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别鹤孤鸾

赵云x诸葛亮
⚠️ABO设定,有孩子诸葛瞻
⚠️有一些私设和bug
⚠️误会离婚梗
有一个读者说没看过亮亮带球跑的,刚好有脑洞就顺便写了。
————————以上接受者欢迎食用————————

诸葛亮抱着一束巨大的玫瑰花,正慢慢地往前走,花大得几乎挡住了他脚下的视线,他将它们抱到餐桌旁的小桌上后,又开始张罗着布置餐具。
这栋房子里只有两个保姆,可今天诸葛亮特意让他们都放个假,然后自己跑去厨房里面烹饪。

今天是他和赵云结婚的三周年纪念日。

以往都是赵云布置的宴会,这一次诸葛亮特意提出在家他们两个人办就好,自己想亲手给赵云做一次饭。赵云很高兴地答应了,于是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诸葛亮以前独自在外求学打拼,自然是自己学习到一手好厨艺,他一边哼着歌一边用筷子搅拌着热汤里的食材,整个厨房都是浓汤的芳香。

其实他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赵云——自己终于怀孕了。

所有人都知道赵云宠爱自己的妻子到了极点的地步,然而风光无限的赵太太并不是这么好当,由于赵云是赵父的老来独子,赵父迫切地想要抱孙子,更何况赵云和诸葛亮结婚的时候已经三十多了。
诸葛亮这三年来一直都在喝各种的药,做各种的检查,甚至连民间的偏方都用了,可是三年来自己的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赵云的父母着急一直给他们施加压力,他和赵云苦不堪言还为此争吵过好几次。

但是以后都不会的了,诸葛亮的嘴角忍不住上扬,拿起来放在包里的报告,前一个星期照常的身体检查,其实诸葛亮已经不抱什么希望,就是随便看一下而已,赵云说了,哪怕真的生不了,就收养一个好了。
结果这一次医生告诉他,自己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
诸葛亮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一个月还是太小了,根本不显,但这里又确确实实地藏着一个孩子,是他和赵云爱情的结晶。
赵云知道了会怎么样呢?诸葛亮忍不住去想象赵云的表情,他拖到纪念日当天才说,就是为了给对方一个惊喜。
他一定会很高兴吧,诸葛亮知道赵云是很喜欢小孩子的,每次走在街上,他总会时不时失神地看着蹦蹦跳跳玩闹的孩子。

不知道赵云到哪了,诸葛亮见饭菜也做得差不多了,正打算打电话,突然听见了门铃声,诸葛亮擦了擦手便走了出去。
是一个快递员,他手里拿着一个扁扁的邮政袋,装文书的那种。
“先生,这是给你的。”他递给了诸葛亮。
“这么晚了还送吗?”这里位置偏僻,他不禁有点担心这个快递小哥。
“没事,而且这个文件是加急的,说好了今天要送到。”
“噢噢。”诸葛亮谢过他后,拿着它返回了屋内,借着灯光,诸葛亮看见寄件人是赵云,收件人是自己。奇怪,有东西直接给不就好了吗,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诸葛亮撕开封口的时候刮伤了手指也没发现,他突然想到是不是赵云给了什么惊喜或者礼物给自己,他高高兴兴地抽出来,两张白纸,翻转一看,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

离婚协议书。

诸葛亮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这两张纸,轻轻地拿在手里,却让诸葛亮的心沉得几乎喘不过气,在三周年纪念这个日子里,赵云提出了离婚。指尖的血染上了白色的纸张,诸葛亮慌乱地再度拿起包装看上面的地址,没有写错,是赵云寄给自己的…

诸葛亮曾经以为赵云会是他一生的良人,他们会白头偕老共度此生,然而离婚协议书都像一盆冰水,就像一记耳光,将他的感情全部践踏下去。
“啊!!”诸葛亮失态地发出一声尖叫,冲进厨房内也顾不上锅的扶手边缘还是滚烫的,拎起来把汤全部倒进了洗手盆内,汤汁立刻咕噜噜地往下流走,因为正热着还不断地向上冒烟。诸葛亮又把辛辛苦苦做的菜全部倒进了垃圾桶里,他一边倒一边抹泪,最后蹲下身子崩溃的掩面哭泣起来。


