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龙争虎斗

赵云x诸葛亮
⚠️现代paro+ABO设定(因为要生子)
⚠熊孩子️赵统出没,亮亮家人客串
⚠️一个极度溺爱孩子的亮亮

————————————————————

赵云可以算是哭唧唧地跑回父亲家里去,痛诉自家儿子的无法无天和自己的悲惨遭遇。
可按赵云父亲的话来说,赵云现在这个状况就是他活该。

赵云跟诸葛亮一毕业就立刻扯证,高高兴兴度蜜月去了结果回来没多久说是有了,这么早有孩子的确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赵云之前安排的一大堆旅游和玩乐基本算是全泡汤了——诸葛亮哪也去不了。
熬到卸货,诸葛亮差点就难产了,折腾了好几天终于把赵统给带出来,好不容易才能得到的孩子,诸葛亮不宠到死才怪,然后赵云就渐渐失宠了,二人世界?想多了,赵统那个小子上辈子跟赵云有仇似的,争诸葛亮这方面非常的得劲。

继续说,以前赵云还跟诸葛亮去上过什么育儿辅导班,辅导专家说着一大堆不能溺爱孩子要怎么怎么管教,当时诸葛亮和赵云可是记着好多的笔记的,甚至买了几本育儿书籍来看。
可是真的在赵统面前,一切都行不通了,两个人显示出与往日截然不同的耐心和包容,对赵统百依百顺,有时候明明是赵统自己调皮被说了几句,一见赵统小嘴一弯又立刻心软,抱在怀里哄回去。管教?不存在的。
赵云一开始其实也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他也非常喜爱这个孩子,轮溺爱方面他也仅次于诸葛亮,但是他很快发现,越这样溺爱,赵统越发的肆无忌惮,并且威胁到自己“地位”了,才两岁就跟个人精似的。

“你说你,跟我抱怨有什么用,你要不是这么不注意早要孩子,你们两个天天飞来飞去我也管不着。结果你现在说没二人世界,你们年轻人真的事情多。”
“还有小统才多大啊?粘着妈妈很正常,好心你这么大个人了,就别跟我孙子吃醋。对了什么时候带小统过来玩玩…”

算了根本没人同情自己,赵云拨通了韩信的电话,“兄弟,今晚去喝酒不?”
“怎么你最近这么闲啊?诸葛他不管你?”
“管我?我也想他管管我啊!现在他心里都没了呜呜呜…”

赵云发现赵统有意跟自己争夺诸葛亮的时候,是从一个吻开始。

诸葛亮其实那算不是固定工作,他有自己的服装品牌,何况他用不着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因此有充足的时间在家里陪着孩子。
而赵云不一样,他是家里的独子,要继承家业,在家里的企业里担当重任的,每天都要前去上班。
每晚回到家里,他最喜欢就是看见诸葛亮在门口抱着孩子迎接自己。赵云总是幸福地亲吻诸葛亮的脸,倾诉自己的思念。

这一天还是和往常一样,赵云远远就看见了诸葛亮的身影。灯光下的诸葛亮浑身都透着一种温柔的气息,不似以前在学校时那般张扬骄傲,但也是另一番感觉,看着他们,赵云觉得自己积累一天的劳累瞬间烟消云散。

“亮亮。”赵云搂着诸葛亮的腰,在门口交换了一个吻,赵统直勾勾地盯着父母,然后突然抬起小肉手强行把诸葛亮的掰过来面对自己,很用力地去抹诸葛亮的唇。
“怎么了?”诸葛亮似乎被他逗笑了,又提醒道,“叫了爸爸没有?”
可是赵统完全不理会,在诸葛亮的唇上抓得差不多了后,支着小身子也学着父亲去亲诸葛亮的唇。
“做什么呀你。”两个人都被逗笑了,赵云故意再去亲诸葛亮的脸颊,赵统果然继续扳正母亲的脸,搽干净后自己也亲上去。
等到赵云再凑过去,赵统拼命地推开他,自己反而搂紧了诸葛亮的脖子,然后以一种很警惕的眼神看着赵云。

