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懿亮】柔情蜜意

司马懿x诸葛亮
⚠️双性转!!!两个都是女孩子!!!没有原因!!!仅仅是我无聊想这样罢了!!!女孩子有什么你懂的!!!
⚠️就是两个人日常
⚠️随便写的,随便看看吧很短,雷者自避谢谢!!
—————————————————————


诸葛亮不想上明天的课,她看着书桌上贴着的课表,不禁眉头紧锁。
明天是星期四,有一节游泳课…

收拾好明日的课本,诸葛亮顺便去了阳台,把晾了很久的泳衣收下,整整齐齐地放好坐在床上开始折叠,连带着明天要用的东西包括泳镜毛巾等等,然后将那些东西一并塞进透明的果冻包里。

腰间揽上一只手,隔着纯棉睡裙,一下一下地摸着诸葛亮的肚子。
“打完游戏了?”
“嗯。”
那只手接着便是极其不安分地挑起裙摆,修长的手指顺着大腿侧一路向上,在快要被掀起裙子的时候,诸葛亮也及时地拍掉了那只作乱的手,瞪了身后的黑发女生一眼。
“又想掀我裙子!”
司马懿也不应她,只是嘴角微微勾起,显然是心情很好。
“策划案写完了?会长大人。”
“写完了啊,明天交给夫子看下就好了。”

司马懿和诸葛亮是宿友,两人住在一个双人宿舍,平日里宿舍里两人相处和谐从没有过矛盾,诸葛热爱学习是学院的天才学霸,加上又是学生会的会长,平日挺忙的每晚除了学习还有捣鼓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司马懿无官一身轻,做好该做的便拎起手机往床上一躺,开始打起了游戏。
她打游戏向来不出声,偶尔遇到比较棘手的情况才会不耐烦地啧一声,与诸葛亮互不打扰。
等到诸葛亮弄好了东西关了灯,两个人躺一起说些悄悄话,然后再抱着一起睡觉。

其实她俩人还有一层关系——恋人。

在别人眼里她们气质根本不搭,诸葛亮学习极好,长得也漂亮,家里条件又好,是学院里公认的大众女神。
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为闪耀的存在,仰慕和追求她的人能从校门口一直排到后山。
司马懿其实也不赖,成绩前五还是有的,长相还带着点英气,但就是总爱黑着一张脸一声不吭,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看不惯的东西直言不讳直接怼,别的人都不敢随便招惹她。当然最出名的还是徒手将一个试图骚扰诸葛亮的男生丢下楼梯口,在所有人的面前抱着臂,冷眼说了一句,滚。

偏偏就是她能跟诸葛亮亲近得不得了,无论是吃饭还是还是上课再或者是图书馆,从没见过两人会分开走。
不过司马懿也根本不会在意别人怎么想,再怎么样他们也不可能像自己这样可以如此接近诸葛亮。

诸葛亮正躺在床上背对司马懿亮着手机看东西,司马懿靠过去环上对方的腰,腿也毫不客气地搭在诸葛亮的大腿上,或者说更像是把人锁在怀里。
然后把脑袋埋在那截裸露的白皙的颈部肌肤上,一股子的沐浴露薄荷味,还夹着一股淡淡的花香。
但这味道对于司马懿来说有点难以言喻。按诸葛亮的话来讲,这是某个大品牌新出的新春限定樱花味身体乳,当时诸葛亮还非常高兴地抱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回来,夸赞那个内部工作人员很懂事,给自己打电话过来问自己要不要因为特意留了两瓶。
但司马懿实在不喜欢那个味道,她更喜欢诸葛亮原本那个奶味,香喷喷的又好闻。

“干嘛…”被亲吻后颈实在有些发痒,诸葛亮下意识地往下缩了缩,然而下一刻司马懿便一手抓上了诸葛亮的胸脯。
里面没穿内衣,软绵绵的手感极好。
诸葛亮身体一僵瞬间便红了脸,抓着司马懿的手臂想要扯开,但力气哪里能跟曾经是运动员的司马懿比,借着体位死死将诸葛亮压在身上。
“司马懿!!”这个部位敏感得不行,两团肉被身上的人肆意揉搓,拇指和食指还有意无意地往某处捏。
“呜!”诸葛亮不断地扭动身体要躲避,然后又被翻过身给结结实实地吻上几遭,手更是没停,她知道诸葛亮这地方是多碰不得。

待到司马懿松手了诸葛亮的嘴唇裹着一层水光也不知道是谁的津液,面颊绯红,胸前扣子早在方才被扯开好几个,露出大片的肌肤。
而这时司马懿又变了个样,乖乖地帮诸葛亮扣好纽扣,再送上一个晚安吻俨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诸葛亮抿着唇,干脆将被子全抱了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脑袋,最后还是不甘心地伸出手掐了一把司马懿的手臂。

