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家道消乏

赵云x诸葛亮
⚠️ABO设定因为可以结婚惹
⚠️很莫名其妙的误会梗,两个小少爷以为对方没钱
⚠️乱写随便看

———————————————————

诸葛亮和赵云在学校的音乐剧社团相识。

这本来都不是俩人擅长的地方,赵云平日里热爱运动实在不是混艺术的料,而诸葛亮沉迷数学无法自拔平日里学院的艺术节都不会出现。

可是不知道是天意还是怎么的,这一次两人不知道抽了什么筋一同莫名其妙地被那张贴在广告墙上的招募广告所吸引,也莫名其妙地想“挑战自己”便过去面试了,然后通过了还成了一个部分的双主角。

赵云和诸葛亮也是因此认识,剧本里是两人的角色分别是王子与骑士,期间各种暧昧的动作和台词,就这么简单两个人摩擦出爱情的火花。

甚至在学校公演的时候,作为拼死守护王子的骑士,逃亡最后骑士为了让王子存活下来不得不牺牲自己。
他把王子抱上马后打算独自返回为对方拖延时间,这样无疑是赴死。

在镜头下两个人分别之际,脱离了剧本直接交换了一个缠绵的深吻,这段恋情也由此开始。
 
赵云和诸葛亮双双沉浸在热恋之中,俩人都满意对方的一切,每当赵云抱着诸葛亮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幸运极了,要不是那次心血来潮的音乐剧排练,自己就没有跟诸葛亮相识的机会了。

“想什么了?”诸葛亮转过身捏了捏赵云的鼻子,对方发呆还带着傻笑。
“没什么。”赵云俯身亲了诸葛亮的脸蛋一口,“就是觉得现在很高兴。”
诸葛亮笑了笑也回以一吻,“我也很高兴。”一双蓝眸亮晶晶的甚是迷人。
“对了,学校隔壁小卖部里的饼干进货了,赶紧帮我买。”
“知道了。”
赵云有时觉得过于聪慧的恋人在这方面倒是可爱得过分,像个小孩子一样对于小卖部里的某个零嘴特别执着,“我干脆买上一箱送你吧。”
“不要,太多的话我又不喜欢吃了。”
“好。”赵云把脸搁在诸葛亮的肩上,对方身上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闻起来令人非常的安心。

赵云基本每个晚上都在幻想以后和诸葛亮结婚生子的日子,最好能有两个孩子,一个像自己,一个像诸葛亮,甚至在考虑要不要发展一段时间后就请求订婚。

一切都非常的契合和美好,只是赵云和诸葛亮心中都有一个顾虑,就是对方的家庭条件似乎不是很好。

这个误会还得说起两个人刚认识时的时候。

原本吧诸葛亮明天下午没有课有的是时间,然而今天中午才得知自己的老师老夫子过来这边办事正好说要过来看看他。

诸葛亮肯定是不能推脱的,周末他还要陪张良学长去购物,约好跟赵云明天下午的对剧本估计要改期了。

今天晚上好像有时间,也不知道赵云可不可以,虽然知道突然改约很冒昧,可是诸葛亮又算了下下个星期就要初次排练了,只好拨打赵云的电话。

赵云才在打篮球中场休息一下,“喂!赵云!休息够没有!”张飞这边也正打得高兴,瞧见赵云喝了几口是就不动了就大喊着催促他继续。

“行了。”赵云拿白毛巾再擦了擦汗,刚准备站起来突然便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弯身一看竟然是诸葛亮。
那个时候的赵云已经对诸葛亮有些动心,还是自己主动要求留的手机号码,没想到诸葛亮会打过来。

示意一下身后的人自己出去一下,拿着手机就往一个安静的地方跑。
“喂?有什么事吗?”
“子龙,那个,本来约好明天一起对剧本的,可是我有事情可能没空,周末也有安排,很不好意思你今晚下午到晚上有时间吗?”

哦不过是改时间罢了,赵云想了想平时自己挺自由的也没啥事,又或者当时因为跟诸葛亮通话有点兴奋了,一口便答应说:“我现在就有时间!”
“真的吗?”话筒那边的声音好像隐隐就带着点兴奋,“你在哪里?我现在在图书馆…”

“你搞什么啊!”肩膀被拍了一掌,“躲躲藏藏的干嘛?早上才说上了一天那鬼教授的课下午要狠狠打球放纵一下的,怎么又溜了?兄弟你肾….”
“嘘!”眼见着张飞口无遮拦又怕被诸葛亮听见什么奇怪的东西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
但那边的诸葛亮明显听到声音了,“你现在有事?”