这种情况很快延续到其他地方。
“不要,我要妈妈…我要妈妈…”说好了今天一起出去玩,收拾好了东西带上车的时候赵统就开始哭闹了。

他哭闹的点也是关于诸葛亮的。

平时家里出去玩坐车都是有司机的,他和父母都坐在后面他自然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今天只是去附近一个海边,用不着司机赵云打算自己开车去。于是诸葛亮就会和赵云坐在前排,留下赵统一个人坐后面。
赵统在发现自己被束在儿童座椅,然后诸葛亮关上门坐在前面的时候,他立刻就哭了起来。

“怎么哭了?”诸葛亮扭过身子去安慰他,“绑得太紧不舒服吗?”
赵统哭得鼻涕都出来了,摇摇头要母亲抱。“我要跟妈妈一起呜呜呜…”
“不可以啊。”诸葛亮抽纸巾去抹他的脸,不一会就粘得湿透。“你坐前面很危险,乖点。”
“不要呜呜呜…”除了哭泣,赵统开始发脾气乱扭非常抵抗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赵云和诸葛亮安慰他许久,突然诸葛亮推开了车门。

“亮亮?去哪?”
“陪他啊去哪。”诸葛亮坐进了后排,弯身柔声细语地继续安慰。赵统不用半分钟就止住了哭声,诸葛亮捏了捏他的鼻子,“不哭了吧?”
“嗯。”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很无辜的样子,见他不哭了诸葛亮便推开车门准备离开,脚都没踏出去,赵统意识到了什么,扯着嗓子又大哭起来。
“你??”诸葛亮被弄得无语,“又怎么了?”
“不要走…不许走…”赵统死死拽着母亲的手。
“唉。”诸葛亮关好门,干脆直接挑明,“是不是我不走你就不哭了?”
赵统猛地点头。
“好吧,输给你了。”诸葛亮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只是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亮亮?”赵云懵了,转头看向了诸葛亮,诸葛亮这边还低头给赵统检查指甲,“出发吧。”
“你,不坐前面来了?”
“我怎么坐啊。”诸葛亮抬眼看他,“一走这个小家伙就哭。”
“可是我开车这样没人陪我很无聊啊。”
“你多大了,”诸葛亮反倒嫌弃起了赵云,指了指前方,“听广播去。”
可能说完又觉得这样太伤人心了,诸葛亮前倾身体伸出手攀上了赵云的肩,“我这样陪你聊天,好不好。”

赵云哪会对诸葛亮说一句不好,只是他知道诸葛亮不会陪自己聊多久。猜的果然没错,说话的过程赵统时不时打扰要引起母亲的注意就算了,诸葛亮自己也越说越困,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等到红绿灯一停,赵云扭头一看,诸葛亮和赵统早搂一起睡过去了。


赵云洗完澡出来,电视依旧是开着的,里面情感剧的对话断断续续传来。赵云一边抹头发一边看了几眼,两个主角拥抱在一起缠缠绵绵的好不亲热。
赵云看得反而不爽,扭头看着床上的人,还是以着他最喜爱的姿势蜷起来抱着被子,柔软的冰蓝色发丝随意地散开在白色的枕头,赵云慢慢爬上床,诸葛亮双眼闭着,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又睡了…

赵云泄气地躺在一旁,好像已经快忘了诸葛亮什么时候不是先睡了的,诸葛亮经营着自己的品牌,还花着大把大把的心思去陪赵统。赵云发现属于自己的时间基本上挤没了。
“亮亮,亮亮。”赵云有点生气,伸手不停地推诸葛亮的腰,然后摸到臀部直接拍了一下。
“嗯?”诸葛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怎么了?”转过身倒是很乖地钻到赵云的怀里,“别闹了,我好困。”说罢又闭上了眼睛。

“亮亮,我想要你。”手开始不安分地撩起衣摆,一路摸上光滑的脊背。
“不要。”
赵云翻身压上来的时候诸葛亮明显是不愿意的,皱着眉头瞪了赵云一眼。
赵云俯身一点点亲吻,双指揉捏对方胸前的茱萸。
“走开…”诸葛亮似乎真的毫无兴致,拽出赵云的手干脆把被子盖在头上。