诸葛亮高挑且瘦,长腿细腰的,司马懿就经常说她这个身板迟早会被人扛起来拐走,然后露出自己日夜锻炼的肌肉带着点炫耀的感觉。
可诸葛亮胸发育得特别好,饱满高挺,形状姣好,在衣服上撑起完美的弧度,司马懿这方面倒不会吝啬赞美,豆腐她可没少吃,就比如刚才。
可是诸葛亮很烦这个事情,还小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发育似乎比别人快了点,有时会有别的人开这个玩笑,哪怕不是恶意的也感到不舒服。
渐渐地也有男生投来的奇怪的目光,哪怕他们已经很收敛了诸葛亮还是能感受到。
游泳课不允许穿太过花哨的泳衣,紧紧贴着胸部也没装饰掩盖,诸葛亮每次都觉得十分难堪,更被说会喜欢上游泳课。

“睡吧,别不高兴了。要不说来那个请假呗。”
“不了,上次已经逃过一次了。”
诸葛亮轻轻叹了一口气,还是松口让司马懿钻回了被窝里。
司马懿凑过去再啄了两口对方的唇,揽在怀里的同时也将诸葛亮的手臂放到自己肩上,她们两个人当然还没睡,还要再说一会话,就比如讨论一下庄周老师养的鲲到底吃不吃水果。


“起来了懒猪。”司马懿洗漱完毕才发现方才穿着衣服的诸葛亮又重新躺回床上想睡回笼觉,窝在被子上懒洋洋的,连衬衫的扣子都没扣好,中间扯开一大个口子,粉色蕾丝的,诸葛亮在这方面少女心极重。
熟练地帮她扣好顺带拎起一个小扣针别在纽扣之间。
“唔…”诸葛亮还是闭着眼睛,没有一点想要醒来的意思。
司马懿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帮对方整理好衣服后,顺便直接掀起诸葛亮的百褶裙,看看她有没有穿安全裤,看见白色的裹着大腿的布料才安心。
这事情司马懿比谁都看重,入秋风大,司马懿不喜欢穿裙子就一条运动裤倒无所谓,只是她已经见诸葛亮无数次被风吹得掀起裙子,然后慌张地往下按,这种春光泄露的事情司马懿绝对不会容忍,还破了她不喜欢逛街的例当晚就主动揪着诸葛亮去商场买了好几条小裤子。

“还不起来?”司马懿直接掐了一把诸葛亮的腰,“要不我给你化妆?”
说罢诸葛亮立刻睁开了眼,什么事都好说,但千万不能让司马懿给自己化妆,诸葛亮以前就吃过教训,因为偷懒再加上带着点撒娇的意味,让司马懿给自己化妆。
她永远都忘不了司马懿给自己涂的深紫色眼影,当她拿起镜子的时候真的惊呆了,眼睛仿佛被人打肿了一样不说,也抹不均匀就是糊在眼皮上。
然后诸葛亮不得不卸下重新来,也是第一次上课迟到了。

等诸葛亮打扮完了司马懿早就弄好了一直在等,她歪着身体靠在沙发上玩手机,手上已经挽着诸葛亮和她自己的包准备随时出发。
“走吧。”诸葛亮走近拉了拉对方的衣角,司马懿便将手机塞进口袋里,两个袋子往肩上一拉便站起来,然后习惯性地揽上诸葛亮的腰走出宿舍。
“我想吃肉包子。”诸葛亮莫名其妙地就来了一句,“我昨晚梦见吃肉包子了好好吃啊。”
“难怪你昨晚无端端咬我一口。”
“我没有咬你啊。”
“有。”
“你无不无聊啊,我怎么可能会咬到你。”
“你自己看。”司马懿稍微弯身指了指自己的脸,“昨晚被你咬的,牙齿印都还在。”
诸葛亮凑近一看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的唯有飘着几根扎不起的发丝,司马懿当然也只是在开玩笑,趁诸葛亮靠近的时候掐着下巴又亲了一口。
“司马懿你变了。”诸葛亮抬眸瞪了对方一眼,“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谁教你的。”
“自学成才。”

诸葛亮如愿地买到了肉包子,不是早课因此饭堂少了很多人,司马懿坐在她对面挑着面条,目光瞥到诸葛亮吃了两个包子后就放下筷子。
“再吃点。”伸手指了指剩下那个包,“瘦不死你了。”
“不吃了,饱了。我特意给你留的呢。”
说罢还将蒸笼向前推了推,掏出口红和小镜子就要开始补唇妆。
“一会游泳课你还补口红?”
“不给啊。”
“红得像个吃小孩的了。”
“真的吗?真的太红了吗?”
“是的,不过我可以帮你分担一些。”

“行了赶紧换衣服吧没人会看你。”司马懿无奈地举着毛巾围着蹲在角落的诸葛亮,每次游泳课换衣服就扭扭捏捏地死活不肯脱。
诸葛亮解开了衣扣露出肩膀,顺带把毛巾又拉高了些挡住对方的眼睛,“你不许偷看。”
“啧。”司马懿没好气地白了一眼,“你浑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

