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心拙口夯

⚠️一个傻傻的子龙
⚠️abo设定吧因为要让他们顺利结婚嘿嘿嘿
—————————————————————

赵云和诸葛亮是儿时的玩伴,而且诸葛亮那时候可是非常喜欢那个在他眼中无所不能的子龙哥哥。
赵云比诸葛亮大了三岁,因为住在隔壁,两个小朋友经常一起玩耍,赵云比诸葛亮强壮多了,在蹦床上跳得高又蹦得远,堆积木又堆得高,抱着诸葛亮也能跑得飞快。

在诸葛亮眼里,赵云完全可以下一秒就把月亮摘下来给自己。

诸葛亮其实也有个哥哥——诸葛瑾,只是诸葛瑾比他大了足足十五岁,加上住学校里,两兄弟见得极少,但这并不阻碍诸葛瑾万分地疼爱这个弟弟。
“小宝贝要不要吃苹果?嗯?”
周末家里,诸葛亮被诸葛瑾抱在怀里看电视,诸葛瑾的手环着幼弟的腰,正拿着一小块苹果哄诸葛亮,诸葛亮抿着吮了吮才开始小口小口地吃。

电视里正播放着当前最为火热的爱情连续剧,男女主角现在在深情地拥吻,嘴碰嘴的热情得不得了。
“别看。”诸葛瑾伸手就捂住了诸葛亮的眼睛。
“唔!!”这样诸葛亮就不高兴了,小孩子叛逆伸手就要扒开哥哥的手,“我要看!”可是他并不知道电视里那两个人在干什么,瞅了两眼转头就问,“他们在做什么?”说罢还碰了碰自己粉嫩的小嘴巴。
诸葛瑾神情猛地凝重了起来,双手紧紧握着诸葛亮的手臂,“这是夫妻才能做的事情,你在结婚之前都不许亲。”说完又突然吧唧地在诸葛亮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伸手捏了捏,嘴里叨念着,“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然而这次轮到诸葛亮不高兴了,他的嘴角弯下,“为什么亲我?不是说是结婚吗?”
诸葛瑾这样越发想逗自家弟弟,干脆点点头承认道,“对啊,所以你要嫁给我。”
诸葛亮看了他半晌,脸色一变,就开始大哭起来。“呜呜呜…我不要!!!”

他的哭声引起了保姆的注意,保姆连忙跑过来从诸葛瑾怀里抱走了诸葛亮,“怎么哭了啊又哪惹你了?”
诸葛瑾看着在保姆怀里抹着鼻涕眼泪的弟弟,“不要呜呜呜。”
诸葛亮的睫毛上挂满的泪珠,白嫩的脸蛋哭得通红,“我不要嫁给你呜呜呜!我不要嫁给哥哥呜啊呜呜!”
保姆奇怪地看了诸葛瑾一眼,转头去安慰诸葛亮,“没有没有,大少爷开玩笑而已。不嫁了不嫁了,别哭,乖啊。”
“哎呀?”诸葛瑾反而不服气了,“让你嫁我很委屈你吗?我这么疼你!”
“哼!”诸葛亮枕在保姆的肩上,“不要。”
“那你嫁给谁?跟你说天底下可没有像我这么好的男人了。”
“我要嫁给子龙哥哥。”
“什么!”看着弟弟扬起的小脸,诸葛瑾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我不在家得的日子?这么快就把你收买了?”诸葛瑾心中不爽,不就是隔壁家的臭小子吗,“那小子哪里好了?”

“子龙哥哥最厉害了!”诸葛亮很快停止了哭泣,跟兄长辩论起来,诸葛瑾眯着眼盯着弟弟一会,又抱回去然后小跑着把人拎到楼下门口,“去去去,找你子龙哥哥去不要回来了。”
诸葛瑾想象中是诸葛亮会立刻委屈巴巴地哭唧唧地跑回自己怀里说哥哥不要丢下我,然而诸葛亮脸上全是喜悦的神情,他脚一粘地就真的要往外跑。
“喂!”诸葛瑾一下子揪着对方的领子,有点气急败坏地拽回来,“真敢去?”
“嗯?”诸葛亮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眨了眨好像很无辜的样子。“我要找子龙哥哥玩。”
“不给去!!”

