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叛逆(?)

无聊二十分钟的产物,瞎几把乱写
可以当作《叛逆》的后后后续。
ABO设定三个孩子——赵统赵广诸葛果
可能ooc随便看看
——————————————————

赵云是在后院的花房找到诸葛亮的,诸葛亮每天起来洗漱完后,涂了脸之后就立刻跑出做瑜伽,精致得不能再精致了。
不过赵云也已经习惯了,诸葛亮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一个出了名的精致boy,修长的双腿,伸个懒腰露出那一截腰都比女孩子细。加上皮肤异常的白皙和光滑,平时拍照的时候哪怕是毕业照丢人堆里也是能一眼就能注意到的存在。当然这些除了天生的因素,也少不了诸葛亮平日的保养。

赵云记得最清楚的了,那个时候他和诸葛亮一起居住,每天洗完澡就能看见诸葛亮头上别着个有兔子耳朵的发箍,将稍长的头发收起,然后就坐在梳妆台前捣腾着他的瓶瓶罐罐,一会又把水拍脸上一会又涂膏状的东西,有时还要用些仪器。
赵云一向都不懂,唯一接触就是诸葛亮不小心倒多了的时候,就是随手抹给赵云,其实这也没什么,只是涂了脸之后诸葛亮就不给赵云亲,赵云几乎都要与护肤品为敌了。
赵云还记得诸葛亮是个离了防晒会死星人,哪怕出门那个东西也要涂防晒,自己那时最喜欢打球,跟一帮朋友在午日热辣辣的太阳系下打得特别欢,结果很快就黑得跟碳似的,被诸葛亮嫌弃了好久,说看着他的样子都不想承认这是自己男友,于是赵云只好也学着涂防晒。
顺便诸葛亮从小身体不是很好,激烈的篮球足球那些运动实在不适合他,于是诸葛亮就跑去练瑜伽,练得身体柔软而又不失线条,还有专业的老师辅导,赵云就看着诸葛亮在垫子上扭着各种姿势,心都快痒死了,当然后来也没少便宜他。

“好了好了我美丽的老婆大人。”赵云把人领回屋内,“快点吃早餐。”
说完又开始折腾桌上的东西——还有东西要给诸葛亮准备。
赵云将一堆水果和蔬菜丢到搅汁机里,很快便倒出一杯发紫的饮料,诸葛亮接了过去就开始喝。
“这玩意真的能喝吗?”赵云看着诸葛亮面不改色地往下咽。
“还好?酸酸甜甜的。”诸葛亮回答了几句,又开始继续抿。
“为什么要喝啊?”赵云洗了下手后环住了诸葛亮的腰。诸葛亮把最后一口喝完,“不喝也得喝,这个有利于抗氧化的,我可不想满脸皱纹的。你看。”诸葛亮指了指自己的眼角,“我这里有皱纹了已经。”
“好了别乱说。“赵云直接俯身亲了一口,“没有皱纹,还是很漂亮。”
“大哥我都快四十岁了。”诸葛亮戳了戳赵云的胸肌,示意他不用说这些安慰自己,“你也是。”伸手掐着赵云的脸,“鱼尾纹超明显了,叫你涂东西又不肯。”

诸葛亮舔了舔唇看了一会,很快转身后跑回了房间。等到赵云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他躺在床上双腿夹着被子,白皙的肌肤在黑色的被子上异常的养眼。
“又睡?”赵云嘴上是疑问的话语,可自然也跟着睡上床,伸手就抱上诸葛亮的腰,身躯贴得紧紧的。
“嗯走开。”诸葛亮抬腿去踹他,“热死了。”赵云只是笑笑,抓着诸葛亮的脚踝搭在自己的大腿上。
“在看什么?”很少见诸葛亮会这么聚精会神地看手机上的东西,赵云的手指还在抚摸对方脚踝上的肌肤。
“你看。”诸葛亮把手机递给了赵云,似乎不是很高兴还很担忧的样子。“你看看这个文章。”
赵云拿过来一看,原来是写一篇关于留学生抑郁的事情,有几个案例都是自杀的了。赵云看着诸葛亮皱着眉,就知道他又在担心孩子的事情,两个儿子都在国外求学,诸葛亮在送走他们的时候还哭了好久。
“他们经常跟我们视频,看起来也没事啊。”
“说不定他们只是不说。”
“好了别乱想了。”赵云还是忍不住去抱着诸葛亮,诸葛亮稍稍挣扎了几下,但还是随他搂着。“小统今年都二十二岁了吧,说不定在国外都有伴侣了,还背着我们偷偷也养了个孩子。你看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都当父亲了,或者他也可以努力一下哈哈哈哈。”
“你还好说!”提起这茬诸葛亮白了他一眼,“现在想起来,我当年真的是亏死了。”
“怎么会啊。”赵云把脑袋埋在诸葛亮的胸前蹭,栗色的发丝弄得诸葛亮的下巴好痒。
“你哄几句就被骗走了,我当初怎么这么傻。”
“不许反悔。”赵云抱得更紧,好像生怕诸葛亮真的会跑了似的,“我凭本事追的你。”