这一次依旧是司马懿和诸葛亮两个人最后出来,诸葛亮裹着一条纯白色的大毛巾不情不愿地走出来,躲在司马懿身后非常懒散地做着热身运动。她还特意带了手机来玩,就包在毛巾里,用塑料袋装着,留到一会找个角落躲着玩度过这样一堂课。
司马懿一向热爱运动,放心地看着诸葛亮躲在角落抱着手机玩自己的,怀里抱着个泳圈。
整理泳帽拉下泳镜后,“乖乖呆好,我游两圈就回来。”
诸葛亮头也没抬,只是嗯了一声,眼睛就盯着手机屏幕,上面全是最新款的化妆品,花花绿绿的包装和在司马懿眼里根本没有任何不一样的色号,司马懿就知道往后一段日子诸葛亮又要不停地收快递了。

运动的感觉不是一般的畅快,司马懿游了个来回后在对面稍作休息,顺便去瞧瞧躲在角落的诸葛亮,这个人的真的,懒得像只只会晒太阳的猫。
但这一次司马懿发现不对劲,她远远地就看见,诸葛亮靠在泳池边缘没看见身后的情况,不知道是太入迷了还是怎么样连后面站着三个男生也不知道。
而那几个人,笑嘻嘻地站在后面,时不时低头往下望。

妈的,司马懿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立刻攀着池壁直接翻身上去,过去的路上还顺手捡了个泳板,还没等对面反应过来,司马懿反手将泳板摔到一个人的脸上,随即一脚把另一个人直接踹进泳池。
“啊!!”那人一头便栽进水里,他的同伴有个眼镜都被打掉了,剩下一个人站在跟前不知所措。
场面顿时变得混乱,不少人被声响吸引了过来, 诸葛亮也被隔壁泳道突然掉下的人吓得收起了手机,抬头就看见了怒火冲天的司马懿,就站在旁边双手握拳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她本想发作,只是低头就看见诸葛亮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很疑惑地望了望盛怒的司马懿,又瞧了瞧狼狈地爬出泳池的男生和另一个人被打倒在地捂着腿的。
她还是不想让诸葛亮知道,毕竟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坏心情。

“道歉,不然我一会就去找夫子。”“
哎?发生了什么?”
司马懿很少会说直接找夫子这么严重。
众目睽睽之下那三个男生低着头一个劲地道歉,又哀求司马懿不要去找夫子,谁不知道诸葛亮的夫子最疼爱的,要是被知道了可能就是直接退学了。“对不起…我们错了…对不起求求你…”司马懿眯着眼,最后还是叫他们滚了。

“你干嘛啊。”诸葛亮被司马懿抱在怀里时依旧弄不明白司马懿为什么要生气,只是在司马懿皱着眉头不耐烦地拉自己的领子时下意识地以为司马懿又想在泳池里动手动脚。
司马懿让诸葛亮对面着自己坐在大腿上,沉默了许久手一直在轻轻抚摸诸葛亮的肌肤,“明天我们去买件新泳衣。”
“嗯?”诸葛亮不禁睁大了眼睛,“你竟然会想着买新东西?”
“跟你学的。”
“好啊你知不知道你每次逛街都没有兴趣的样子真的气死我了,怎么了突然转性了?”叨叨絮絮地又开始聊起来。
司马懿双手挪到诸葛亮的腰侧,时不时揉两把,满脑子都要找到一件能把诸葛亮上胸裹严实的泳衣,现在这个也太窄太小了,方才特意向下望了眼,弧度和沟壑一览无余,而诸葛亮还浑然不知。

“你到底怎么了?”诸葛亮捏了捏司马懿的脸,强行捏出一个别扭的笑容来,“对了,我想养一只猫。”
司马懿微微蹙眉,“哪来的猫。养你一个都够了。”
“张良学姐的猫生了小猫,说可以送我一只,好可爱的,养嘛。”
“谁照顾它?”
“我啊。”
“你?”司马懿莫名有些想笑,让诸葛亮照顾小动物,她觉得这小猫怕是造了孽了。
“可以的啊,我会好好照顾它的,我刚已经已经下了订单了,什么都买好了。”
“那你还问我干嘛。”果然这么乖来询问自己意见的诸葛亮是不可能的,明显是告诉一声罢了。诸葛亮没回答她,反而笑眯眯地主动凑过去亲吻对方的嘴角,留下一个艳红的唇印。
“行吧。”司马懿似笑非笑地叹了一口气,拥着诸葛亮让她枕在自己肩上。
“到时我们毕业了…我就搬家跟你一起在外面住,带上它,或者我以后再养多只暹罗。”
未来的事情,司马懿反而不知道怎么回答,可是她内心又是无比地期待,期待她们两个人的以后。

手突然摸到诸葛亮湿漉漉的发尾,探过去一看诸葛亮束着头发的发带散了一截,泡在水里好一段时间了。
“你头发。”司马懿捧起那缕被泡的粘在一起的发丝。
“啊…”诸葛亮的表情瞬间委屈到了极点,“我昨天才洗的头…”她对头发的护理一直都较真,有时在浴室弄个一个多小时不是问题,但效果的确又很好,司马懿可是爱极了诸葛亮那一头香香的柔软顺滑的发丝,握在手里仿佛上好的绸缎。
“没事,今晚再洗。”忽然扣着诸葛亮的下巴,用拇指揣摩略单薄的下唇,“我们一起洗。”

评论(2)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