而另一头,赵云刚从小学放学回家,他才一年级,今天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写一个自己最喜欢的人,很多小朋友都写爸爸妈妈或者爷爷奶奶,可是他的小脑袋一下子便想起了诸葛亮的样子,他坐着车内捧着自己被老师评为A+的作文本,心里又开始想起了诸葛亮跟着自己时的笑容,好想快点回到家快点见到这个可爱的邻家小弟弟。

只是诸葛亮六岁的时候跟随父亲到了国外,临走前两个人在花园门口见面,诸葛亮家里还不断有人搬东西出来,“亮亮,你真的要走了吗?”
“嗯…”诸葛亮小嘴撅得高,几乎是要哭的模样,“我不想走。”
“没事。”赵云也舍不得,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香囊,然而里面的香料都已经被他挖出来了,里面放着是他自己的一束头发,仔细看赵云的脑袋的话还能看见一笑截竖起的乱糟糟的头发,不知道哪里看来学的,赵云把香囊塞到诸葛亮的手里,“别人说这是结发…那个…就是…”赵云想解释可是下一秒脸又刷地红起来。

“亮亮!走了!”话没说完,诸葛瑾就来了,弯身牵起了诸葛亮的手,诸葛亮那个瞬间一下子哭了起来,扭捏着不让牵,还在那一步三回头的,紧接着被抱起来塞进了车里,赵云也哭了,一直追到路口,看着车辆渐渐消失在远方。
可后来诸葛亮的父母换了联系方式,加上小时候又忘了问诸葛亮要地址连写信的机会都没有,因此两个人联系基本断了。


“亮亮你真的要回来吗?”
诸葛亮正躺在沙发上指尖滑动平板电脑的同时手里拿着手机正跟李白通话。“嗯…大概一个月后吧,我交代好回来。”
李白算是诸葛亮的老友了,从初中就认识的就来又一起出了国,只是李白因为家里的安排一早就回国了。
“好啊你回来我请你吃饭。”
“才请我饭这么简单啊。”诸葛亮的语气听起来心情不错,歪着脑袋正跟李白说笑。
“你怎么无端端回来了?”李白问起诸葛亮回来的目的,他们一家都移民到了国外,按道理诸葛亮是要留在国外发展的。
“无聊啊。”诸葛亮抿着唇翻了个白眼,“烦死了我出门都要管,我这次干脆直接走人。”
“啊?那你怎么办啊?”
“没怎么办啊就回来工作,我已经收到你们公司的offer了,很快就过来。”
“哇真的吗?”
“真的。”诸葛亮翻了个身顺便伸了个懒腰,“你们老总叫赵云是不是。”
“对啊,怎么了?”
“没什么。”这次诸葛亮敷衍了过去。

“子龙,还记得以前隔壁家的亮亮吗?”赵云周末回家的时候自己的母亲突然提起来,然后笑眯眯的好像有别的意思。
“嗯记得。”赵云当然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的最喜欢就是亮亮,也是第一次萌生出喜欢的感觉,现在自己的那个房间里还有当年给诸葛亮画的画像,破烂泛黄的日记本上还写着自己好喜欢诸葛亮。
可是毕竟分开这么久了没有联系,这种少儿时期的喜欢很快就被时间冲淡,赵云记起的还是诸葛亮小时候眨巴着眼睛跟别人撒娇的小孩样子。
“亮亮就要回国了,顺便要来我们公司上班呢。”
“???”这个消息太突然了。
“他会是你的新秘书。”
“啊??”
“怎么你不愿意?”赵母盯着自己的儿子,“跟你说哦,亮亮现在长得可好看了,而且是个O,嗯?”说到这个份上,赵云忍不住白了一眼,敢情母亲是催婚来的。