赵云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讨好主人的小妾似的,然而诸葛亮完全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

门突然被推开了,赵云抬头一看竟然是赵统来了,“怎么不敲门呢?”赵云心中有点烦躁,这小子又来了。

“爸爸对不起…”

诸葛亮听见声音,明明前一秒还说自己困得要死,下一秒就立刻坐了起来,“怎么不穿鞋子过来?”他掀起被子坐了起来,看见赵统光着个脚丫子,然后快速地下床抱起了赵统,“宝贝你怎么来了?”
赵统怀里还抱着本童话绘本,“我要听故事。”
“你妈妈很累了,今晚就不念了好不好。”赵云作势要抽走他的书,“不要!”赵统眉头一皱开始撒娇,拱着身子往诸葛亮怀里蹭,“我要听!”
“好好好,妈妈不困了,给你念。”诸葛亮边说边揉着眼睛,把赵统放在床中间后,打开了绘本,“从前有一个女孩…”

读绘本其实都是赵云读一句诸葛亮读一句,这个当初还是赵云提出来的,不知道在哪看的节目还是电视剧,觉得这种睡前亲子活动很温馨,脑子一热买了一大堆绘本放在房间里,每晚都和诸葛亮念上一段好哄他睡觉。
一开始效果还是很好的,赵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了。然而赵云很快发现,儿子并不满足于睡前故事,他还要睡在父母中间,比如现在。

诸葛亮合上了绘本,赵统立刻抓着诸葛亮的手臂,软绵绵地奶声奶气地喊着妈妈,或许是他发现了母亲更好说话。“我要和妈妈一起睡。”
“好。”诸葛亮从来不会拒绝孩子,放好故事书后,拉了拉本来就放在中间的属于赵统的小枕头。“睡吧。”

诸葛亮亲了亲他的脸蛋,赵云也想给诸葛亮一个晚安吻,回想起蜜月的时候,每一个夜晚都能让自己回味无穷,然而当今自己与诸葛亮之间有个人肉隔栏,赵云欲哭无泪。
而且诸葛亮的手是搂着赵统的小身子的,赵云看着那只修长白皙的手,又继续回想着以前那只手是放在自己腰上的,柔软细腻的肌肤触感能让赵云获得极大的满足感…

只是现在都变了,赵云正疯狂吃着自己儿子的醋。

他也不是没有试图改变,也试过强行要把儿子送回房,可是赵统也不是好惹的主,他立刻扯着嗓子哭,然后诸葛亮就会责备赵云不会照顾孩子还弄哭,紧接着抱着赵统哄上一番,抱上床上就没放过手。

赵云见诸葛亮的手依旧搭在赵统身上,牵起来在手背处亲吻后便一直牵着不放开,赵统就立即察觉到母亲的手不在自己的身上,他转过身就看见是父亲“抢”了,气鼓鼓地扒拉开,将诸葛亮的手放回到自己的小屁股上。

赵云叹了一口气,坐起来关了灯,黑夜中赵统还要撒娇一会才睡着,等他差不多困了诸葛亮也睡了。
两个人搂在一起,赵云望着天花板,觉得自己好寂寞。


“我不管了。”诸葛亮方才还低头捧着书看,一下秒赵云就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温暖的大手像抓小猫一样拎着诸葛亮的后颈,直接拨开发尾抚上了诸葛亮的腺体。
“啊!”敏感地方被触碰诸葛亮下意识地叫了一声,意识到是赵云,诸葛亮皱着眉回头刚想说什么,唇一下子便被封住,对方的舌头探进了自己的口腔。

“唔呜…”诸葛亮抬手要推赵云,却反被按在书桌上,躯体直接挤开了自己的双腿。
“我真后悔。”赵云放开诸葛亮时便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诸葛亮还没深思他想说什么,赵云隆起的那团和抵在自己的腿(tui)根那灼(zhuo)热的温度,诸葛亮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赵云的又俯下身开始亲吻诸葛亮的脸颊,手毫不顾忌地乱摸。“我们太早要孩子了…亮亮,我多久没碰你了,我忍得好辛苦…”
“别啊。”诸葛亮一边承受着赵云绵绵不断的亲吻,一边试图挣扎。

