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运气

赵云x诸葛亮(上将x指挥官)
⚠️就一无聊沙雕文,很短,随便看
⚠️可能ooc,这个亮亮其实背地里非常活泼叛逆

—————————————————————

皇家上将一向都知道在运气方面自己比不过自家指挥官,这种运气其实就是小姑娘嘴里的欧气吧。
反正论起什么幸运事或者成人间的赌博娱乐,他永远都是编外人员或者逢赌必输。
但指挥官不一样,运气好得基本可以说他是开挂,每次都胜券在握似的扬起那张骄傲的脸庞,眯着眼睛享受别人认输的眼光,像极了一只狐狸。

说起赌赵云也是颇有些无奈,如果说人人都认为诸葛亮为人严谨认真,什么事都井然有序容不得一丝差错,那么跟诸葛亮各种深入了解后的赵云觉得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

跟平日的对外形象相比,诸葛亮背地里异常的“好赌”不正经,但他又不是上瘾的那种,就是享受那种对未来不定的刺激感。
按照诸葛亮自己的话来说,一定是小时候被父亲和兄长太过严格对待而产生的潜意识叛逆心理,毕竟作为大公家的小儿子,虽说是万千宠爱于一身,但论教育方面诸葛亮可从未松懈过。

比如刚洗完澡,诸葛亮穿着个睡袍里面也没有什么内衣,抱着双腿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中正播着最近在联盟火热的选秀活动。
可能是因为联盟士兵Alpha太多了,毕竟没有人能像赵云那样有一个优秀的Omega,对于漂亮的O自然兴奋到了极点,诸葛亮一向不关注这些,只是今天开完会后老听说什么今天总决赛,要尽力投哪个哪个,诸葛亮这才想起来那个节目好像要结束了,趁着晚上没工作干脆也凑凑热闹。

赵云坐到了诸葛亮的身旁,习惯性地伸手将人揽在怀里。
诸葛亮的头发软软的手感极好,赵云摸了两把又瞧见对方毫无遮掩的样子,心猿意马手又开始往诸葛亮的大腿内侧伸。

“唔…”诸葛亮推了推赵云的肩膀,没有任何效果不说,这人还把唇贴到自己的脖子上开始一点点亲吻。
“赵云。”诸葛亮挣扎着勉强拉起赵云的脸,“我跟你打个赌。”
“赌什么。”赵云似乎已经有点见怪不怪了,毕竟爱人经常开会前都会时不时无端端说一句赵云我跟你打赌今天是刘备先到还是老夫子先到。一般也没有赌注纯属是诸葛亮要他猜测罢了。

只是这一次诸葛亮挪到沙发的角落,伸腿踩在赵云的大腿上,“赌谁拿第一。”
“嗯?就这个吧。”赵云随手指了下现在在屏幕上的那个女孩子,毕竟他根本没当一回事。
“好啊。”诸葛亮任由对方握上自己的脚踝,“你输了的话,这两天都不许碰我。我输了的话,我什么也不穿在你面前跳她们跳的舞。平手的话就没事发生。”

结局当然是赵云输了。

愿赌服输呢。
诸葛亮说着这话顺便笑眯眯地把枕头塞给赵云,把他赶去了客房。
赵云那个时候第一次很认真地想了下自己的运气,因为他可以断定诸葛亮平日根本就没有关注过这个节目,那为什么这么厉害猜到哪个人拿第一?

想起来赵云觉得自己亏了一个亿,他才不会告诉别人他也曾幻想诸葛亮穿着粉色的小短裙在他面前扭腰。
如果自己猜对了,还是没衣服那种……岂不是赚翻了……
但偏偏诸葛亮运气就是这么好!唉!