赵云灌了一口酒,呆呆地看着远方,新年,街上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不少的恋人手挽着手甜蜜地在外散步,也有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过来看一会就要开始的烟火大会。
唯有赵云落寞地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手机不断地震动,赵云低头看了眼毫不犹豫地挂掉,对面还在不断地打过来,赵云盯着半晌,还是按下了接通。
“子龙,你今年…也不回家吗?”
“不回。”
“你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我和你父亲都很想你…”
“妈,我可以过来见你,但我不想看见那个人。”
“唉你何必呢,你爸爸已经知道错了…”
“知道了然后呢?!”赵云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亮亮能回来吗!他凭什么这样做!”他的声音引起了街道的人的注意,不少人驻足看向这个似乎喝醉了酒的男人,赵云扶额弯下身,“我没和他离婚,他就是我的妻子。我至死就要找到他,等到找到他了我就回家。”
赵云知道母亲还想说什么,可他干脆直接挂掉了电话,站起身来,独自走到道路上,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寂寞的人。

烟火大会已经开始了,可是赵云已经叫了代驾送自己回家。绚丽的烟花绽放在黑夜之中,红色的亮光透过车窗印在赵云瘦削的脸庞上。
每一年都是他过来看看就走,幻想着能看见某个身影,手机屏幕再度亮起,封面是诸葛亮的照片,漂亮的容颜和灿烂的笑容,手里正抱着一只小猫,赵云就曾经说过诸葛亮就算不会画画,去当平面模特都可以养活自己。
“啊为什么偏偏这时候病啊。”诸葛亮身上盖着厚厚的的被子,床头柜旁边还放着药丸和热水,“我好想去看烟火。”
“好了。”赵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让你晚上睡觉踢被子。没事,我们明年再看。”记忆中诸葛亮还在跟自己抱怨生病去不了看烟火,他期待好久的了,而自己在旁边安慰他,将人抱在怀里。

那一晚他应该发现端倪…
如果自己早一点发现或者就能解释清楚…

赵云心里对父亲怨恨的源源不断地往上涌,气得他只觉得头痛欲裂。一向不喜欢自己喝酒的父亲破荒天说要带自己去见什么人,赵云在学校的时候算不上乖孩子经常跟一群朋友出去喝酒玩乐,酒量很好,可是他喝下后竟然觉得昏昏沉沉的,看了看时间还早,赵云只好去休息室睡一会,他是调了闹钟的,然而起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赵云当时真的懵了,那天他记得是自己和诸葛亮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他还赶着回家跟诸葛亮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结果…
他连忙跳起来打开了手机,几个电话和消息都是花店和珠宝店问他为什么还不来取货,赵云都想着接受诸葛亮的怒火了,可是却唯独没有诸葛亮的电话和消息,赵云一边收拾一边打电话,可是诸葛亮关机了。
肯定是生气了,赵云心中愧疚得要死,这么重要的日子都错过了。他急忙跑出公司就开车往家里跑,心里想着要怎么补偿才能获得妻子的原谅。

“亮亮!亮亮!”赵云赶回家时竟然空无一人,但一眼就看见餐桌上拿束鲜红鲜红的玫瑰,他跑过去看着餐桌上干干净净的餐具,抬眼看向了厨房,过去时赵云才发现厨房一片狼藉,汤汁堵在洗手盆里散发着奇怪的味道,垃圾桶里全是菜而且一看便知是之前做好的。

亮亮一定很生气了,赵云心中后悔早知道就早点回家,“亮亮,我错了,我喝了酒不小心在公司睡着了。”他一边说一边上楼打开了房门,没有人。
赵云只好去别的地方找,然而赵云翻遍了整个房子都没有找到诸葛亮,可能已经气到出去了,他想着打电话给诸葛亮以前画室里的人问他是不是去其他地方。
赵云走到客厅,看见了茶几上压着纸,赵云看了一眼,竟然是一张离婚协议书,他吓得连忙拿起来看,上面一片空白什么都没填,可是诸葛亮已经签了名字,还把戒指摘了放在一边。离婚?诸葛亮怎么能跟自己离婚!!他将协议书撕得粉碎,拽在手里丢进垃圾桶里,突然他注意到旁边那个包装,心中猛地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赵云拿起来一看,上面清楚地印着是自己寄过来的…