“别拒绝我。”赵云抱起诸葛亮扔上了床,自己也快速压了上去。已经扒下诸葛亮的裤子,普通的家居服而已,赵云轻易就将诸葛亮脱个干净。
诸葛亮没料到赵云会来这么一出,整个人陷在被窝里,赵云坐在自己身上根本走不了,“晚上?晚上好不好?”诸葛亮看见床头柜上的钟,现在才下午啊。
“不行,我忍不住了。”径直擒住诸葛亮的双腿挂在肩上,“如果你想我帮你提前到发(fa)情(qing)期,你可以试试。”

赵云现在没有了以往的耐心,他拼命地亲吻和爱抚身下的爱人,毫不掩饰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浓烈霸道的味道充满整个房间,仿佛在宣示丧失已久的主权,诸葛亮的天性也不得不服从示弱,他渐渐浑身发软,张口便是软糯的呻(shen)吟。

突然赵云又停下的动作,诸葛亮以为他放弃了,可是明显不可能,赵云只是突然想起还没带套,他可不想现在再来一个捣蛋鬼。
赵云是发了狠地索取,蛮力上诸葛亮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越是挣扎越被粗暴对待,他最后估计也意识到赵云平时被忽视难受,干脆顺从地搂上赵云的脖子,沉浸在这场激烈的情(qing)爱当中。

父母正屋内享受二人世界,赵统还在花园里玩耍。
赵云知道他就是喜欢在这个时间玩耍才会挑这个机会来逮住“落单”的诸葛亮,更何况除了花园的玩具,地下室也有属于他的玩具室,绝对够赵统玩上一天。
赵云没想过自己沦落到要跟自己的儿子争老婆,可是想想还是不一样,比如现在这个双眼含泪在身下呻(shen)吟的诸葛亮是属于自己的,赵云顶(ding)弄了几下然后在对方的锁骨上咬上一个明晃晃的齿印。

赵统正在荡秋千,照顾他的保姆给他系好安全带,然后一下一下地轻轻推他,赵统正玩得高兴,突然看见门口走来了几个人,定睛一看,竟然是外公和舅舅来了。
“哇!!”他蹬着小腿跳下来,高高兴兴地跑过去,诸葛瑾一下子将他抱高,亲了一口后问道,“你妈妈呢?”赵统指了指楼上,意思就是在家里。

诸葛瑾和父亲今天算是突然来访的,毕竟他们并没有告诉诸葛亮。
“我去找妈妈!”赵统被抱着进屋,没等佣人先去他便主动要去,“好啊。”
诸葛瑾摸摸他毛茸茸的脑袋,“去吧。”

赵统被佣人带着坐电梯到了三楼,门一开他便撒腿跑,他算是很了解诸葛亮,这个时间诸葛亮总爱在房间看一会书。
父母的房间大门紧闭,赵统踮起脚尖拉着门把手,门一开,就听见诸葛亮发出一声尖叫,吓得他站在门口没动,紧接着是赵云的声音,“不许走。”然后哭叫声又从房间深处传来。

帷帐阻挡了赵统的视线,他并不知道父母在做什么。可是以他的思维,突然觉得母亲的声音好像电视剧里主角被欺负被打时的声音,他小脸一皱哇地大哭起来,他一路哭一路又跑回楼下,看见舅舅和外公像找到救命稻草那样。

“爸爸打妈妈了呜呜呜…妈妈被打哭了呜呜呜呜…救救妈妈呜呜…”
“啊?!”诸葛瑾和诸葛珪猛地站起来,左顾右盼,望见了摆在茶几上的摆件,抄起来就往楼上跑。

赵云这个好小子!
平时过来总是这么恩恩爱爱妻奴似的模样,原来背地里搞家暴,可怜亮亮从小就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肯定不知道处理,他们咬牙切齿地冲上楼,一脚踢开了房门。

评论(30)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