也对,赵云今年都二十七了,还是迟迟没有找对象,赵母可郁闷死了,毕竟还是跟大多数母亲一样担心自己儿子的未来生活。
自家儿子又不是不优秀,年轻多金,英俊潇洒,赵母觉得儿子身边来个狗血抢男人剧情也不足为奇,然而赵云就是打光棍,没见着他说找个对象回家看看。
这次知道诸葛亮要回来,她可算是看见希望了,竹马这种东西估计还有可能的吧。
见儿子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赵母连忙掏出一张照片,那是从诸葛亮的父母手里要的,她把照片放到了赵云的面前,“你看看。”
赵云叹了口气,然后随意地拿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天啊!!我要死了!!”
“我要娶他!!”
韩信刚从浴室出来就发现手机在不停地震动,一拿起赵云发的全是这些,这家伙该不是疯癫了吧。韩信被赵云刷得脑壳痛干脆直接给他打了个电话,“你干嘛啊。”
“呼呼呼…”那边的赵云似乎还在深呼吸几口气让自己勉强平静下来,“我觉得我恋爱了。”
“哈???”
赵云真的没想过诸葛亮会这么好看,虽然小时候也有人说过诸葛亮是什么“美人胚子”,然而他那个时候哪里懂还嘲笑过诸葛亮一阵子觉得这胚子二字读起来太难听,今天拿起照片的时候,他的心瞬间被揪起来,尘封多年的感情就这么突然喷涌而出。
“你就看上人家好看吧。”韩信忍不住吐槽他,“这么多年了你了解他吗?”
“我真的觉得有那种一眼万年的感觉啊…”
“啧,所以呢?”
“他…他好像来我公司做我的秘书…”
“哦~”韩信似笑非笑地点点头,“有戏啊兄弟。”
“只是我总不能直接…太明显吧。”
“你的意思就是要怎么追?”
“对啊。”
“这个嘛你问问貂蝉好了,她不是才新交了男友了吗,她这眼光这么挑,那男的估计也挺厉害的你赶紧去学习学习。”


得知赵云很有可能能拥有一段恋情,貂蝉可是兴奋得不得了。
作为赵云的远亲表妹,这个榆木般的老哥真的要把自己气死,无数的女生总是想通过自己这边“联系”一下赵云,她也不介意让自家表哥多些桃花,然而事与愿违,赵云连好友都不让通过,说不熟不想加。
赵云回家就收到好几部电子书,什么《霸道总裁的小娇妻》《爱妻你别跑》《总裁的俏秘书》《再追一次傲娇前妻》,赵云看见这些书名真的表情就扭曲了。
“你这是什么?”
“哎呀你看嘛,里面有一部也是那种一开始就分开了后来就追回来的,跟你现在的情况很像嘛。”赵云无奈点开来,里面竟然还有个和自己重名的。

【“顾子龙!我现在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毁了我的人生,让我的母亲生病住院,还想把我的孩子带走,你这个人渣!我当初真的瞎了才会跟你结婚!”她站在他面前流出绝望的泪水,五年的情感由一纸离婚协议书宣告结束,这段王子与灰姑娘童话般的婚姻终究逃不过现实的折磨。英俊的男人站在跟前,眯着眼睛宛如黑夜中捕猎的狼,他掐着她的下巴说道,“你觉得你能逃开我吗?”】

赵云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啥玩意啊?
“我没叫你看感情戏!”貂蝉连忙阻止赵云翻去结局,生怕赵学了些不好的东西。
“我让你看他怎么展现魅力的!”赵云点点头点开了另一本看,这本一开头比较正常,就是描写这位总裁是怎么上班的。赵云看几句又开始抬杠,“有病吧上个班开个车队?还要铺红毯?”
“夸张手法夸张手法!”貂蝉安慰他几句又提醒道,“你看看这就是展现财力啊,你可以试试。”
“你确定?”
“对啊,你家那个上班的时候看见你这么厉害了,说不定心动了。”
“好吧,我试试。”

赵云连夜制定了周全的计划,叫上了家里所有的司机,第二天浩浩荡荡地开车去的公司,根据助理的实时报道诸葛亮还没回公司,他干脆将车停在了门口等。
“嘟嘟——嘟———”
“干嘛啊堵门口干嘛啊!!”
赵云探出脑袋,差点以为有人带人出来干架,后面竟然也有一队伍的车,为首的男人探出脑袋,赵云突然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
那个人又缩了回去,副驾驶的门打开了,赵云看见了诸葛亮走了出来。而后面立刻有人跟出来打伞,刚才那个男人也出来了,也跑向诸葛亮的方向低着头不停地在说什么,死了难不成是诸葛亮的男友?赵云立马跑下车追过去,放眼望去门口挤满了车,一半是自己一半是方才跟着诸葛亮那部过来的。

