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叛逆(二)

良心发现无聊再写了点。
前文在这里叛逆

⚠️abo生子
⚠诸葛亮的家人出没
————————————————

“还疼吗?”诸葛瑾进门的时候看见被子动了一下,就知道诸葛亮肯定是醒了的不愿起来而已。
他走过去拉开诸葛亮床边的蚊帐,然后毫不犹豫地掀起诸葛亮的被子,“起床了猪。”
“唔…”诸葛亮明显不愿意见人,拽着被子往回扯,死死都要遮着脸。
“别闹。”诸葛瑾的力量自然大于弟弟,扯下被子一下子便扣住了诸葛亮的下巴。“啧啧。”白嫩的脸蛋上赫然有着几个红色的指印,诸葛亮垂下眼眼眶红红的,拉开了兄长的手重新把头埋在被窝里。
“唉。”诸葛瑾伸手去揉对方的发丝,“我也没想过你这么大胆的啊。顺便呢我今天来是替老爸道歉,他昨天哭了一个晚上啊。”
“我还没哭呢!他哭个什么!”诸葛亮卷着被子转过身去。

昨天的场面实在是出乎诸葛亮的意料,他以为父亲尽管很震惊,但还是会接受的。
可是当赵统要妈妈的时候,诸葛珪突然面目狰狞地冲到他们跟前,扬起手似乎是想打赵云的,可是别人的家的儿子自己不能教训,于是这一巴掌落在了诸葛亮的脸上,力气之大竟然将诸葛亮直接打倒在地。

诸葛亮真的是蒙了,从小到大,父母都对自己百依百顺,就算是被打也是哥哥的份,脸上还火辣辣地痛。连诸葛夫人也吓了一跳。拦着自家的丈夫,“你做什么!”而赵云也吓得连忙放下儿子,转而去扶地上的诸葛亮。

“你!”诸葛珪的手指都在颤抖,“你怎么能这样!!”然后猛地拽起诸葛亮的手臂,“跟我回去!!”
在赵统的哭声和赵云的请求声还有赵云父母的劝说声中,诸葛珪几乎是将诸葛亮给拖出去。

诸葛瑾也算是在家中看见最可怕的一幕了,今天晚上去了玩没跟去吃饭,家里没人管自己高高兴兴地打游戏。
然后他听见砰地一声,没等佣人开门父亲竟然一脚踢开了门怒气冲冲地走进来,而身后母亲不断地在安慰弟弟,诸葛亮一直在哭。

天啊,吓得他都停止操控角色了。

诸葛亮哭着跑上了楼,父母开始吵架,“你怎么可以打他!你疯了吗?”
“对!就是因为小时候对他太娇纵了,你看看他啊!都给你生了个外孙了!”
“他们年轻总会犯错,亮亮都哭得这么伤心,你还在车上骂他,骂有用吗你怎么当父亲的!”
“我怎么当父亲?!我什么时候不是宠他到了极点!你以为,你以为我忍心打他吗…”
说着说着诸葛珪没了声,开始抬手抹泪。诸葛瑾一时间难为消化这么大的信息量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短路了。
尤其当父亲也哭的时候,他真想扇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反正事情就变成了这样,诸葛瑾知道了这个小时候看起来乖巧听话的弟弟,在国外生了个孩子,自己突然当舅舅了,而摊牌的时候父亲暴怒把这个蜜糖罐里泡大的弟弟第一次给扇了一个耳光。
说实话诸葛瑾也挺无奈的,事情过后父亲似乎有点怂了,不敢面对诸葛亮,什么事都要自己去传达,诸葛瑾在上楼的时候就开始考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小时候挨打都没见父亲这么内疚伤心,弟弟果然是弟弟啊。

诸葛瑾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跟弟弟隔着个被子说话。“不是,你和那个赵…赵什么来找?哦哦赵云,以后打算怎么办。”
“结婚啊。”
“你真的想结婚?”
“不然呢?我就要嫁给他。”

诸葛珪是绝对不允许诸葛亮现在就立刻结婚的了,最少也得再等多一年给他们冷静一下。
他们两个已经毕业了,没法说立刻出国回去,读研的事情还在考虑学校没这么早,在这段空余的时间内诸葛亮和赵云都走不了。

诸葛亮郁闷极了,父亲真的是典型的直A癌,昨天提出要去公司实习一下,父亲直接回绝了,“不需要你去工作。”
“为什么?我也要赚钱啊。”
“你不够钱就去拿,最近想要什么?”平日还经常对诸葛瑾说,“你好好工作,以后你要肩负起照顾你弟弟的责任。”

啊谁要他负责啊!