赵云醉醺醺地回到家中躺在床上,三年了,从诸葛亮失踪之后赵云一直尝试找他,可是赵云严重地发现自己没有联系诸葛亮家人的方式。
以前结婚的时候他就问过诸葛亮家人的事情,诸葛亮父母早逝,他一直跟着叔父长大,可是诸葛亮已经独自出来很久了,他除了每月给叔父家寄钱也没多少的联系。
“你是我身边唯一的人了。”赵云在求婚后没多久带着诸葛亮来看海的时候,诸葛亮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突然冒了这一句话,也不知道是被海风吹的还是诸葛亮想哭,赵云低头时看见他的眼眶红红的。
“怎么了。”手臂紧紧搂着对方的腰。
“你…”诸葛亮抬眼时眼中还泛着泪光,看得赵云一阵心疼,“不要辜负我,好不好,我只有你了…”
“说什么傻话。”赵云直接将对方抱起来起来,诸葛亮不得不分开双腿夹住他的腰。
“我不会辜负你的,我爱你胜过所有,如果我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地方,我就…”
“不要说不吉利的话。”诸葛亮似乎猜到对方想说什么,又连忙捂住了赵云的唇。
“别乱想。”赵云亲吻着一下诸葛亮的手心,又在脸颊上落下几个吻,“我爱你爱到极点。”这是赵云的真心话。


这些年来赵云一直都住在两人以前的房子里,他还自己投资了个小公司,从父亲那边辞职了,一直都在跟家人划清界线。
他躺在两个人曾一起度过无数个美好的夜晚的床上,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赵云抬眼就可以看见两个人挂在前方的婚照。
赵云紧紧抱着被子,他惊恐地发现,这里属于诸葛亮的气息越来越少,嗅着被子已经全然是洗衣液的人工香味。
新年了,在这个众人团聚庆祝好不热闹的日子里,赵云却孤寂地蜷在宽大的双人床上流泪。

明明相遇是如此的美好。

“赵总,你之前不是说不很想见一见那个画师吗?他从外地回来了,一会就到这边来。”赵云当时除了负责家里的生意,他还喜欢投资美术方面的,光是画廊就有好几间,这一次他一眼就相中了一张画,画中的任何一条线条都狠狠地抓紧着赵云的目光,他不止想收掉这幅画,他还想见一见这个画师。
身边的孙膑还在说关于这个画师的情况,“是个天才呢,听说还是跳级保送进的美术学院,我就说他的画一定会被人赏识的。”
赵云点点头,再次想起这个名字—诸葛亮。现在复姓并不常见,实在是一个很特别的名字。

“啊亮亮你回来了!”孙膑的声音吸引了赵云的注意,“这就是之前高价买下你的画的赵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
赵云抬眼就看见一个人,肌肤白皙又有点瘦弱的样子,冰蓝色的头发和眼睛。他有点不安和紧张地看了看赵云,刚回来怀里还抱着画板。
“你好…赵先生…”
从此赵云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诸葛亮。他这样优秀的男人也很快获得诸葛亮的心,两个迅速坠入爱河。
诸葛亮比赵云小了整整十年 ,还是一个穷学生,可是赵云并不介意,顶着家里的压力,他可以说是“声势浩大”地将诸葛亮娶进家门,没有比有一个志同道合又年轻漂亮的妻子更幸福的事情了。