“时间过得真快啊。”诸葛亮勉强挣脱一点,伸手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玻璃相框,上面是一张全家的合照,算是年代比较久远的了,好像是诸葛果两岁的时候拍的,那时赵统和赵广还小,都还上着小学。
照片里两个儿子站在赵云跟前,而诸葛亮则抱着女儿。诸葛亮伸手摸了摸几个孩子的脸,“总觉得他们还很小,我还记得他们刚出生时候的样子。皱巴巴的,又爱哭…再大一点就开始调皮了。你还记得吗?”
“我当然记得。”赵云接过相框看了看,“赵统最麻烦的就是睡觉,什么都好,就是精力太充沛了都要困死了他还要闹,我怀疑我现在腰痛都是他当年一脚给我踩的。”
说起来也是赵统太皮了,晚上躺在父母中间也不睡觉,诸葛亮喜欢试过偏软的床,于是也便宜了这小子当弹床玩,于是在一个晚上,他在床上蹦的时候,一下子跳上了赵云的腰,成功让父亲发出一声惨叫。
“你算了吧还不是你之前要跟韩信打球扭到腰了,怎么怪我儿子头上。”
“这也算了,还是赵广这个挑食鬼,什么都不吃瘦得跟个猴似的,我那时以为他胃有问题,上网查说得严重到要切胃,我怕被你爹知道只好偷偷送去医院,路上还一直抹泪以为他要挨刀子,吓得人家司机以为我怎么了,结果检查他就是挑食而已,饿两顿就好了…烦死了,也就小果乖很多,特别听话。”

“嗯…”诸葛亮听着赵云的抱怨,“现在他们都比我高了,也就小果还在长身体,可是现在的孩子也飙得太快了吧。”
“那也是我的辛苦栽培啊。”
“那辛苦你了。”就算有保姆帮忙,其实很多时候都是赵云在上蹿下跳地忙活。
“不。”赵云摇摇头,“对比你要生他们三个,我这点辛苦算不了什么。”
“其实那段日子回想起来真的痛苦了。”赵云很快一脸深仇大恨的样子。
“为什么啊。”诸葛亮觉得奇怪,“我还记得你是很喜欢抱他们的。一个坐脖子一个抱着,我哥还偷偷说你像个耍猴的哈哈哈。”
“他们是可爱啊,养他们也不是问题,可是问题在于他们跟我抢你知道吗!”说罢赵云还不甘心地用腿夹紧了诸葛亮的小腿。
“没有吧?”诸葛亮努力回想了一下,赵云的确有很多类似的吃醋行为,最厉害的一次是诸葛亮回到家后三个孩子都不见了,原来是各自“分配”给了他们双方的父母带回家,然后两个人吃了个难得的烛光晚餐。
“还说没有?又不是没有保姆,一有事情就叫你,他们就不能自己解决一下吗?”赵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最记得的了,那一晚你连衣服都脱了,结果又把你叫过去,气死我了,我有老婆的人了,竟然要自己解决。”
“好了。”诸葛亮没好气地拍了他一下,“多大的人了,还记得这些事情。跟个傻子似的。”