加上知道父亲是防备自己趁工作的理由跑出去见赵云,诸葛亮现在只好呆在家里,考虑真的要继续读书深造算了。
呆在家里没有什么好做的,诸葛亮躺在床上,怀里抱着个赵统。

孩子由他们家轮流照顾一周,这一周赵统归诸葛亮。赵统自然什么都不知道,一个星期没看见母亲,他现在像足一只袋熊那样抱紧了母亲。
诸葛亮手里拿着手机,百无聊赖地逛一些卖婴儿用品的网站。
画面停滞了一下,然后转到了电话页面,李白在打电话给自己。
“喂?”
“怎么样?摊牌了吗?”
“上周就说了现在才来问。”
“哎呀我去了旅游玩疯了忘了这茬。”
“呵你就高兴了,我可惨了。”
“怎么?棒打鸳鸯啊?”
“差不多吧,我基本算是被禁足了,还被我爸打了。”
“不是吧!!”话筒那边李白的尖叫声几乎是冲得诸葛亮耳朵都要聋掉,“你爸打你了??天啊他打你这个概率跟我突然成为总统是一样的,你知不知道你小时候,不,我记得我小时候听到我爹猜你是不是残疾不能走路,因为你爸一直抱着你不撒手的,没见过你脚碰地的,他竟然也会打你??”
“算了吧,反正我就是被打了,气死我了。”
“你这也是搞大事情才这样啊…你不是说回国就结婚吗?”
“结个鬼,我爸不给,说最少也要等一年。”
“这个我就比较赞同了。说真的亮亮,我觉得你这件事情上太冲动了。”
“…”
“你第一次谈恋爱就是赵云,我想着你们也就玩玩吧,结果都整全套了,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有了的时候我真的吓得要死,你还想着够年龄立刻结婚,这个也太早了吧,你才刚满二十没多久啊,你们还是缓缓吧。起码你得再了解一下赵云。”
“你的意思是赵云不可靠?”
“喂我可没这么说,我就是觉得你们太急了,而且你们结婚了就要永久标记了吧,不是我说,万一他以后不好,我们是O怎么也吃亏。”
“我怎么觉得你跟…哎!”诸葛亮停止了谈话,“去哪?别乱走。”
李白听见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咋啦?”
“那小子自己爬下床了,不知想干嘛。”诸葛亮一边跟李白说话,一边弯身去揪赵统的领子,赵统一直要往前走,“车车,我要车车。”

诸葛亮知道他这是想去玩具室,家里的玩具室是以前诸葛亮小时候特意弄的,里面什么玩具都有用箱子一箱一箱地装好,当初可把诸葛瑾给嫉妒坏了。现在没人玩了倒便宜给了赵统,自从带过他去一次,以后都惦记上了。

听见赵统稚嫩的声音,李白问道,“那现在小统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互相养呗。赵云那住一个星期,我这住一个星期。说起来也搞笑,我爸问我说为什么赵统起名时要跟赵云姓,不姓诸葛。”
“哈哈哈给哈哈那你怎么回答。”
“我就说我没在意这个事情啊。”
“哈哈我还以为你说爸要不我再生一个,这个姓诸葛哈哈哈哈哈。”
“滚,我可不想死。”
手机又开始震动,诸葛亮拿下来一看是赵云打过来了。“不说了赵云来电话了。”
“行。”
“亮亮。”
“嗯?”
“在干嘛呢?”
“陪那个小坏蛋去玩。”
“他有闹腾吗?”
“有点,总是乱走。”
“我好想你。”赵云叹了口气,“我明天就来找你。”