赵云再一次梦见了他们刚结婚的样子,灯光下诸葛亮的眼睛如星辰般闪耀,他总是很害羞,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赵云笑着整个人压上去,亲吻对方发红的耳廓,同时双手开始不安分地伸进被子里,试图解开对方的睡衣。
“砰——砰砰——”不知是谁又在放烟花,赵云被吵醒了,自己浑身都是酒味,下身那物竟然是抬着头的,赵云勉强坐了起来,幻想着如果诸葛亮还在身边,一定会满脸嫌弃地推着自己进入浴室,赌气说着再这样就不给他上这张床了,而自己也一定会在进入浴室的时候撒谎说忘了拿衣服了让诸葛亮去拿,然后趁对方不注意的时候把人拽进浴室里一起。
“亮亮…亮亮…你去哪了啊…”接近一米九的大个子,脆弱地在偌大的房间里啜泣。


“你本来就跟我们不是门当户对的,可是子龙偏要娶你,我勉强就同意了。但令我很失望的事,你身体似乎不是很好,没有办法给我们家添丁,而且你们结婚后,子龙却越发不上进了…”最后还是那一句,“我希望你们离婚…想要多少钱?”
诸葛亮夜晚再度被这个梦惊醒,这一段记忆宛如梦魇那般缠绕在自己脑中,梦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个场景。

诸葛亮眨了眨眼,确定自己就在自己的小屋子里,身边还躺着自己的儿子诸葛瞻,他的珍宝…

诸葛亮转身轻轻揽上了孩子的身体,才三岁香香软软的。
“妈妈…”孩子突然睁开眼,转身就拼命往诸葛亮怀里钻,“怎么还没睡?”
“我想去尿尿。”
“去吧,自己去。”诸葛亮掀起被子,让儿子慢慢爬下床。诸葛瞻回来后,诸葛亮给他重新盖好被子,“来,快点睡吧。要很早起来去做飞机哦。”
“我们明天去哪?”
“去参加一个画家协会的宴会。”
“唔…我不想去。”诸葛瞻嘟着小嘴,很不情愿的样子。
“别闹了,你刘备叔叔叫我们去的,还记得刘备叔叔吗?”
“记得!他给我送了好多吃的。”
“真是个小馋猫。“诸葛亮捏了捏他的鼻子,“快点睡吧。”边说边轻轻拍孩子的背部,这样他就能更快入睡些。

诸葛亮睁着眼看着孩子白嫩的小脸蛋,其实自己也不想去什么宴会,以前也有去过,还遭遇到了性骚扰,更过分的一次一个较出名的大师摸了自己屁股,可是这里四处都是恭维他的人,诸葛亮除了吃哑巴亏别无选择。
但是这些宴会也是展现自己的必要途径之一,说不定还能遇上几个感兴趣的买家。

刘备是他画作的买家之一,曾一眼相中了自己的《水边白鹿》,卖了个好价钱那段时间诸葛亮手头充裕很多,还能给诸葛瞻买上一些好衣鞋。
刘备人很热心,他得知诸葛亮的家庭状况后,将他的画作挂在自己的画廊前头不说,还推荐给了其他人,这次还说让他过来这边的宴会一下,想必也是增加一下知名度和结识多几个人,别人一片好心诸葛亮又怎么能拒绝呢。

不过还好,诸葛亮见儿子睡了过去,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流水账,如果这次能卖多几幅画的话,就能有一笔不错的收入,记得诸葛瞻之前去逛街的时候,在橱窗看见一套很精致的衣服,可是价格不低,那时诸葛亮都拿钱交房租去了,诸葛瞻也很懂事,他只是进去看看并没有吵闹着要买,可是他这样却看得诸葛亮万分心疼,等有些钱了就当儿童节礼物送给儿子吧。

一时间还睡不着,诸葛亮顺便打开了微信看了一会,其实除了解决平常生活开销问题,他现在还急切地等待一个医生地回复。
诸葛亮最近再次去了医院打算做解除标记的手术,他做了全身的检查,正在等待医生的结果,之前生完孩子身体根本不可能支撑他做手术,那么现在呢?
医生在十二点多的时候就回复了,然而回答依旧是不允许。“诸葛先生,你的身体状况实在不允许你做解除标记的手术,你有很严重的贫血,而且…”后面一大堆都是对他身体数据的分析。
尔后医生还说,“其实我个人觉得你还是和你的前夫沟通一下吧,解除标记本身就是一个高风险手术,如果不是严重地步我们是不提倡omega这样的。如果你的婚姻情况出现问题也可以找omega保护协会进行调解…”

