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懿亮】莫及(中)

司马懿x诸葛亮
⚠️人鱼梗
⚠️中间用来过渡的,下篇开车嘻嘻
⚠️乱写ooc娱乐产物
⚠️一直在偷懒随便看看就行
—————————————————————

司马懿彻夜未眠,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他面对着诸葛亮,竟然发现自己下不了手。

自己是很恨人鱼的,他去岛上就是为了寻找人鱼然后亲手报仇,然而自己之前似乎忘了一点,他并不知道到底是谁真正杀害了自己的父母,更何况…
诸葛亮也没有动手伤害过人类,他甚至告诉自己,他很讨厌这样的习俗,以后等他长大了,他一定会想办法在学院倡议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那时诸葛亮还把小银刀还给了他,小人鱼兴奋地捧起说,他们族人因为条件缘故做不了这么精细的小玩意,他很羡慕人类的手艺。
还半开玩笑说要不是见司马懿将他藏在护腕里一定是平日很珍惜的,他很想偷偷私吞了。
毕竟深海的人鱼最爱的便是收集沉船上的武器。

说话时诸葛亮靠得他极近,不知道这些人鱼为何如此喜欢黏着人类说话,司马懿近得能看见诸葛亮冰蓝色瞳孔里的纹路,眼睛一眨一眨的亮如深夜里的星辰,同时还有人鱼脖子两边的细腮,司马懿仔细点便可见红色的内肉。

他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将小刀还给了司马懿,也毫不吝啬地给予夸奖。

当时司马懿手里仅仅握着刀,其实他只需要将诸葛亮按倒,然后握刀的手就往前一捅…

他知道诸葛亮是没什么反抗能力的,他这么瘦,又不爱运动——司马懿第二天的时候就见识到了诸葛亮为了躲学校的早上运动是怎么以一个极其刁钻的姿势躲到外面的珊瑚林中,连带着自己,好避开来寻找自己的兄长。

此刻夺走诸葛亮的生命是一件多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诸葛亮注意到了司马懿神情的异样,凑得更近了。
“你怎么了?”低头便伸手摸了摸司马懿胸前的绷带,“伤口疼了吗?我明早再给你换药吧。”
司马懿最终还是没能下手,“我没事。”他握上诸葛亮的手并拉下,“我有点累了,睡吧。”
外边正好传来巡逻队伍报时的声音,诸葛亮瞧了瞧外边,又看了看司马懿。
“好吧。的确有些晚了。”
司马懿看着蓝色的身影游向上方熄灭了明亮的盐灯,很快又游回自己身边,躺在了身旁。

自从将司马懿救回来后就是一直跟诸葛亮睡在一起,这个海葵足够大 ,可以容纳他们二人。
按照诸葛亮的话来说,是防止有人鱼进来时藏不及司马懿。
诸葛亮床上这张大大的棉被便是他们以前在沉船上藏宝贝的箱子里搜刮出来的,精致得很上面还绣着花,比他们以前的海草被子不知道好了多少,诸葛亮帮司马懿拉好被子,临睡前还是不忘叮嘱一句。
“如果发现有人来了,你就赶紧把被子往头上一盖。”

司马懿正发着呆,突然感受到身边的诸葛亮动了,但诸葛亮并没有醒来,他只是转个身面对司马懿了而已,蜷起来抱着海草枕头的一角继续入眠。

尾鳍还搭在了司马懿的腿上,轻盈柔软,宛如薄纱。

司马懿将手慢慢伸向了诸葛亮,指腹触碰到对方的肌肤,渐渐整个手掌覆盖在诸葛亮的脖子上。
诸葛亮依旧没有醒来,或许是深海寒冷,他甚至更是往前靠着司马懿的手这一热源想要更多的暖意。
司马懿讪讪地收回手,然后拉上被子闭上眼强行让自己睡觉,不要再多想。

好像睡了很久,司马懿记得诸葛亮需要早起上学的,可到现在都没感受到这条人鱼动过,难不成他也学会了逃课这种东西?
司马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诸葛亮睡得正香还伸出一只手出来。
算了不管这条咸鱼了,反正又不是自己上学….