“都说了不要跟我!”诸葛亮似乎在闹别扭,不停地推身边的高大的男人。
“这怎么行?这是你第一天上班,我可是被爸妈拜托要照顾你的。”
“你好烦啊我又不是没手没脚的。而且你让这么多开车过来干嘛啊。”
“那是给你长面子,怕你被人欺负。”
“谁敢欺负我…”
话没说完就看见赵云站在跟前,根据对话赵云大概猜得出这就是诸葛亮的兄长诸葛瑾了,很多年未见了而且年纪相差大,赵云差点没认出来。
诸葛瑾带着墨镜抿着唇一副酷炫叼炸天的样子,赵云瞬间就觉得自己没有那种霸道总裁的感觉,“赵云吧。”
“嗯。”
“我弟弟要来你这里工作,你给我看着点,不然…”要不是诸葛亮死命瞪着,诸葛瑾差点就要说些威胁的话语来。
“嗯。”
诸葛瑾还是不放心诸葛亮,一直送到进门口差点就想跟着门禁进去,“好了!”诸葛亮浑身不自在,“别人看见又要说闲话。”
“你本来就不该出来工作。”
“啧。”诸葛亮的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诸葛瑾也适时闭嘴。

诸葛亮跟随赵云上了楼,赵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亮亮…”尝试叫唤以前叫惯了的称呼,诸葛亮似乎很受用,笑起来抓上了赵云的手臂,“子龙,好久不见了。”
赵云感觉得到自己的脸在飞快地变红,并且将他和诸葛亮的关系想象到在小学接送他们的孩子上学。

第一次没能展现出来个什么,赵云心里没底,又立马找到貂蝉。貂蝉低头想了想,然后一手拍在了赵云的胸上。
“哇!”赵云吓了一跳还退后了几步,好像貂蝉是个老流氓而赵云是个被骚扰的良家妇男那般。
“别紧张嘛子龙哥哥。”貂蝉向前几步又抚上赵云的胸肌,又顺手摸了摸,“手感不错,我觉得他会喜欢。”
“你确定?”
“肯定啊!谁不喜欢身材好的?我看上奉先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他的肌肉,真的好man哦!!”提起一下男友也不忘称赞一下赵云,“子龙哥哥你也不错啊。你到时呢就…”

诸葛亮进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赵云站在了门口,身穿白衬衫,扯开了上面的两个口子硬是露出多年锻炼来结实的胸肌,同时又拉起来休息,把胳膊挂在门口的把手上,露出健壮的三角肌。
“怎么了?“他这样怪异的动作肯定引起了诸葛亮的关注,“不冷吗?”
公司的空调实在是太冷了,诸葛亮自己都带着一件外套,柜子里还有一张小被子,他现在裹着被子,水里还抱着热烘烘的茶。
见赵云这样他还主动地伸手要去帮赵云扣好扣子,赵云感受到指尖的肌肤时不时滑过自己的胸膛,脸瞬间红了大半,可是又不敢去抓诸葛亮的手,更不敢开口拒绝,只得傻站着让对方扣好。

诸葛亮朝他笑了笑,裹紧了被子就往里面走,赵云也连忙跟过去,“亮亮…我…”
“嗯?”
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赵云站得极近,近得可以看清楚诸葛亮纤长的睫毛,很想直接伸手过去搂着对方的腰,然而诸葛亮正低头抿着茶,戒心全无的样子让赵云觉得自己这样也太龌龊了,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文件整理好了吗?”话一出赵云就想打死自己。
“弄好了。”诸葛亮放下了茶杯,俯身在桌面上翻,转身递给了赵云,赵云接过去还不愿走,就站着。
“怎么了?”诸葛亮歪着脑袋看他,一双眼睛迷人得要死,“我我我…我工作去了!”赵云落荒而逃,但两个人的位置就隔着一条过道,赵云根本无心工作,悄咪咪地又开始盯诸葛亮。
“我脸上有东西吗?”诸葛亮很明显注意到他的目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朝对面眨了眨眼睛。
“没有啊,没事。”赵云低下头怀疑自己的脸怕是跟醉酒一个鬼样。
“真的子龙,你不冷吗?”诸葛亮看见赵云竟然自己又把扣好的扣子给解了,还时不时起来手臂动来动去,弄得跟个张牙舞爪的螃蟹似的,或者说更像春天在求偶的雄鸟。
“不冷。我身体很好。”嘴上说着不冷,可赵云却是快要冷死了,诸葛亮抿了抿唇,自己的确身体不是很好,估计赵云真的不冷吧。
然后赵云第二天顺利地重感冒了。


