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懿亮】渎(上)

司马懿x诸葛亮
⚠️恶魔懿x转世祭司亮,
⚠️稍微带点迷信
⚠️下篇是肉,这里懿哥就后面才出现,本来想写pwp的呜呜呜
⚠️莫及人鱼篇我在写了呜呜呜

可能ooc,很短就三千字,随便看看吧
———————————————————

诸葛亮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作为最年轻的祭司,在夫子长老的偏爱与庇护下,他可以说是前程无限光明,不少人都认为将来诸葛亮会取代无能的贵族子弟,成为帝国最年轻的大祭司,受万人敬仰。

诸葛亮从小就住在夫子家中,会经常帮忙处理一些文件,这一次他发现南境城市出现非常的疫病,那一本本触目惊心的感染人数让诸葛亮日夜难安,虽说暂时没有出现死亡的状况,但是听说病人们发病时都痛苦万分痛不欲生。

在夫子强烈的反对下诸葛亮依旧坚持要去那个疾病和贫穷横行的地方。
“我才不相信那是个被恶魔诅咒的地方,我可以处理好!”
最后还略带赌气地跟夫子争吵,“如果我当祭司仅仅是站在祭台上而丝毫不关心底下的人民,那我跟那些人有什么区别?”

看着诸葛亮烛光下俊美而坚定的眉眼,夫子沉默许久最终还是同意了,但自然不会完全放心让诸葛亮一个人前往,派了一队伍的人跟随。

去往南境的路途遥远而艰辛,诸葛亮去到之后都瘦了一整圈。
他几乎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捐卖出去以交换当地百姓能用的物资,采药探病,主持各种各样的祭司活动,事事亲力亲为,一切似乎都在变好。

诸葛亮抱起一个相比之前已经好了许多的孩子,现在孩子已经能下床跑动了,会从野外摘下几朵花,亲昵地跑到诸葛亮跟前笑着喊诸葛哥哥。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说夜里梦见了神,神告知他诸葛亮是恶魔手中逃走的祭品,正是因为他的到来才会让恶魔破坏这地方带来疾病。不要相信诸葛亮说的任何一句话。
整个氛围阴深恐怖,梦里是让人感到窒息的恐惧,他面对着阳光,却感觉到后背的阴影处暗流涌动,一双血红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

一开始诸葛亮不以为然只觉得是那人病德太重了开始胡言乱语。

但惊悚的是越来越多人也说梦见了一样的梦境,就连身边的护卫也承认收到这个所谓神的警示。

疾病再度排山倒海般袭来,人民病得更加严重,就连诸葛亮身边的人也一一病倒,所有人都不同程度地感染,却唯独诸葛亮没有任何事情,整个城市都陷入恐慌和愤怒之中。

从高贵仁慈的祭司瞬间变成众矢之的,以前所有的努力和善心皆被无视和忽略,他们义愤填膺地要求处决诸葛亮,只需将他重新献祭给恶魔,或者就可以解决现状。

诸葛亮百口莫辩,世间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梦里的警告一样,场景和面向阳光的窗户的细节都被他们描绘得清晰无比一模一样,渐渐诸葛亮仅剩的几个相信他的人也开始动摇,在求生欲和氛围的影响下,护卫甚至放弃坚持保护他。

诸葛亮孤立无援,他没有办法独自逃离这个地方,写给夫子的信也不可能如此快速地寄到。
就在一个乌云蔽月的夜晚,诸葛亮被闯进来的当地人绑走。

这真是一件可笑的事情,一向象征圣洁主持祭祀的祭司此刻却成为了恶魔的祭品。

诸葛亮沐浴后没有任何衣服可穿,只套着他带来的那件精致布满刺绣的长袍,这本是他最为自豪的夫子亲手送给他的祭司礼服。

祭祀的那天终于到来,诸葛亮双手手腕被麻绳捆在胸前,赤足被推到了祭台中央。
这一天很冷,冷风疯狂地灌入他的长袍掀起裙摆。

诸葛亮就站在高台上,低头就看见乌泱泱的人群,哪怕病重得最厉害连路都走不了的老人们,今天也特意过来坐在角落。
众人的眼神有惋惜、有不解但更多的是愤怒,他们就想见证这个时刻,只要诸葛亮被献祭就能得到恶魔的原谅,他们的疾病便会痊愈。