算了还是这样,诸葛亮关掉了手机屏幕,还调解,这有什么还调解的,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扫地出门,傻乎乎地以为爱可以支撑婚姻走下去。
诸葛亮摸着自己起着微茧的手心,心里又是一阵发酸,自己身体不好除了天生不足,自然还有他要不断辛苦工作的缘故。
平时就在画室帮忙拿一份微薄的工资,还有单亲omega的补助金。周末去当美术家教赚点钱,自己也偶尔也画画看运气好不好能不能被人看中买下。
养活自己还是够的,可是养多一个孩子就不一样了,孩子的生活费就是一大笔的开销,从出生时的奶粉尿布钱,到现在的衣物还有学前班辅导费,诸葛亮基本算是起早贪黑地工作,晚上回去还要给孩子煮饭。加上之前刚生了孩子没法工作只能能吃自己以前的积蓄,那段时间诸葛亮银行卡里的余额根本没法看。
这样劳累下去,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好的身体。
其实诸葛亮也清楚,有了孩子的话他完全可以张口问赵云他家要钱,保证足够他们两个人生活。
可是他又不愿意,从一开始就看不起自己的长辈,还有无情抛弃自己的丈夫,再问他们要一分钱,诸葛亮都觉得在折辱自己的灵魂作践自己,更何况他不想让儿子跟他们赵家扯上一点关系,儿子是自己的,那么也就让自己来养活吧。

刘备移民到了国外,他之前和诸葛亮相识都只不过是在网上无意看见的。诸葛亮坐早上的飞机,去到刘备的居住的城市时已经是夜晚了,加上路途中诸葛瞻犯困,诸葛亮要一边抱着他一边拖行李,磨蹭了许久才入住酒店里,酒店内诸葛亮伺候着这个小家伙去洗澡后才开始忙活自己的东西。
站在镜子跟前,诸葛亮觉得自己憔悴了好多,眼底下是几乎藏不住的乌青,今年自己好像才二十六岁。

二十岁时的怀着一颗炽热的心满怀幸福地嫁给了赵云,甚至放弃了跟老夫子继续深造的机会…诸葛亮看着镜中的自己,滚烫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想这些做什么呢?诸葛亮很快低头抹去了泪水,心中责备自己又在想那个人。现在自己的唯一的目标就是好好培养自己的孩子,赵云哪怕现在三妻四妾生一只足球队的孩子也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原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或者从花园里那个情不自禁的吻开始就是大错特错的。

宴会是晚上才开始,于是诸葛亮早上的时候去根据刘备给的地址找到他的画廊。
“哎?你就是孔明吧?“诸葛亮现在画画对外都是自己起的艺名,刘备其实也并不知道他的真名。“哎呀很年轻嘛,年轻有为啊不错不错。这个…”
他还特意蹲下身与诸葛瞻平视,“就是你儿子吧?”
“嗯。”
“叔叔好。”诸葛瞻非常乖巧地问好,“哎真乖!”刘备摸摸他的小脑袋,站起来还夸赞起来,“比我家那个捣蛋鬼好太多了咯,我家那个要乖一点我也少点白头发了,对了,要不要参观一下?”刘备指的是自己这里的画廊。
“好啊。”
两个人走了一段路,诸葛亮好想想说什么,支支吾吾半晌才问道,“请问,去宴会的时候可以带上我的孩子吗?”
“啊?”刘备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其实都行,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放我家里我老婆帮你照顾一下,她一向不参与这些,都是我自己喜欢玩玩而已。”说罢刘备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好。”诸葛亮得到答复似乎放心多了,之前他就是担心不允许带着诸葛瞻,要是把这个小家伙独丢在酒店里一晚上,还不如让自己死了算了。
“其实…”这次轮到刘备想说话了,“虽然这样问很冒昧…可是你和丈夫到底?”实话说刘备这么关注诸葛亮很多时候也是出于怜悯之心,一个Omega独自带着一个孩子,而且似乎是没有其他人的帮助。在他眼里诸葛亮长得可是极漂亮的类型,怎么说也是能在大宅子做少奶奶的,现在却要这样独自打拼,刘备实在有些不忍。