赵统虽然还小,可是在外公面前他可是实打实的精明。诸葛珪就算再不愿接受事实,但外孙就在这里了,还是自己最疼爱的次子生的。出乎自己的意料,这个外孙意外地会讨自己欢心。

禁了诸葛亮的足,可是赵统的话诸葛珪会带他出去玩,赵统很少赖床,诸葛珪早上下楼的时候看见赵统已经在餐桌旁边了,他踩在凳子上的,高高兴兴地分餐具,看见外公来了,立刻甜甜地喊着,“外公早上好。”
“乖。”
赵统勉强会用勺子,碗里的东西是特意准备的,他坐在外公旁边,慢慢地一勺一勺往嘴里塞,当然难为会有掉下食物的时候,他就抽张纸巾自己擦擦嘴。
诸葛珪挺惊讶的其实,毕竟小孩子比较难管,回想起诸葛瑾小时候上窜下跳真的是头痛,可现在这个倒是乖。

赵统抬眼看见外公的杯子里的茶喝完了,他就伸手要抓桌上的茶壶。
“怎么了?要什么?”看他动来动去的诸葛珪实在担心他会摔着。
“茶。”赵统伸手指着前面的茶壶,“想喝茶啊?可是你的杯子里面的茶没喝啊?”
“不是我,是外公的杯子。”
鼓着一张小脸,眨巴那双圆溜溜的眼睛,诸葛珪觉得自己要被萌得心肝颤。

吃完了早餐,诸葛珪牵着赵统去门口换鞋,他还小,只需要坐在小凳子上,保姆就会为他蹲下换鞋。他站了起来后没有立刻走,反而蹲下身捡起自己的鞋子放回了柜子里。
诸葛珪抱着他坐进车里,问道,“谁教你这么多东西的?”
“爸爸妈妈教的。”
“真乖。”
“外公。”赵统抱住了诸葛珪的手臂,“妈妈为什么不能出来?”
“因为他不乖,不乖的孩子不能出来玩。”
“好吧。”

当然前面也说了,他这么乖巧仅限于面对外公。
现在他整个人倒在地上,撒泼似的号啕大哭,“哇啊…呜呜呜…我不要爸爸走…呜呜…爸爸不许走呜呜…”诸葛亮不能出门,但是赵云完全可以过来,打着过来陪陪孩子的名义,在诸葛亮的房间从早上呆到下午。

两个人一同躺在床上,赵云搂着诸葛亮的腰,打算在这个温馨的下午一起睡个午觉,赵统自然是不会放过和父母相处的机会,见父母都闭上了眼睛,尤其是母亲,半个脸都埋在了枕头里,没人陪他玩玩具车,他自己又开始有点无聊了,丢下车在房间转了几圈感觉实在困了,又脱下鞋子,有些艰难地双手攀在床沿,一条腿往上摆,好不容易才爬上床去。
他站在一边,开始扫视哪个地方自己最喜欢呆。

当然赵云也完全没睡着,眯着眼就知道这个小人想干嘛,不劳烦他亲自挪开自己的手臂,赵云的手离开了诸葛亮的腰,伸向赵统那边。
赵统立马高高兴兴地扑过去,钻到了诸葛亮和赵云两个人之间。
“干嘛了…”诸葛亮被他弄得难受,转过身轻轻掐了一下赵统的手臂,“这么会挑位置啊?睡中间。”
三个人昏昏沉沉地睡了个午觉,下午不用闹钟醒,赵统又开始跳起来扒拉自己的父母。
可是诸葛珪是声明了不会给赵云留下吃晚饭的,其实也是变相催他赶快下午就走。