诸葛亮踩上了阶梯,足下是柔软的布料,祭台虽然简陋,但确是他们能做的所有努力。
而踩在脚底的正是诸葛亮送他们用来冬日渡寒的昂贵的绒料。

背后又被粗暴地推了几下,诸葛亮踉跄着向前走了几步,高台有个凹坑,四边铺满易燃的枯枝,而身旁的男子高举火把,焰火的热浪源源不断地向前涌。

诸葛亮是被丢进去的。

紧接着火把就径直丢在身旁,火瞬间蔓延四周,火舌一下便窜起来,枯枝伴着浓烟“噼里啪啦”地燃烧德更旺。

诸葛亮的泪水开始控住不住地往下流,泪痕布满他这张漂亮的脸蛋,不知道是被烟刺痛了眼睛还是悲伤。

自己很快就要命丧于此了。

后悔来到这里吗?诸葛亮忍不住问自己,可是已经没有可以选择的了,飘起的火星沾到他的衣尾灼出一个小洞。

诸葛亮缩成一团。
他突然觉得好困,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竟然是直接就昏迷了过去。

与此同时这片天突然变得漆黑一片,明明是阳光正烈的中午,现在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风越来越大,卷得挂起的旗子呼呼作响,冻得仿佛瞬间堕入冰窟,唯有高台的烈火成为此刻唯一的光源。

人们开始躁动不安,妇孺慌张地相互拥抱躲藏,警惕地盯着高台的情况,而男人们则是高声诅咒这个带来祸害的人。

火焰已经将诸葛亮完全包裹。

可下一秒火焰忽然熄灭,没有任何的工具和水,就像掐灭了一根小蜡烛一般简单,他们惊呼着发出尖叫,一道红光从天而降直击祭台,很快又消失不见。

天空逐渐恢复光明,他们发现祭台上的诸葛亮不见了。

恶魔带走了他的祭品。
可是他们的病症并没有消失。

诸葛亮醒来的时候觉得手脚都是麻的,自己死了吗…

环顾四周却发现自己身处空旷的神殿,正中央就矗立着硕大的大理石女神像,手中握着长剑裙摆飞扬,目视前方,幽光打在她的肌理上,一如既往地让人崇敬。

自己是才被丢进火坑里吗?长袍尾部有一个被灼烧的小洞,告诉他方才的一切是真实发生的,可是为什么又来到了这里?

“二十年没见,你还是个蠢货,一点也没变。”

耳畔响起低沉的男声,诸葛亮惊得抬头,一道道黑影逐渐汇聚,然后一个英俊高大的男子站在跟前,他身穿白色长袍,一头乌黑的长发,却给人一种极度压迫的感觉。
他脸上还带着明显的嘲讽,垂眼看着还撑坐在地上的诸葛亮,“你还是这么喜欢帮助那群愚蠢又贪婪的人类。”

诸葛亮稍微打量了跟前的人,他今年才刚满二十岁,怎么就变成了二十年没见了?自己与这个人根本不认识。
跟前的人还在说话,“当年你就是被他们出卖而死的,我故意让他们所有人备受折磨,你却又自己跑回去,蠢货,他们早就无药可救。”

诸葛亮实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眼珠子不安地左右转动,最后还是试探地小声地问,“你是谁?”

肉眼可见对方的神情凝固了一般,很快原本冷静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他突然弯身扣住诸葛亮的胳膊强行将人拉起,一手掐着诸葛亮的下巴逼迫他与自己对视,咬牙切齿地,“你不记得我了?”

诸葛亮的下颚被他掐得生疼,细长的眉毛紧紧皱着,“我不认识你呀。”

注意到对方眼底一闪而过的悲伤,可是又不太确定。
“果然…”
扣着下巴的手依旧没有松开,诸葛亮能感受到他灼热的眼神扫过自己的脸庞,好像在审视什么珍宝。
“你果然什么都忘了,不觉得很讽刺吗,当年就是他们害死的你,你现在却成为了祭司,成为那群蠢货的信仰。不过他们一向没有良心,如果我不救你,你又要被他们再烧死一次。”

拇指按上了诸葛亮的唇,因为没有进水而干燥无比,“他们的病是我给,这是他们罪有应得,可偏偏你却跑来了,那我只好再给他们一个所谓的梦。”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呵,给单纯的祭司大人一个教训不也很好玩吗?”

诸葛亮抿着唇沉默不语,他莫名觉得自己像被戏耍了一番。

“知道吗?”男人的脸越凑越近,温热气息全洒在耳畔,“我看着你长大,每次见你穿上礼服,我都想直接将你扒光。”
暧昧的语气让诸葛亮僵了身子,冰蓝的双眸不由得睁大。
“不过你的确穿得很好看,圣洁干净,没有人可以与你的光彩比拟,多少人为你着迷。我就经常在想,这样的你吃起来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

“放开…放开唔!”
意识到危险已经晚了,直接被压倒在地,一道黑影竟能化为实物紧紧束缚诸葛亮的手腕,不像麻绳那样粗糙得磨损他的肌肤,可以说是没有任何触感,却能让人动弹不得。

直接勾起诸葛亮的腿挂在肩上,弯身就将人完完全全禁锢在身下。
“享用我自己的祭品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嗯?诸葛,或许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司马懿。”


评论(13)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