诸葛亮低头不语一阵子,“我和他,离婚了。准确来说,我被抛弃了。”诸葛亮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刘备更为震惊,说句不吉利的他之前还以为诸葛亮的丈夫是去世了…A与O结合之间有着严格的法律,其中就不乏保护omega权益的条例。最为严格的就是离婚方面的,一般来说如果omega起诉对方,只要不是过错方,一般都能获得巨额的赔偿,更甚者可以将对方送进监狱。
有了孩子的话会更麻烦,离婚的话alpha需要承担omega的以后的生活费直到对方再次找到伴侣,所以一般的AO都不会轻易离婚。
因此诸葛亮这个情况实在太过特别,没有伴侣还带着孩子,诸葛亮似乎猜到刘备在想什么,还补充回答道,“离婚的时候他不知道我已经有了孩子。”
刘备更是倒吸一口冷气,抛弃怀孕的omega,要是打起官司来赢了诸葛亮下半辈子都不需要忧愁了,哪需要现在这么辛苦。
“其实,你为什么不起诉?这样的话你的钱财方面…”
“不。”诸葛亮摇摇头,“是我自己刻意隐瞒的,而且我不想拿他们一分钱。我跟我的前夫在一起也不是为了他的钱,离了就离了吧,不想有任何瓜葛了。”

刘备心中暗暗敬佩诸葛亮,这时诸葛亮的电话响了,诸葛亮走到一边接通后讲了一会,回来时心情不是很好。
“怎么了?”刘备这人什么都不擅长,可是观察人这种社交性倒是厉害,诸葛亮不是很高兴他一眼就看出了。
“嗯…我去打工的画室最近装修,说放假两个星期,可是这样我的工资就没了两个星期了。”
“嗯?要不你过来我这里临时做两个星期的活?工资不会亏待你。”
诸葛亮惊讶地抬起头,“可以吗?”
“可以啊,你就是在这里帮我看着画廊,有其他人的话就给他们介绍一下。嗯…我家你不太方便来,你住酒店的钱我报销吧。”
诸葛亮皱着眉头,“这样真的可以吗?”
“可以啊!”刘备露出笑容,“现在请一个工人可是贵得要死的,而且他们有些还不懂艺术可愁死我了,你能来帮忙我谢天谢地了。”

诸葛亮在刘备的画廊里倒是清闲,这里还配有画室,休息时间诸葛亮还可以画画。诸葛瞻也跟着诸葛亮过来这里,他也乐得高兴,这里能跑能跳,有很多好看的图片,其他人也对自己很好。
当然他最开心的,还是和母亲呆在画室里共同绘画,他似乎遗传到了母亲的艺术天赋,拿起画笔画起来都是有板有眼的。
“孔明,你最近有其他的作品吗?”刘备这段时间都在帮他寻找更多的买家,不断地在跟被人推荐诸葛亮的画,“有一张,放在家里了。哦我有拍照。”诸葛亮递上了自己的手机。
那是一副水仙花,尺寸似乎很小,刘备看了一眼,突然想起来这幅画很适合某个人。
“我觉得我有一个朋友会很喜欢,我帮你联系一下。”

刘备想起的人正是赵云,赵云是自己从初中就认识的老友了,可是自从自己出国之后就甚少见面了,本来他们每年还会举办“老友酒会”一起出来喝酒玩乐,可是赵云这几年好像都没来,听韩信说赵云这几年都很消沉,听说是因为他的妻子失踪了。
对于赵云当初结婚的消息刘备还是很意外的,这个家伙以前在学校里迷妹一片情书不断,可偏偏就是谁都看不不上,工作后曾交过几个女友但都没有结果,突然一天他叫嚷着遇到真爱了,紧接着就开始派帖要办婚礼。
说起来刘备还没见过赵云的妻子,想来也是可惜,婚礼前刘备刚好遇到一个大生意,当天才定的机票赶过去,又不幸遇到晚点,等急忙赶到现场的时候只有赵云一个人在招呼客人,他说他妻子身体不好很累就回去休息了。
刘备一直记得赵云很喜欢水仙的,虽然不知道他这是什么品味,但以前宿舍里摆着好几盘都是赵云自己养着的水仙花。于是他将这幅画给赵云看看,说不定他会喜欢。