“不不不,我刚在打篮球,现在有空了,我来找你。”赵云挂了电话才发现自己现在浑身脏兮兮,衣服沾着打球时蹭到的或者跌地时的污垢,更别说还有一股汗味,这样怎么去见诸葛亮,万一觉得自己很邋遢那可不行。

“我不打了。”赵云耸了耸肩就往回走,“搞什么啊。”张飞这边追着他叫嚷,“兄弟你这就不好了啊。”
“这小子恋爱了吧。”韩信笑了笑指了指赵云通红的耳尖,“刚接了谁的电话啊?”
“别乱说。”赵云摸了摸脸尽量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翻书包把毛巾和沐浴露拿了 出来,“我先去洗澡。”
急匆匆地就往浴室里跑,等差不多洗完了赵云才发现自己没有带洗换的衣服。

突然听见有人进来,一看是玄策来了。
“哎哎玄策!”赵云半开着门扬手示意他过来,“玄策!你有干净的衣服吗?”

百里玄策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赵云,先不说他浑身赤裸地躲在门后,还问自己拿衣服,明明自己身材比较矮小,怎么可能合适。
“你是在开玩笑吗?”
“那…那你帮我弄件衣服行不?”
“这球场附近哪给你找的衣服….哦!”玄策突然想到了什么,“附近好像有搞跳蚤市场,估计有衣服。”
“好啊好啊。”赵云疯狂点头。
“那你等等吧。”玄策重新套回外套,“看在你之前帮过我哥的份上帮你一回。”

百里玄策很快就走到学校志愿会办的跳蚤市场,他左瞧瞧右瞧瞧,看中了一件淡蓝色的衬衫,上面还绣着一个小小的蓝色晶体。

赵云洗完澡穿戴好立刻就往图书馆门口跑。诸葛亮远远就看见那个高大的身影,哎?怎么好像…怪怪的?
近身一看,天啊,赵云竟然穿着前天自己才捐出去的衣服….

当初因为看着那个小小的蓝色晶体装饰而欢喜得不得了连大小都忘了注意,买回来才发现太宽了自己根本穿不了,恰逢跳蚤市场他便将这件衣服捐了出去。
没想到…竟然穿在了赵云的身上,而且他很确定那就是自己捐出去的那件,因为左边有一个小小的黑色墨点,因为整理的时候不小心点到的。
可能赵云喜欢吧,诸葛亮虽然心中有点不自在,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我们,对剧本吧?”
寻了个少人的茶餐厅,诸葛亮刚要说话,抬头却看见赵云掏出来一把破破烂烂的尺子在剧本上写写画画,那把尺子真的太破了,似乎使用了很久连上面的刻度都磨干净了,边缘也有裂痕。
诸葛亮有点震惊,讲道理他的东西有一点瑕疵他都会直接换掉,又下意识地看了看赵云的书包,更是旧得厉害。

诸葛亮在那个时刻似乎意识到赵云的家庭状况不是很好。

不过赵云完全不知道诸葛亮在想什么,毕竟他也挺冤枉的,这衣服是玄策给他找的,就算是他自己的衣服也因为脏兮兮放书包里带回去洗了。
再说尺子其实不是他不换,而是赵云认定了这把尺子是自己的幸运物,小学第一次赢了市比赛得到的奖品,因此从小到大他带着这把尺子去打球,去考试,坚信这尺子给自己带来好运,相当于半个护身符了,更不会嫌弃这尺子已经磨损严重。
然后便是书包问题,球场上人来人往的包也是乱丢的,赵云带个破烂点的一不会太显眼被人察觉然后偷东西,二就是弄脏弄坏也无所谓随便摔。

可诸葛亮哪知道这些情况,突然觉得赵云好可怜,毕竟他们这个学校虽然是个贵族学校,但还有一部分学生仅靠优异的成绩进来的,领着奖学金和打工来支付学费和生活费,可能赵云就是其中之一吧。
日后还要经常见面的,诸葛亮便有点在意以后不要用太显眼或者太贵的东西,怕赵云看见心里不舒服。

轮到诸葛亮的时候是见面的第三天,无意间听说诸葛亮喜欢吃甜品,赵云好不容易排到长队买到什么最新网红蛋糕。

人人都说好吃,不知道诸葛亮会不会喜欢呢?