直到感受到四处都是光亮时,司马懿才再次醒来,这时诸葛亮已经醒了,正坐在自己身边,尾巴摇摇摆摆的差点就要拍在司马懿的脸上,而手中正把玩研究着什么东西,司马懿一眼就认得这是自己之前的衣服。

“你醒了?呐吃东西吧。”
诸葛亮将东西推前了点,这一次白瓷碟上不再是生鱼片,而是几个新鲜的水果,果皮光泽鲜艳,还带着淡淡的果香,这季节怎么会有这么新鲜的水果,更何况还在深海中。
“怎么样?快尝尝。”诸葛亮似乎很满意司马懿这个惊讶的神情,脸上是掩不住的得意,“他们刚从岛上摘的,挑了最好的给了夫子,夫子最疼我,分了大半给我,你这是沾了我的光才能吃。”
司马懿咬了一口,果然是香甜可口,已经熟透了咬下便是满嘴的果汁。
“不用去上学?”
“今天放假啊。”

司马懿眼里全是诸葛亮手里的衣服,他已经裸奔了好几天,每次在诸葛亮屋里走动哪怕只有他一个人他也要裹上诸葛亮的被子。
他问过诸葛亮把自己的衣服藏哪了,诸葛亮回答他拿去给别人补了,因为中间破了一道大口子,等修补好了就会拿回来。加上诸葛亮本来也是裸着身子四处游走的,根本不在意有没有衣服。

说起这个司马懿也是有点无奈,他下身是鱼尾也就罢了,上身除了脖子挂了个蓝宝石装饰,胸前两点樱色也是毫不犹豫地到处晃悠,再配上白皙的肌肤和细瘦的腰身,司马懿有时也挺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类会被人鱼的美色所诱惑。
就算现在心里抵触但司马懿不得不承认诸葛亮的确很漂亮。

还没等司马懿开口,诸葛亮反倒拎起他的外衣开口便说,“你的衣服好丑啊,布料也太差了吧。”
当时司马懿啃着果肉差点没噎过去,“什么?”眉头一皱便夺过去诸葛亮身边的衣服开始往身上套,忍不住又怼回去,“你一个不穿衣服的好意思说我穿得丑。”
“谁说我们不穿衣服?”诸葛亮也不服气,“我们只在节目或者重大场合才穿,再说了我们的衣服可比你这件好看多了。”说完还扒拉着不给司马懿穿现在的那件黑衣,司马懿才把脑袋探过衣领诸葛亮又给扯回去,不知轻重的还把司马懿的耳朵扯得火辣辣的疼,“这件真的太丑了别穿,我给你找件好看的。”

司马懿差点就要发脾气,这条人鱼任性干涉自己真是烦死了,然而对方拉上自己的手想拉他去挑衣服时,司马懿又发现自己的气莫名其妙全消了。

可是当他被诸葛亮带到衣柜前时,他瞬间就后悔了听了诸葛亮的鬼话,里面所谓的衣服,全是花里胡哨的长裙,唯有几件较为朴素的。
“这件漂亮吧。”司马懿一眼看过去白眼都快翻上天,那是一件极其繁琐精美的礼裙,裙摆厚且长,密密麻麻缀满刺绣和蕾丝,一看便知道是扒了哪个人类贵妇的。
“不喜欢吗?”诸葛亮撅着嘴有点委屈,“这件是我最喜欢的,还是兄长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这是女装好吗?我让我穿这个?”
“这有什么好分的啊,都是衣服啊。”
“我不穿女装,你就没什么裤子长衫之类的吗?”
话一出司马懿觉得自己也是傻子,人鱼没有腿,他们无论怎么穿也是裙子那样的不会有裤子,敢情眼前这个蠢货还只顾着衣服好看就够了丝毫不在意有没有性别之分。