“你这就不行了。”周瑜特意过来看看这个病得要死的大学宿友,又顺便大概听了下赵云的行为,“你怎么这么蠢啊。”
“那我也是听貂蝉这样说的啊。”
“天啊。”周瑜扶着脑门几乎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照你这么个追法,那人没把你放神经病报警抓你已经很不错了!”
赵云整个人都萎靡下去,可怜兮兮地窝在被子里,“那怎么办啊?”
“这样吧,你平时多些跟你那个亮亮吃饭!”
“这样能行吗?”
“可以的。”周瑜神色坚定地点点头,“我以前就是这样追的小乔…”两个人在卧室内“密谋”了许久,床上的赵云听得连连点头,准备下一次也如此试一试。
周瑜说好了,男人,就要这种温柔而霸道的感觉,虽然赵云无法理解甚至觉得有点矛盾,然而既然周瑜说这样就可以追到亮亮,就这样做吧。
按周瑜所说的经验,他和现在的妻子小乔当时也是办公室恋情,平时除了工作交集没有其他的,于是周瑜有一天拦住了人,说要邀请她共进午餐…

这天赵云开会完就急急忙忙地来小饭厅这里蹲诸葛亮,果然没多久就看见诸葛亮来了,而且这一次似乎是个绝佳的机会,因为李白不在诸葛亮身边。
赵云对李白算是有点敌意的了,总是说竹马不敌天降,诸葛亮总是和李白关系很好的样子,是好到李白一手揽着诸葛亮的腰诸葛亮也不会挣脱那种,这可把赵云给气坏了,虽然大部分原因是他自己怂,可是他却又把嫉妒心全晒在李白身上。

“亮亮。”赵云深呼吸几口气,鼓足了勇气几步就走到诸葛亮跟前,“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
诸葛亮抬眼看了看赵云,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饭盒,“可是我自己带了饭啊。”
糟糕赵云心里又开始想退缩了,根据自己一直以来的观察,诸葛亮不会自己带饭的啊,看着诸葛亮正要把饭盒放进微波炉里,赵云内心急得要死,耳边响起了周瑜的叮嘱,“一定要霸道懂吗?主动邀请他!”
“要不我们下次吧?”诸葛亮一双眸看着对方,只是赵云干着急完全没看见冰蓝色的眼底深处的期待。
“不行!”霸道就霸道吧,赵云心下一横,竟然拽着诸葛亮的手就往外面走。
“哎我的饭呢!”诸葛亮似乎不是很愿意,挣扎着要回去。
“啧!”赵云刻意皱眉显出一出不耐烦的样子,他越过诸葛亮的手直接从微波炉里拿出饭盒,然后“啪”地放在桌子上,“回来再拿,现在跟我去吃饭。”
按道理说简直就是霸道总裁本裁了,然而他忘了两个很严重的问题,第一诸葛亮并不是书中的灰姑娘,家境优渥加上从小就被宠溺地养大什么没见过,他不吃这套。
其次是赵云实在太紧张了,笨手笨脚的连诸葛亮的饭盒都抓不稳,手一抖把饭盒直接摔在了地上。

“啊!”诸葛亮首先发出一声惊叫,饭菜都翻出来落在地上,赵云原本不在意,然而转眼诸葛亮已经用力地甩开他的手,一双眼睛红红的狠狠地瞪着赵云,方才的温情早就烟消云散,现在的只有愤怒,“你做什么!”
还没遇见过诸葛亮这样吼自己,赵云发现不按套路出牌越发的不知所措,“亮亮我…”
“不吃了!”诸葛亮直接就跑了出来。

死了死了把亮亮给弄生气了,赵云慌得一批,低头看了看他所认为的罪魁祸首——饭盒,里面的饭菜洒出来了,几只鸡翅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
天啊,赵云瞬间醒悟过来,诸葛亮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鸡翅,平时吃饭一只鸡翅就能够他啃上一个晚上,还记得他小手抓着包好纸巾的边缘然后慢慢地去啃肉,吃得津津有味,还会满足地舔着嘴唇。

诸葛亮这头还气得要命,李白看见他黑着脸的样子还吓了一大跳,也不知道是谁敢惹这个小少爷。
诸葛亮这天好不容易拜托保姆做了最爱的鸡翅,因为这次终于找到以前做鸡翅的那个酱料,诸葛亮已经不停地幻想着重新品尝那种美味,还特意不跟李白去吃饭只是为了让自己安静地享受,结果全给赵云给搞没了,他气得一肚子气,干脆什么都不吃了坐下来继续处理文件。


赵云从洗手间隔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诸葛亮正在洗手,还时不时对着镜子拨着刘海,赵云差点就想要返回去,可是这样也太怂了,男子汉大丈夫怕什么,赵云咽了咽口水,假装镇定地走到诸葛亮身边。
“嗯子龙?”诸葛亮注意到他转过脑袋笑了笑。
“嗯。”赵云打开水龙头洗手,眼睛却是不断地往诸葛亮那边瞄。封闭无人的空间,独处的二人…这不就是小说里说的表白必备场所吗?!