还有除了平日里偶尔过下嘴瘾,诸葛亮在外出旅游时还是忍不住会往赌场里凑,当他卸下指挥官的衣服时基本就是放飞自我了。

“快点快点!!”赵云还在衣帽间整理衣服,诸葛亮已经迫不及待地跑去揪赵云出来,“你好慢啊,再这样我不等你了。”
“想都别想。”赵云最后别好领子上的扣针,垂眼瞧着诸葛亮被衣物贴紧的臀线,忍不住抱怨,“怎么穿这么紧。”
“啧。”似乎猜到对方在抱怨什么,诸葛亮显得更加不耐烦,“你再慢点我下次就自己偷偷跑出来。”

讲真赵云还真的不喜欢去赌场,那里人多不说又吵闹,如果不是为了盯着诸葛亮他还真不想去。
他尤为记得有一次外出玩的时候突然收到消息有紧急公务,等他回到公馆处理完再返回寻找诸葛亮顺便给他带个宵夜的时候,却发现诸葛亮身边围着好几个高大的男人,一个劲地往诸葛亮的位置上凑。
虽然解释是见诸葛亮手气好而忍不住围观,但赵云还是再也不放心让诸葛亮独自在那种地方。

好无聊…
赵云坐在诸葛亮身边,他看不懂也不会玩,可诸葛亮明显玩高兴了,一直在笑小腿一直心情颇好地摇摆。
赵云把小巴搁在诸葛亮的肩膀上,感受到怀里的身体因为笑而抖动,他瞧了瞧诸葛亮玩弄筹码的修长手指,又瞧了瞧桌上滚动的骰子。

“哇!!”忽然诸葛亮兴奋地几乎要把身上的赵云甩下去,赵云还没反应过来,诸葛亮转过来双手抚上对方的脸,众目睽睽之下吧咂地亲了一口,“我拿了你的生日数字,赢啦!”

赵云能感受到诸葛亮这么主动的时刻真的屈指可数,脸颊似乎还留有唇温,更别说四周或多或少的羡慕、嫉妒的目光。
他突然觉得,其实诸葛亮运气好也是挺好的。

赵云最近有点很烦诸葛瑾,不是说记恨当初极力反对自己跟诸葛亮在一起,毕竟如果诸葛亮是自己弟弟,也绝对不愿意他跟别人跑了。

但是你自己去旅游,干嘛要把狗放在我家里!!!!

那是一条体型巨大的金毛犬,站起来有人高,而且极度粘着诸葛亮,每次回家都能看见那狗扑到诸葛亮身上就开始舔,看着诸葛亮不断后退的身子,赵云怀疑诸葛亮要被它活活压死。

可能是小时候不许养宠物,诸葛亮对于这个来寄养的狗狗喜欢得不得了,本来养在家里都算了,后来就延伸到带到基地。

刘备和老夫子对诸葛亮向来都是秉持着全部纵容的态度,别的人也乐于有个动物在办公的时候转悠,于是从头到尾不满的只有赵云一个。

开会的时候一边撸一边开会,休息的时候一起躺在沙发上,就连进餐也看见这金毛趴在诸葛亮的大腿上想要吃的。
赵云试过无数次把它撵出去,但结局永远都是它狡猾地呜呜地跑去跟诸葛亮撒娇,然后又被诸葛亮抱在怀里安慰,顺便给它喂点零食。

“所以大哥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啊!”赵云忍不住给诸葛瑾来通电话。
“哎呀这么急干嘛。”传来的除了诸葛瑾懒洋洋的声音和海浪拍打的声音,“还有两个多星期吧,我好不容易的休假啊,你有什么事吗?”
“你的狗很烦啊。”
“没有吧,他一向很乖的啊,而且亮亮还跟我说他超喜欢,也很通人性…”
算了算了,赵云没好气地挂掉了通讯设备。

诸葛亮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招惹了赵云了,现在开完会在空无一人的会议室,他被扒下裤子就按在最前的座位上。“你干嘛…”生理性的差距导致他现在根本没办法反抗。被揪着挨了一炮后,诸葛亮却猛地发现自己被丢在地上的裤子不见了,他踹赵云过去转了一圈也没有看见。

忽然听见门外有敲门声,吓得诸葛亮光着下身就往休息室跑,赵云开了门却看见了他的副官支支吾吾地递上一条裤子,虽然皱巴巴的但上面别致的金边纹明显是诸葛亮的,说那只狗叼着这个跑了下楼又咬又玩的,他们发现之后好不容易抢回来的。

他们?赵云还有特意问了下,他们是指谁?

嗯…就是楼下所有的兄弟…

从此诸葛亮再也不把狗带到基地了,没了这个碍事鬼很快就恢复了和赵云日常腻歪。
赵云又觉得,其实自己运气挺好的。

评论(11)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