赵统每次在这个时候就会开始哭,死死拽着父亲的手躺在地上不让离开,哭得好生凄凉。
“好了好了,我明天就又过来看你了,你不要着急嘛。”赵云蹲下身去抹赵统的眼泪,诸葛亮在一边扶着他,想要让他站起来,“爸爸明天就来看你了。”
“我不要呜呜…”赵统哭得整张脸都是通红的,睫毛上全是泪水,“我要爸爸…”
“这样啊,那你跟爸爸回去好不好?”诸葛亮给他穿好鞋子,塞到赵云的怀里。
“我不要,我要妈妈。”他反而又立刻往回走搂上诸葛亮的手臂。
“你怎么能这么三心二意啊?”诸葛亮拍了拍他的小屁股,故意去逗他,赵统委屈巴巴地,小脸一皱又要流泪的样子,“你们为什么不住一起。”
“…”这次轮到赵云和诸葛亮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他们知道诸葛珪是一直看见这一幕的,只是看见外孙这样也依旧不松口。最后诸葛亮抱起赵统,看着赵云坐上了车,“给爸爸说拜拜。”
赵统扬着小手,“拜拜。”
“今晚要乖乖的,明天早些过来找你。”看着赵云的车转入了林中的道路几乎看不见了,诸葛亮才抱着赵统回来。
诸葛瑾其实也不懂老爸为啥这么强硬,从心情看不起并不好的诸葛亮怀里抽走了赵统,“来咯,舅舅陪你玩。”

诸葛亮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像小说里那样,爬下阳台偷偷去见自己的情人。
诸葛珪就算再挤出时间,也不可能天天盯着诸葛亮。在他出国办公的那段时间里,诸葛亮总算逮到时间能与赵云见面。
在夜晚的时候,诸葛亮悄悄地调了闹钟,深夜的时候溜出家门,坐上了赵云来接他的车,两个人一起离开了家去了宾馆。

诸葛亮发情期已到,两个人想像以前那样,在这几天里好好享受鱼水之欢。

当然他们也这样做了。

诸葛亮的母亲也一早就出去了跟姐妹们聚会,并不知道诸葛亮已经不见了,诸葛瑾起来的时候随便吃了点早餐,看了会电视,发现诸葛亮到现在依旧还没起床,好像差不多是他的发情期了吧,诸葛瑾到底是个A不方便,以为诸葛亮一直在房间休息。
直到诸葛亮的保姆急匆匆地跑到自己跟前,记得几乎要哭出来,“小少爷不见了!!”
“啊??”诸葛瑾跟她跑上楼,房间一切如常,可唯独不见了诸葛亮。
“他出去你们没人看见的吗?”
“没有啊。”
“啧。翻监控啊站着干嘛?”

实话说诸葛亮跑出去玩他一向不管的,可是弟弟将近发情期,很难想象他跑出去是多危险的事情。打了对方的手机,响了一段时间,竟然是接了。“亮亮??你去哪了??”
“我…”诸葛亮没有说话,但是诸葛瑾听见了那种布料摩擦的声音,还有另外的男人在说话,他问诸葛亮,“亮亮,要不要喝些水?”
诸葛瑾瞬间就明白了,“你是不是跟赵云在一起?”
“嗯。”
“回来!你发情期快要到了知道吗?”
“不回…我就在就是…”
这时保姆拿了一个平板递到自己跟前,监控里,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诸葛亮偷偷溜了出去,坐上了门口的车走了。“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离家出走?你在哪里?”
“不告诉你。”
诸葛瑾气得一口气闷在胸口发泄不出来那种,弟弟这一副死心塌地的样子突然觉得父亲打他是正确,而且打得少了。“你把自己送上床,你是不是傻啊?!回来!再不回来我就告诉父亲了。”
“你说吧。”诸葛亮似乎在赌气,“你想让爸爸打死我就说吧。”
“你!”
诸葛亮干脆地挂掉电话,转身窝在赵云的怀里。小别胜新婚,两个人都对对方思念到了极点,拥吻的时候赵云几乎要把诸葛亮揉进骨子里,喂了诸葛亮吃了点东西,两个人等待下一次的情热。
赵云把诸葛亮送回家时,诸葛瑾和诸葛夫人自然没有好脸色,只是为了不让事情进一步恶化,他们都没有告诉诸葛珪。

“伯父,我对亮亮真的是只会真心的,我有能力对他和我们的孩子负责。”
赵云允许来了诸葛亮家里吃饭,当然诸葛珪要求他独自前来。赵云面对着诸葛亮一家子,一边进餐还要跟诸葛亮的父亲谈话。