原本想打电话给诸葛亮的,走在后花园回来的时候却看见了与诸葛亮极为交好的张良学长,张良说诸葛亮在学校二饭堂里,赵云又改变主意想来个假装偶遇然后给诸葛亮一个惊喜。

待到在角落寻找到诸葛亮时,却发现这人正狼吞虎咽地吃着泡面!

“亮亮?”赵云试探地喊了一句,诸葛亮抬起头有点惊讶,嘴角还沾着油,“你…怎么不吃午饭?这种东西不健康啊。”
赵云惊讶而又有点心疼,说实话诸葛亮的确很漂亮身材高挑,但是赵云有时觉得他太瘦了,还是想将人喂胖点。

“我…”诸葛亮用纸巾抹了抹嘴巴,“就是想吃…”

太丢人了!!!

诸葛亮心中暗暗咆哮,为什么会在自己这么“衣衫褴褛”还啃着泡面的时候会撞见赵云啊!!!

且不说他这随便一件皱巴巴的白衬衫和一条黑色短裤,头发也没认真理,洗了把脸就跑出来了。而且刚才自己吸溜的样子肯定也被看见了吧!!

诸葛亮这边因为感觉自己形象丢失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然而赵云已经开始各种心疼了,难怪他会这么瘦啊。

在赵云的眼里,诸葛亮脸上的莫名红晕像是因为被别人发现自己午饭只能吃泡面的窘迫,再看看那身上的白衬衫也是洗得泛白,他们这里是贵族学校,诸葛亮成绩第一众人皆知,可能是拿着奖学金维持的。
按道理这么多人喜欢诸葛亮,又怎么可能连个一起吃饭的人都没有,其实是不想被人发现吧….

诸葛亮拼命低着头不敢对视,赵云见他越发觉得可怜,他一定不想让别人看见这样的自己吧。
几乎想说,“我养你吧。”
可是诸葛亮肯定不会答应的他这么骄傲一个人。

这次就是诸葛亮冤枉了,他就是纯属想吃个泡面,因为昨晚熬夜看视频的被一个插入的泡面广告活活饿清醒了,可是家里没有啊。

今天早上买的本来想带回去吃,可是正好他那边区域要修东西停了电,去休息室味道太大影响人,干脆去饭堂。

可是又怕被人看见,还特意去张良那里抢了件不要的白衬衫,头发不理半遮着脸低调一点,而且泡面油多味道大诸葛亮可舍不得弄脏自己的衣服,没想到这个样子竟然会撞见赵云。

反正就这样,两个人都觉得对方家庭条件不好,更到后来谈恋爱的时候都为了“照顾”对方而自己也“装穷”。
 
他们的第一次约会不是同学朋友那种比较流行的出去游玩,而是去了步行街上一家比较朴素的甜品店。

赵云一开始是想订一家比较高级的餐厅,可是又顾虑到两人刚刚谈恋爱,诸葛亮未必肯这么快接受自己请客。

赵云从前一周都已经一直开始挑选合适的地方,甚至私底下请教了好多同学,又在手机查了好多地方,最终确定在东街的甜品铺。
那里挺好的,不放心评价里有水军还亲自去了一趟,坏境虽然不是什么装修精美的高级地方,但很安静简朴,价格吧也很合理,看个电影之后来这里吃个下午茶还是消费得起的。
更何况这里还进公交站和地铁站,过来非常方便。

约好时间,赵云主动给诸葛亮打电话,“亮亮,需要我来接你吗?”
“啊不用了。”诸葛亮手里还拽着刚从佣人手里借来的公交卡,急急忙忙地就要否认,“我自己会过去的。”

他可千万不能让赵云来到这里找自己,可是他又很烦恼,因为自己从小到大就没坐过公交车,而且最麻烦的是自己家教太严每次出去都会问清楚去哪里,更别说他是出来谈恋爱,要是被诸葛瑾知道了他以后都甭想出去了。
所以他这次撒谎自己要回学校,只能先又司机送自己回校,然后再偷偷坐地铁去集合地。

诸葛亮找了很久的路线慢慢辨认路线,先走一段路,然后坐这个编号的公家车,到站之后下车….
早早就起床了,确认看着家里的司机离开了才溜出来。

可是昨晚看手机认的理论,今天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诸葛亮成功迷路了。

而且他看错了公交车短途和长途之分,半路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打开导航按来按去,看着转来转去的指针却依旧不懂去哪个方向。
诸葛亮又脸皮薄,不是很想问路,绕来绕去走了几圈,更加晕头转向不知所踪。