赵云一下子来劲了努力回想着昨晚认真研习的那本《总裁娇妻你别跑》,其中就有一段差不多,总裁霸道地在电梯里拦下了秘书,争吵了几下就强吻了。
虽然不能指望吻到诸葛亮然而还是是试试吧。赵云关掉了水龙头,抓起诸葛亮的手腕就往墙角拽,“干嘛!?”诸葛亮被他抓得一个踉跄,差点就一头栽进赵云怀里,接着又被搂着腰。“亮亮,我想…”
赵云已经处于一种视死如归的状态了,他决定告诉诸葛亮自己要吻他,然后尝试着…
“走开!!”诸葛亮的反应非常厉害,“赵子龙!!!”还带着些怒吼的感觉。赵云没察觉出诸葛亮到底在生气什么,而诸葛亮挣扎得越发厉害,用力挣脱得连声音都变了调,“你给我走开…”
他这样说赵云也不由得呆住,难道诸葛亮是这么抵触自己的吗?心中更是一顿发酸差点就要掉眼泪了。
“你洗手还没用洗手液!!!”


诸葛亮还是第一次进入酒吧内,根据韩信给的房间号,他又不是很好意思问人,只好一间间摸索。
打开门时就看见赵云已经瘫在沙发上,平日里认真打理的头发蹭得乱糟糟的,嘴里还叨念着。“呜呜呜没戏了…”

“哎来了?”韩信看了诸葛亮一眼,然后用手轻轻拍赵云的脸,“醒醒,你的亮亮来找你了。”
“别骗我了!”赵云没好气地拍开韩信的手,“让我睡会。”
“不是啊是真的来了啊,你看。”韩信继续拽赵云,诸葛亮走到前来,稍稍凑到赵云跟前,“子龙?”
这个声音实在太过熟悉,赵云努力睁开眼,真的看见诸葛亮都在跟前,他吓得立刻清醒过来,“亮亮…你…你怎么来了。”说罢连忙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生怕自己这个邋遢的样子会让诸葛亮疏远自己。

“我听说你在这里喝酒,你怎么喝成这样…”诸葛亮伸手去摸赵云的头发,赵云缩了一下又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在诸葛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人猛地抱在怀里,“子龙?!”抱得太紧了,健壮的手臂紧紧搂着诸葛亮,不给对方一丝挣扎的机会,又突然松开了像个孩子那样在诸葛亮面前伸出双手,委屈巴巴的,“亮亮我洗手的了,不要生气。”
诸葛亮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你今天干嘛了。”仿佛在照顾一只迷路的大型犬。
“不要嫌弃我好不好,我真的好喜欢你的…”
诸葛亮正拉着他往外走,沉沉地压在自己身上真的要死了,“我没嫌弃你。”
“可是…可是…你好像都不喜欢我…”借着醉酒赵云胆小倒是有几分大,迷迷糊糊地乱说话。
“喂你。”诸葛亮把人拉到一个角落,抬手拍了拍赵云的脸,“看着我。”
“嗯?”赵云的手趁机搂着对方的腰。诸葛亮揪了揪赵云的头发,“如果我不喜欢你,干嘛要在你身边工作,对着一个傻子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啊。”
“啊?”赵云猛地一震,睁大眼睛却说不出话。
“啧。”诸葛亮歪着脑袋打量他的神情,“我小时候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赵云之前学的“总裁霸道学”全部抛之脑后,反而现在他靠在墙上,被诸葛亮“壁咚”。

诸葛亮低下头笑了一声,然后踮起脚主动吻上了赵云的唇,双手攀在赵云的肩上,唇移到对方的耳边,轻轻的,就像小时候那样带着点撒娇的语气,“子龙哥哥。”

评论(18)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