“能力?”诸葛珪皱了皱眉,“我不知道你哪里的自信说的能力。”赵云和诸葛亮面面相觑,赵云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连赵统也似乎感受到外公身上的气息,乖乖地自己抓着一根菜安安静静地啃,不哭也不闹。
“我直话说吧,如果没有我们的经济帮助,你光打工能养活亮亮和孩子吗?”
“我自己也可以去工作啊。”诸葛亮似乎忍不住要护着赵云,果然收到了父亲的一记眼刀,“闭嘴。我从没见过omega需要自己打工养家的。”
“怎么就不可以了?我才不要呆在家里。”
“亮亮你别说了。”诸葛瑾眼见着父亲的脸越来越黑,果然小时候还是太纵容弟弟了。

“抱歉…”赵云立马认怂,实话说他和诸葛亮抚养赵统,自然都是把父母给的钱拿出一部分来,如果真的让他现在来承担一个家庭,他无法让诸葛亮和赵统保持现在的生活水平。“但我以后绝对会努力的…”
似乎中了岳父大人的圈套了,“你也会说以后,那么这么早要孩子做什么?你们有稍微一点责任心吗?养一个孩子要多少心血你们知道吗?”诸葛珪说起来也是痛心疾首,自己宠爱多年的幼子,怎么这么就被拐了呢!
“孩子不小心有的啊。”诸葛亮撅着嘴,“难不成我要打掉他?”他这么一说又把诸葛珪顶得哑口无言,他盯着跟前的诸葛亮,又重新饱含怨念地看向赵云。
“难道就不会注意点吗?要孩子不是儿戏!”
“对不起。”赵云把头埋得低低的,“我们…”
“算了。”诸葛珪没好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好像开始认真地进餐。

诸葛亮桌底下把拖鞋踢了,赤着脚在赵云的脚面上蹭,赵云露出微笑,刚想伸手过去揽他,诸葛亮突然脸色一变,“啪”地放下筷子,捂着嘴往洗手间跑。
诸葛亮似乎吐了好久,本来诸葛珪还在绷着,但最后还是跟过来了。
诸葛亮出来时还是保姆给扶着,整张脸白得跟纸一样,额头还附着冷汗。
“唉。”诸葛珪心疼得要命,这个孩子从出生的时候身体就不好,从小就给娇生惯养惯了,也不知道现在又出什么状况。

“叫扁鹊过来看看。”
扁鹊是诸葛家的家庭医生,诸葛亮还没出生之前就一直是负责他们家的健康情况。
诸葛亮躺在床上,身边还抱着个跑过来陪妈妈的赵统。
赵云和诸葛夫妇留在房间内,而诸葛瑾则溜下楼赶紧吃饭,他可是饿得要死,更何况他可不想参与楼上的翁婿斗争。

扁鹊很快就过来了,诸葛瑾在楼下跟他疯狂地挤眉弄眼,他一开始还不知道他干嘛,可当他进入诸葛亮的房间时瞬间就懂了。
“什么事吗?”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
“不舒服…”
“具体点。”
“吐得厉害。”
“嗯。”扁鹊中医和西医都有学习,因此他先给诸葛亮把脉。静静按着几秒,扁鹊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赵云,松开手后开始在本子上记录,问道,“一个月前有性生活吗。”
这个问题无疑是在这里点了个炸弹。诸葛亮瞬间露出怯色,被子蒙着半边脸,支支吾吾地就是说不出口。
扁鹊也不为难他,转头去看赵云。跟诸葛家太熟悉了,所以诸葛亮这次的事情他肯定知道,自然也知道赵云。
赵云紧张地摸了摸鼻子,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嗯。”扁鹊继续写着东西,然后翻到了最前的页面来看诸葛亮的发情期日期。
“如果你们着急的话可以现在就去医院验血确认。但如果下个星期你的发情期没来,再加上我刚才把脉的结果,嗯…”
他还特意顿了顿,看着诸葛亮的眼神显得越发意味深长。

“恭喜你,怀孕了。”

评论(23)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