赵云是被消息提醒给生生震醒的,他忙活了一个早上的工作,好不容易眯了一会。他拿起一看竟是刘备找自己,“子龙啊我这里有副画,你看喜欢吗?”
两人以前都是弄这方面的没少互相交流交流,可是自从诸葛亮失踪之后,赵云再也没有心思去弄画廊,跟刘备的联系更加少了。
赵云将屏幕继续向下滑,一张照片显现了出来。

赵云原本脑袋还有点迷糊,可看到那副画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清醒了,他一下子坐了起来,胸口好像有什么在拼命涌出挤压,连放大图片的手都在颤抖。

这是诸葛亮以前的画。

赵云记得清楚,他那时在画花房里的水仙,只是画得很慢,才稍稍勾了个轮廓。
这幅是成品,可是赵云坚信自己没有看错,因为当时自己还顺手画了一朵,被诸葛亮嫌弃自己画得丑,而这朵“丑陋”的花,上了色在边缘,跟当时自己画的位置一模一样。

为什么刘备会有诸葛亮的画,赵云试探性地问,“这个还可以,画师叫什么名字。”
“孔明。”不是诸葛亮这个名字,赵云急着想问什么,甚至想让刘备把这个人的照片发过来,然而赵云开始掐自己的手臂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尽管心跳还是非常的快且剧烈。
如果诸葛亮就是孔明,那么他改名一定是为了躲避什么,要是这么明显地询问这个人的消息,一旦刘备这个大嘴巴告诉对方了,很可能就会吓跑诸葛亮,自己将会错过这个机会。
如果不是孔明不是诸葛亮,那么这幅画很有可能是他从诸葛亮那里拿的或者买的,说不定这个人有诸葛亮现在的联系方式,能帮助自己找到诸葛亮。
“我过来看看。”
“过来?我在国外啊。”
“对,把你地址给我。”

赵云是连夜坐飞机赶去刘备那边的,顶着重重的黑眼圈和胡茬就赶着来找刘备。
“你怎么来了?”刘备半夜被佣人叫醒,下楼就看见了门口处异常憔悴的赵云,“你不是说明天早上来吗?”
“我等不及了。我连酒店都没订。”
刘备连忙拉着赵云进屋,“我看你这样子就知道没订酒店,今晚在我家过夜吧。”说罢拉过赵云的箱子。
“兄弟,你这么着急做什么?”赵云的反应实在是太异常了,还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更何况赵云在微信里回应也是淡淡的,跟如今这么在意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没什么。”赵云似乎不愿意说明自己的状况,只是睡前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那个画家…明天是不是还在你的画廊。”
“在啊。他在我这呆两个星期左右。”
“好。”赵云脸色沉下去,心事重重地走进了属于自己的客房。临睡前赵云再次拿出刘备发给自己的画,这种绘画的风格,这无比熟悉的构图…

刘备来的时候,就看见诸葛亮已经在里面了,正在门口处和一个过来看画的人说着话,他们站在门口那副巨大的画作面前交谈,诸葛亮看起来心情不错,阳光下的微笑更显得动人。
“呐就是那个…”人字还没吐出来,刘备扭头一看,眼前只有赵云一闪而过的身影,再抬眼时赵云已经推门冲了进去。