赵云在总站等了好久依旧没有等到诸葛亮,甚至电影都快开始了。“亮亮,你在哪啊?”
“子龙…我…”
话筒那边竟然带着几分哭腔,赵云的心顿时一惊,“怎么了?你在哪啊?”
“我迷路了…我不知道这是哪。”
赵云连忙安慰,“别急别急啊,我来找你,你发个定位给我,你别动,我来找你。”
等到赵云来到的时候就远远看见坐在角落慌张地东张西望的诸葛亮,在赵云厚重滤镜下简直宛如一只被丢弃的小猫。

“你怎么走到这里了?”
“我没来过这里。”看着诸葛亮手里还握着一张公交卡,一定是平时很少出去别的地方,自己还是疏忽了。
临走前赵云主动提出的送诸葛亮回去,“我要回校,我还有点事。”毕竟还是怕送去一个自己胡乱编的地方然后自己再度迷路。

在拥挤的车厢内,赵云将诸葛亮抱在角落防止他被别人挤到,这样亲密的接触还是让两人红透了脸,两个人十指相扣,直到回到学校还是依依不舍地跟着,或者怕露馅诸葛亮只得那个借口支走赵云才回家。
 
除了出去约会,当然少不到各种节日的送礼,然而这也是个难题。
赵云考虑了很久毕竟有牌子logo在的东西都会暴露价格,珠宝鞋子什么的虽然很适合诸葛亮,可是万一对方不接受就不好了。

“韩信,你说送什么好啊。”赵云蹲在韩信家的沙发上,脚边全是杂志。
“你好烦啊,”韩信躺在沙发的另一端踢了对方一脚,“你再吵我要被队友举报了。”
“你帮我看看嘛。”赵云将手机屏幕转到对方面前,光晃眼得让韩信手一抖,立刻便被控了一下集火暴毙。
“赵云!”韩信翻了个白眼,“你真的这么婆婆妈妈的,你随便送个香水不就得了。”
“可是味道不一样啊,而且价格…”
“他要是觉得奇怪,你就说你是打工的不就得了,每一分钱都是你出去赚的,你看你平时打球晒得跟个非洲人似的,够惹人怜爱了吧。”
“啊,很好。”赵云瞬间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那我这周末飞去看看。”
“切,”韩信不屑地笑了一下,“谈个恋爱就跟个傻子似的,哦不过你出去的时候帮我带球鞋回来,限量那款。”

送的时候诸葛亮着实感到惊讶,他捧在手里小心地拉开绸带,晶莹剔透的玻璃瓶放在盒子中央,打开盖子往手腕处一喷,清香立刻扑鼻而来。可是对于赵云来说应该价格不菲。
“你?”
“这是我打工赚的。”
“啊?”诸葛亮睁大了眼睛握上了赵云的手,手心还带着薄茧,而且赵云皮肤还晒得黑黑的。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心酸,“其实你不用这么费心….”
回想起赵云连用着的最新的手机都是抽奖送的,晒得这么黑的,一定是平常打工很辛苦吧。
“谢谢你。”诸葛亮踮起脚亲吻赵云的脸侧,很快两个人又拥抱着接吻。
 
“啊!!仓鼠!!”诸葛亮坐在张良的车里,转身一直在蹭那只坐在后排,毛茸茸的有人高的大狗。
张良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平时够累吧。”
“废话。”诸葛亮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知不知道我已经一整个月没有去做头发啦!”
“知道你瞒得辛苦,所以今天不就带你出来兜风吗。”
“好羡慕你啊…我最近一直都在骑单车啊,也不敢穿新的衣服了,好烦啊。”
诸葛亮使劲揉着狗狗的毛发的同时也被舔了一脸蛋的口水。

张良耸耸肩,莫名其妙地提了一句,“你还要继续谈吗?”
“嗯?”诸葛亮顿了顿似乎没听明白,“什么?”
“赵云。”张良面无表情地说明,“你跟伯父说了吗?”
“肯定没有啊。”诸葛亮噘着嘴脸上满是委屈的神情,“我怎么可能敢跟他们说。”窗外的风景飞快掠过,诸葛亮望着远处有些郁闷,“要是被我爸和哥哥知道了,肯定又要骂我。”

“也不一定。”张良明显话里有话,“讲真你这样欺骗他也不是个办法啊。”
“那能怎么办。”
“你想过跟他结婚吗?”
诸葛亮立刻闭了嘴,双手握着手指捏来捏去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想过与他结为伴侣,可是自己从一开始就瞒着他的,以后要如何交代清楚呢。

“看在跟你是半个兄长的份上有些话我可是要讲清楚了,如果你要跟他结婚,你现在随便翻翻新闻,AO地位差异太大会有什么破事,再说了以后住在一起,你是跟他一起吃苦呢还是让他住在你家,我不怎么认识赵云他为人我不太清楚,但是万一他以后心里不平衡了,你怎么处理。”
转头一看诸葛亮神情更加不开心,今天本来就说陪他出来玩的,张良心里又有点愧疚,但实在担心他以后吃亏。
趁着红灯停下车,还故意掐着诸葛亮的下巴逼他直视自己,“把你给娇生惯养的,以后哭着回来我可不会收留你。”
“走开!!!”
 
