葛亮一向不参与这些,他躲在房间里,一直在安慰伤心的儿子。毕竟还是个小孩子,他很快又困了,含着泪水手里还抓着个手机,在母亲的言语中慢慢睡着了。

赵统两岁了,诸葛亮也到了二十岁。简单地给他办了个生日宴,赵统也到了可以上幼儿园的年纪,赵云和诸葛亮就顺便想着这个时候跟父母摊牌吧。
回国时儿子给了赵云带回去,两个人分别坐了自家的私人飞机离开。

说好约了两家人去同一饭店,诸葛亮的父母和赵云父母相见的时候还是一脸懵逼的,毕竟双方做生意的领域根本不一样,赵云父母这边之前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他们偷偷瞄对面的“亲家”,又不知道能说啥,只能尴尬地商业互吹一下。
诸葛亮的父亲还只是以为诸葛亮给自己介绍男友,毕竟儿子也不能算是小孩子了。

赵云和诸葛亮是后来才过来的,赵统似乎在车上睡着了结果被强行弄醒,他现在还在父亲怀里昏昏欲睡想睡重新进入梦乡。
“爸…”对上父亲的脸,诸葛亮觉得自己腿都在抖,“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友,赵云。”
“还有…”他瞟了眼赵云怀里的孩子,紧张得都不敢直视前方,“这是你的外孙…”

在诸葛珪震惊得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赵统也非常适宜地抬起脑袋,他似乎是嫌弃父亲那个硬邦邦的胸肌,揉揉眼睛张开双臂往诸葛亮身上凑,糯糯地喊着,“妈妈。”

评论(21)

热度(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