“亮亮!!”
就是他,是自己这三年来朝思暮想的妻子,在看到那个人的背影和发色的时候赵云便可以确认了。

几乎是扑到对方的身边,一把拽住了诸葛亮的手腕猛地扯过来面对自己。
“啊!”诸葛亮和身边的人都被吓了一跳,诸葛亮还以为是遇到什么疯子了,抬眼一看,赵云的脸就是跟前。
“你…”诸葛亮瞪大了双眼,嘴唇颤抖着想要说话,却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跟我回去,跟我回去好不好。”赵云的眼眶瞬间变红,伸手便紧紧拥抱着对方,换来的却是诸葛亮拼命的挣扎,“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毫不犹豫地咬上了赵云的肩膀,趁对方吃痛的时候挣脱开来,然后慌不择路地向楼梯口跑去。
“亮亮!!”赵云也紧追其后,刘备和过来的客人都吓了一跳,招呼好送走客人后,刘备赶紧上楼看看。
“亮亮!!不要躲我啊!开门啊,开门好不好!”赵云站在休息间的门前,疯狂地敲打门,还时不时用力扭动被锁了的门把,“求求你,让我见你。”
诸葛亮躲在休息室里,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不断被碰撞的门,他不知道赵云为什么找到自己,再次重逢诸葛亮却感受不到任何的喜悦,唯有满腹的委屈和痛苦。
他站起来靠在门上,对着门缝跟赵云说话,声音都在颤抖,不知不觉之间还带着哭腔,“你来做什么?我们都离婚了。”
“没有离!”赵云一拳头砸在门上,“那不是我寄的,是我爸寄的啊!”

这时刘备走到赵云的身边,尽管知道自己这样出现会很尴尬,但是他还是要搞清楚现在的状况。“那个…你们…认识的?”
赵云看了他一眼,“他是我的妻子,我找了他三年了。”要不要刘备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差点都被他们的关系给惊倒。
一直以为孔明是个被抛弃的可怜的贫穷omega,在这个流行omega在家富养着不需要工作的年代,他却要独自带着一个孩子出来打工糊口。
然而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是赵云的妻子。从学生时代开始他就知道赵云的富裕程度,他的妻子沦落到这种地步简直是不可能的。

“你有钥匙吗?”赵云的目光盯上了刘备的口袋。
“不要进来!”刘备还没掏出钥匙,诸葛亮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我不想看见你。”
“跟我回去好不好,我真的没有要离婚的意思,那天我喝醉了睡醒之后就这样了…”赵云着急得直跺脚,依旧在不断地拍门,要不是怕伤到诸葛亮,他肯定会直接把门踹烂。
“你走吧。”
“那是我父亲做的啊,我…”
“我从一开始就不受你家人的欢迎,我根本配不上你。”
“他们的态度关我什…”

“我的妈妈呢?”不知何时刘备身边窜出一个小孩子,诸葛瞻好奇地看着刘备叔叔还有一个陌生人堵在门口,唯独不见了自己的母亲。
“在里面呢。”刘备蹲下身抱了抱他然后指了指休息室,一直都未曾察觉,直到现在才真的觉得诸葛瞻和赵云是真的像,栗色的头发和深蓝的眼睛,分明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然而赵云看见后瞪大了眼睛,停止了撞门的动作,“你…你有别人了?”
“对啊!”诸葛亮听到孩子的声音时还怕会被发现,然而赵云这样问他干脆将错就错地应下去。“我已经和别人结婚生子了。”
“怎么会…”赵云整个人都颓了下去,“怎么可能,你明明身上没有别人的味道…”
“所以你走吧。”
诸葛亮再次驱赶他,然而诸葛瞻跑到了赵云的身边,他抱着赵云的手似乎很惊讶的样子,“哇,你手上也有两颗痣!”他指了指赵云的手臂内侧,“我妈妈说我爸爸手这里有两颗痣的。”
看着赵云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刘备刚急着提醒赵云,突然听见了休息室内传来肉体碰撞地面的声音,“亮亮?!”

休息室里诸葛亮倒在地上,他完全没料到,自己的身体会突然开始来临雨露期,本来就身体虚弱,再加上经常使用抑制剂的缘故,使得情热现在完全不受控制地席卷而来,诸葛亮蜷缩在角落,浑身都在发抖。
刘备正在外面慌忙地摸索着钥匙,而赵云渐渐闻到了,那股熟悉的诱人的薄荷香,正源源不断地从里面漫出来。

评论(34)

热度(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