司马懿再随手翻一翻看见一件蓝白相间的长衣,刚要拿出来诸葛亮反倒不肯了,“不可以拿这个。”他夺回来护在怀里,“这是我在学校的礼仪服,你不可以碰。”
司马懿松手耸耸肩,“那你让我穿什么?”
“这个?”诸葛亮估计是以为司马懿不喜欢太过花哨的东西,干脆翻出一件白色的薄纱裙递到司马懿跟前,看着飘逸的裙摆,司马懿彻底无语了。
转头句回到原地重新拿去自己原本的衣服就往身上套,“我真的是个傻子才信你。”
诸葛亮气得鼓着脸,就一直盯着司马懿重新把衣服穿好,“真不懂你为什么就这么执着于穿衣服。”
“我有羞耻心不会光着身体到处跑。”
“…”诸葛亮咬着下唇,半晌干脆抱着书低头就开始看,司马懿继续咬着水果,诸葛亮似乎还是不服气,“你那东西那么丑,肯定要遮着,我理解你。”
“什么东西?”
“你那个。”诸葛亮指了指司马懿的胯,“丑。”
司马懿真的不知道诸葛亮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玩意,“你自己也有。”
“我的才不是你这样。”
“啊!”
下一刻诸葛亮就被压在下面,司马懿骑在他的尾巴上,双手就摁着对方的腰,“你做什么,走开!”这种姿势让诸葛亮有莫名的屈辱感,挣扎着拍着尾巴,双手抬起便要推开司马懿。
“别动。”司马懿的手更是用力掐进对方腰侧的软肉,他的确没有认真观察过人鱼的身体,目光下诸葛亮的胯骨下方的确有一条细缝,只是被鱼鳞掩盖很难看出来,难怪他会这么的肆无忌惮。
司马懿笑了一声,抬眼就看见诸葛亮泛红的脸颊,刚想要说些什么嘲笑的话语,两人就忽然听见开门声。

“亮亮——”
“我师兄来了!”诸葛亮连忙爬起来,张良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过来,何况他与自己太熟悉了,之前进来一向都不需要敲门什么的,万一推门看见司马懿就惨了。
房门已经开始扭动,左右瞧着把司马懿拉进衣柜已经来不及了,诸葛亮情急之下把被子拉起来就往司马懿头上盖。
司马懿被强行推到海葵的边缘,厚重的被子全然压在自己的脑袋上,紧接着诸葛亮也整个人靠了上去,隔着一大块皱巴巴的被子跟司马懿相拥。

“亮亮你还睡觉啊?”
张良进门就看见诸葛亮整个人趴在一大坨被子上,懒洋洋的还时不时蹭着手臂。
“今天放假我当然要睡。”
“行吧,夫子明天要去主持典礼,他让我带上你。”
“啊?我不想去。”
“别闹每年夫子都要带上你的。”
原本以为张良会在跟前说话,然而他却坐了上海葵床,司马懿能明显感受到脚的那部分下陷了些许,他赶紧往内再缩一缩。
“哎呀你这被子真的好看。”张良不仅说话,还伸手去抓,司马懿被成功隔着被子抓了一把屁股,司马懿差点就要跳起来,可是得忍着,莫名觉得自己像一个害怕被抓的奸夫。
“别碰我被子。”诸葛亮假装凶着一张脸,连忙拎开张良的手,顺便抓着被角,再往内塞了塞。
“怎么了摸下被子而已这么小气。”
“因为我不高兴了。”
“怎么了去一趟而已,行吧这次不留你到最后,你陪夫子讲完话后就自己去玩吧。”
“真的?”
“嗯,不骗你。”
“那还不错。”
“我还有事情忙,我先走了。”
“嗯。”
直到听见关门声,诸葛亮才掀起被子,看着司马懿凌乱的头发和憋得发红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司马懿….”
司马懿这个时候在看着诸葛亮柜子里的书,诸葛亮一大早就出去了,临走前叮嘱了好久不要乱走,然后给司马懿塞上几本书。
身后窜出一个人影,司马懿眼皮都没抬一下,因为他知道诸葛亮回来了。
“今天好累啊。”诸葛亮恨不得整个人都躺在地上,可是他今天特意给司马懿带了东西,是在典礼上别人送他的。
“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不猜。”
“无聊。”
诸葛亮抽走了司马懿手上的书本,举起手中的一袋海虾,“走吧,我们去温泉那边,你不是要吃熟食吗?”司马懿看着暖灯下诸葛亮的脸,他突然觉得自己心底有什么东西在变化。

司马懿觉得诸葛亮有点不对劲,不是说诸葛亮有什么奇怪心思,而是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似乎有些糟糕,最早察觉是诸葛亮一次提前回家。
司马懿虽然嘴上讲着嫌弃的话语,但这并不代表不喜欢诸葛亮表现出来的亲昵之意,比如回来便直奔卧室,凑到身边去瞧自己在看什么书,偶尔抱怨或者分享一下,在学校遇到了什么事,然后又笑着拿出刚送到手里的好东西,像一个口袋里藏着几颗糖的孩子,要跟同伴分着一起吃。
司马懿也在这些日子里,总算明白那个叫夫子的人鱼族长老是有多偏爱诸葛亮,时不时就见他抱着东西回来,有武器,有摆件,有衣服,更别说最好的食物,根据诸葛亮的话来说,这些东西大半是夫子给的,只要他一开口没有要不到的。