这另一边赵云正在刘备家里喝酒,刘备也算是自己的老大哥了,很多心事赵云都会告诉他,跟诸葛亮的关系自然也倾诉。两个人一口一口地抿着酒。
“怎么了为情所困啊?”
“我…我是真的觉得如果不瞒着亮亮,他能不能接受呢?我很想带他去见见我的父母,可是又怕我的父母不接受…你也知道,他们好喜欢给我安排他们朋友的女儿…”
刘备笑着又给他倒了一杯酒,“哟见父母?你真的想以后娶他?”
“我是认真的。”赵云拼命地点头,“我真的好爱他。”

喝得有点多了醉醺醺的好像看见了平时的场景。
诸葛亮坐在身边专注地书写东西,而自己陪着他一起看书,有时看的累了又悄悄凑到诸葛亮的耳边,趁人不在意亲上一口。
瞧着诸葛亮通红的耳根,然后掐一把自己的手臂以示不满。

“每次抱着他时我觉得好幸福啊,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样子,简直天使….”赵云笑眯眯地又掏出手机,“我给你看看他的照片…”
“够了够了。”刘备摆摆手,“你的博客上面全是了,我基本每日都在看各种小亮亮的写真了。”
“你不准叫他小亮亮。”赵云略带警惕地瞪了对方一眼。

看着赵云一副沉迷爱情无法自拔的样子,刘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事情。“对了。”露出一个跟往日形象截然不同的八卦表情,“你跟小亮亮,做了没?”

听罢赵云瞪大了眼睛,双颊又开始肉眼可见的漫开红晕。“没有!”
“真没?”刘备表示并不相信,“你有这么乖?”

“我…我…”如果说有没有性()幻想,那肯定是有的,前面才说了赵云都已经联想到两个人结婚生子,那么婚后要做什么这个肯定清楚吧。有一次天气不好诸葛亮感冒了,窝在自己怀里睡。
赵云搂着他的腰,身体虚弱的omega身上还有着一股淡淡的信息素味,软绵绵的寻找依靠,赵云怎么也是个有欲望的Alpha下身很快就有了反应,当晚还做了个奇怪的梦…

可是至今为止他跟诸葛亮都只是牵手和亲吻,再也没有更进一步了,首要原因便是诸葛亮一直没有这个念头的样子。
如果是诸葛亮心甘情愿地提出那还好,如果是自己这边提的,赵云总觉得有点冒犯和故意的感觉。
他对诸葛亮的真心不需要靠性来表达,只想现在好好呵护自己的爱人,他愿意等。

“你在干嘛?”
“我在外面。”
“我也是,亮亮,我好想你啊。我们晚上视频吧。”
“嗯,可是可能得很晚,有点忙。”
“我也是,这边很忙。”

“亮亮。”传来敲门声和哥哥的声音,“宴会开始了,快下来。”
诸葛亮快速地给赵云打出一行走,“我有事,先不聊了。”

今晚是张家伯伯的金婚宴,诸葛亮还得跟着家里人去应酬。他一向不爱这些热闹的地方,不过这里的东西倒是挺好吃的,小甜品精致地摆好任君挑选,趁着没人注意自己便溜出吃东西。
忽然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在不远处也在挑着桌上的点心,那个人,怎么这么像赵云啊?

诸葛亮还以为自己喝了点酒有点人不清人了,可是无论是发型还是身材,都跟赵云一模一样。
诸葛亮站在一旁观察了很久,那个人一直背对着自己和别人聊天也看不清脸,诸葛亮实在好奇忍不住跟上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嗯?”赵云转过身,竟然看见了诸葛亮,“亮亮?!”
“赵云!?”
两个人异口同声道,“你怎么在这?”
两个人又瞬间愣住了,再度非常默契地同时叫嚷道,“我是来打工的。”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诸葛亮和赵云竟然一个开始整理桌布,一个抢过身边侍应的托盘,开始收起香槟杯。

评论(34)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