“赵子龙…”
“嗯?”诸葛亮的眼睛一直盯着赵云的头发,还伸手去摸。“你有白头发了。”栗色的头发间一根白色的发丝尤为明显,诸葛亮用手揪着,“我帮你拔掉吧。”
“不要。”赵云抓住了诸葛亮的手腕,拉到唇边亲吻了一口后放在自己胸上,“我要留着它。”
“为什么啊?”诸葛亮只觉得他好笑,赵云还一本正经地回答。“因为我以前说了,我要跟你白头偕老。我白头发都没了这可怎么搞。”
“傻子。”诸葛亮轻轻拍了他一下,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容,主动在赵云的脸上落下一个吻,赵云半睁着一只眼睛看他,然后翻身压到了诸葛亮的身上,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当赵云亲吻自己的锁骨的时候诸葛亮就知道他想要什么了。
“我要睡觉…”诸葛亮临前又想逃跑,发现好像两个儿子出国再加上小女儿住学校后,赵云的精力旺盛跟以前两人还在读书的时候有得一拼。
“就一次。好不好。”赵云又是一种委屈巴巴的神情,继续不断地亲吻对方的脖子。“嗯。”算了,诸葛亮干脆搂上了赵云的脖颈,顺了他的意思。

一番云雨过后,诸葛亮是真的困得不行了,任由赵云拿纸巾稍微擦一下后,窝在床上昏昏欲睡,赵云也懒得去浴室了,把被子拉到诸葛亮的肩膀处防止他着凉,然后抱紧了人贴在自己身上。
“嗯…”诸葛亮动了动找到自己最舒服的位置,脑袋枕在赵云的手臂上,很快就睡着了。这个天气实在适合睡觉,外面阴沉沉的不断有风吹进来,赵云温柔地抚摸诸葛亮的头发,也渐渐进入梦乡。

赵云醒来的时候,似乎是黄昏了,整个房间都渡着一层温暖的金色,微风是不是拂起白纱似的的窗帘。诸葛亮还在睡,蜷成一团就喜欢往赵云怀里钻。
赵云突然这个场景好熟悉,好像是他和诸葛亮第一次外出学校活动,分房间的时候同学们都默契地给他们两个留了一间,然后那就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躺在同一张床上,那时诸葛亮和赵云也是到了牵手的地步,连亲都不给。
因此哪怕在一张床上,赵云也不能得手,只能软磨硬泡下抱着对方睡觉。
想起来赵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忍的,诸葛亮总是撩人而不自知,白皙的身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柔软的冰蓝色发丝全挂在了赵云给他枕着的手臂上,他怕冷,因此就不断地往赵云怀里钻来索取热源,要不是怕伤害到诸葛亮吓到他,赵云简直想扑上去了。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赵云盯着诸葛亮的脸,不知道是自己的滤镜问题还是他保养得当,诸葛亮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脸蛋依旧是白白嫩嫩的。
虽然之前说的是玩笑话,可是赵云每次带着妻子出去,都是既自豪又警惕的,自豪的是自己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妻子,但一旦看见有别的人偷看或者注视诸葛亮,赵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算了算了,亮亮一直都是自己的。

赵云得出这个结论后又满足地抱紧了怀里的人,狠狠地亲了一口后,诸葛亮算是被他弄醒了,“干嘛…”朦朦胧胧的声音都带着几分撒娇的感觉,揉了揉眼睛继续把脑袋埋在赵云的胸膛上。
“没事。”赵云温柔的大手扶着对方的后脑勺,手机震了几下,赵云拿起来一看,是两儿子在群里发信息,他们发了一张合照并写道,“爸妈我们考完试了,一个星期后就回来啦!”赵云笑了笑,回了一个好字,又一心一意地扑到诸葛亮身上。

真好,赵云垂眼就看见自己和妻子指间的对戒,就这样一辈子过下去吧。

————————————

赵统和赵广是一起坐飞机回国的,他们高高兴兴地告诉诸葛亮他们要回来了,顺便兄弟两还一起买了一条漂亮的项链和一些特别玩意的打算送给自己的母亲,小心翼翼地装好在盒子里背在背包上。
漫长的航行时间,他们兄弟俩靠在一起呼呼大睡,等到下飞机的时候,他们立刻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想给诸葛亮报个平安,微信震动了几下开始接收信息,一闪而过母亲好像在说话两兄弟连忙点击进去。

“我和你们爸爸去B岛度假了,你们三个回来后乖点,不许乱吃东西平时好好吃饭,还有小统和小广,照顾好妹妹,而且这里的天气跟你们那边不一样,多穿些衣服保暖…”

家庭群里一长串的都是诸葛亮叮嘱的话语,生怕他们在家会有什么差错似的。然后还有一条消息,赵云竟然临时建了个群聊,连名字都没有,就他和三个孩子。

“再见了小兔崽子们。别给我们的打电话,不然后果自负[微笑]”

评论(10)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