他总是这么高傲而又神采奕奕。
只是这一次他早早回家,还是有其他人鱼背着他回来的,当时司马懿正看着诸葛亮挂在墙上的画,回头就看见一条深紫色尾巴、带着两个耳坠的人鱼背着诸葛亮回来,身边还跟着一条金色的人鱼。
只是因为他们顾着照顾诸葛亮怕他摔下去而一直回头看,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房内的司马懿。

那时司马懿只得钻进衣柜里,透过底下的缝隙看外面的情况。他们扶着诸葛亮到床上“来,亮亮,快吃药。”
诸葛亮接过一颗红色的药丸就往下吞,同时金色人鱼将被子严严实实的盖在诸葛亮身上,还习惯性的伸手揉了两把对方的头发,“好好休息,第一次总会这样的。”
“对,大概就两个星期,药都给你准备好了,记得按时吃。”
“要不要我留下来陪你?”
“不用啊,那你睡觉吧,晚餐会有人给你送来。”
“那我们先走了哦。”
直到确认那两人已走远,司马懿才放心走出来。
“这么聪明会自己躲啊?”诸葛亮抬首看他,只是连起身都没有,脸上是掩盖不住的虚弱,如同一株萎靡下去的绿苗,无精打采的挨在枕头上。
“司马懿。”诸葛亮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现在族里活动已经结束了,那条路也不会有人再去,我明早就送你走。”
“你不舒服吗?生病了?”
“不是,我没事。”

没事才有鬼,司马懿这一晚第一次被诸葛亮赶到床外睡,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娇贵身子在地上铺张软被也照样舒舒服服的,只是他知道诸葛亮真的难受了,整晚在床上翻来覆去根本没有入眠。
司马懿也睡不着,他在反复反思自己是不是疯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担心诸葛亮,甚至还有些不舍,还有其他…
他躺在角落,眼睛一直盯着诸葛亮晃动的尾巴。

不知道过了多久,诸葛亮坐了起来,然后点了一盏小小的灯出去了,但很快他又返回来,悄悄地打开衣柜裹上一件厚重的大衣。
紧接着他来到司马懿身边,“醒醒。”
司马懿根本就没睡着过,诸葛亮一抓他的手臂便坐了起来,“走吧,现在很早,没人会发现。”

一路上只有一盏小小的幽幽亮着的灯,诸葛亮让司马懿抓着自己的手臂,两个人慢慢地往上游,一路上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司马懿只看见被灯光映照的诸葛亮的侧脸,俊美而又精致,发丝在不断地漂浮。
“上去之后就是礁石群,那里连着岸,我不知道你住哪,那个地方你能回家吗?”
“嗯。”
“你走吧。”诸葛亮裹紧了身上的厚外套,抬头就看见淡光,司马懿只需向上游一会就可以上岸离开海洋。
“你到底怎么了?”司马懿见着诸葛亮越来越奇怪的样子,平时都见他在房间里窜来窜去,现在的诸葛亮满脸通红,双手扣着衣领包得严实,还能发现他时不时在抖。
“不是…”诸葛亮摇摇头,尾巴轻轻地推司马懿向前游,“你快回去吧。”
司马懿盯着他半晌,伸手揽上诸葛亮的腰,他第一次这样做,他心中有点想谴责自己,可的确又存有某种心思。
“我想你送我到上方。”
诸葛亮没有任何的迟疑,或者也想是好好道别一番。
他帮忙推着司马懿上了岸,现在还很早,诸葛亮赶回来还来得及。

诸葛亮双臂攀在礁石上,头发滴着水贴在耳边,他静静地看着司马懿,最后从口袋里掏出几颗赤色珍珠塞到司马懿的手里,这些的价值足够司马懿衣食无忧好长一段日子。“给你的。”
“你要走了吗?”
“嗯。”诸葛亮的一只手已经重新放回水里,转身便要离去。
司马懿突然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力气之大把肌肤捏出几个红色的指饮,声音压得接近沙哑。“别走。”
他另一手也钳上诸葛亮的胸侧,在诸葛亮不知所措又有点惊慌的情况下,将人鱼整个提起来抱离开了海面,推在身下。

评论(8)

热度(180)

  1. 心無外物ゼン_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