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白亮】情愫

李白x诸葛亮
*偶尔产物
*亮亮有点傲娇
*可能ooc
————————————————————


李白可是无比想念诸葛亮小时候的样子,他们两个人一同长大,只是李白比诸葛亮大了两岁,占得了哥哥这一辈分,小时候诸葛亮漂亮又软绵绵的,追在自己身后喊着太白哥哥。
诸葛亮后来跳了级,因此是跟李白同一个班,考一样的试,其实这些都没什么,只是诸葛亮跟自己做了同学后,再也不肯叫一声太白哥哥了,干脆直接叫李白,这可把李白给气死了。

当然还有一件事,李白喜欢诸葛亮。

考上同一所大学,使了点小手段让诸葛亮分配到和自己住。他们都是双人宿舍因此李白和诸葛亮便过起了“同居生活。”

李白回宿舍的时候,就看见诸葛亮手里正捧着一本花花绿绿的书坐在椅上聚精会神地看,听见自己开门的声音就抬了下眼皮,李白有点不爽,“亮亮。”他走到诸葛亮跟前,蹲下看书的封面来瞧瞧是哪位这么厉害跟自己争宠。

《甜点教程》??
封面印着全是蛋糕图,还有一个围着围裙的外国人抱臂站着。诸葛亮一向都是沉迷数学的高材生,难以想象他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怎么了?”李白作势要夺走书籍,“不像你啊看这些。”
诸葛亮似乎刚好翻到做抹茶蛋糕那里,这可是李白的最爱。“怎么?我记得你不吃甜的,难不成做给我的?”
“走开。”诸葛亮紧紧握着书不让扯,又顺便编了个理由,“我…我去图书馆的时候看见了,就随手借了看。”
李白笑了笑,边走边脱刚打完球的衣服,然后就进了浴室洗澡。诸葛亮抬眼见他进去了,立刻又悄悄摸出藏在书本底下的纸,上面正密密麻麻地写着步骤和食材明细。

没写几个字,李白的声音又传来了,“亮亮——亮亮——”
“干嘛。”诸葛亮不得不提高声音去应他。
“我忘了拿毛巾了。”
诸葛亮抿着唇一阵无语,“等一下。”
等到诸葛亮站在浴室前时,李白已经打开门等他了,吊儿郎当地依靠在门框上,赤裸着上身,当然下身也是裸着的只是门堪堪挡着而已,接过毛巾后李白还要皮一下,手捏着毛巾的边角,朝诸葛亮挥了挥,“客官来玩嘛。”

然后成功地不小心把毛巾拍在诸葛亮的脸上。

“啧。”诸葛亮翻了个白眼,顾不上李白浑身还是湿漉漉的,一手把李白推回室内,砰地替对方关好了门,他也不是真生气,只是觉得李白老弄些幼稚行为,“就你这还接客,浑身汗味赶紧给我洗干净了。”

诸葛亮在三天后还真的给端回来了一个抹茶蛋糕,说是在赵云的宿舍弄的,失败了好多次才弄出这个勉强可以的样子,抹茶粉洒得歪歪扭扭的,肯定是比不上蛋糕店里的来。
“你试试。”诸葛亮将蛋糕放在了茶几上。
李白正吃着鸡,在坡上开着八倍镜蹲人,然而诸葛亮会亲手端来蛋糕给自己,还管他什么吃鸡不吃鸡了,随手就把手机一扔,高高兴兴地拿起勺子挖了一块就往嘴里送。
“…”
“怎么样?”诸葛亮假装漫不经心地问。
“亮亮啊,要不是我这个月还没拿到零花钱,我肯定会认为你是想毒死我好继承我的遗产。好难吃哇!!!”
诸葛亮抿着唇愤愤不平的样子,“那你别吃啊。”
“我肯定不吃啊!”李白啪地把勺子放下,重新拿起手机,“天啊这个味道…亮亮你的厨艺还有救吗?”
“没有救了!”诸葛亮咬牙切齿的,踢下鞋子就爬上床抱着被子躺下,尔后还不甘心似的,拿起枕边的抱枕扔向李白的背部。
李白正坐在诸葛亮的床上肯定会被百分百命中,手一滑,决赛圈把手榴弹扔地上了炸死了自己,页面立刻弹出一个第二名的清算页面。

“诸葛亮!!!”李白转身扑上床,“你害得我没吃到鸡!”
“你活该。唔!”下一秒就被人用被子蒙住脑袋,李白整个人压上去,“我需要赔偿。”
“没有,走开。”李白一如既往地把手伸进诸葛亮的腰上然后恶意地抓挠,诸葛亮怕极了他这样,可是李白坐在自己腿上,扭动半天也挣扎不了多少,难受了才开始稍微求饶,可眼神还是这么不甘地瞪着,李白笑眯眯地掐了诸葛亮一把腰边的软肉,“陪我玩一盘就不追究你了。”

这头诸葛亮给李白整了个甜品,李白这天在学校的咖啡厅的时候,一个女孩子站在了跟前,“李白学长…”她一脸娇羞的样子,手里捧着一个小小的袋子,似乎要送给李白。
“嗯?”
“这个…给学长的。”
看着对方涨得通红的脸,李白却觉得有点尴尬,“不用了。真的。”大概也猜到是个什么意思。
“这是我做的曲奇,学长试试吧…”女孩子尝试着继续说服李白收下去。
“不用不用,真的谢谢了。”李白摇头摆手,那女生可怜兮兮地看了李白一眼,放下就猛地跑了出去。
李白耸了耸肩有点无语,而旁边的赵云看了眼说道,“你这样也太无情了吧。我看她就快哭了。”随手拎起来那个精致的包装,似乎还能闻到那股浓浓的食物香味。“来。”赵云塞到李白手里,“回去当零嘴。”
“别。”李白几乎要把双手举到头上去,“不吃。而且我可以断言,她做的没亮亮做的好吃。”
“你确定?”赵云露出复杂又质疑的眼神,“那家伙上次差点没把我宿舍炸了。”
“那肯定。”李白双手抱臂一副自信满满的又有点骄傲的样子。“亮亮做的都好吃。”

还是这么死皮赖脸的,诸葛亮刚洗完澡出来就看见李白又躺在自己床上,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衣脚还踩着诸葛亮的被子,“走走走。”诸葛亮用毛巾擦了擦发尾的水,也爬上了床,有点嫌弃地用脚把李白那只占了自己大半张床的腿。
“舍得让我走吗?”李白笑得痞痞的,“怕你晚上吓得睡不着嘛。”

诸葛亮瞪了他一眼,自顾自地在床头柜拿出一瓶身体乳。诸葛亮平时还是比较注重保养的,加上最近空调吹得多皮肤比较干燥,诸葛亮可受不了。
“我来帮你。”李白熟练地从瓶子里挤出乳液,在手心处暖了一阵子后便抹到诸葛亮的腿上,李白悄悄学过些按摩手法,顺着腿根一直摸到小腿肚,“真好看。”他心里默默地想,修长纤细的双腿,因为常年不见阳光而显得异常的白,诸葛亮倒也没阻止李白,毕竟有个人伺候舒服着的事情他不会拒绝。

看着这个在自己身上“卖力”的人,诸葛亮又开始回想起当初第一次允许李白到自己的床上睡,对于诸葛亮来说还是挺丢人的,李白某天美滋滋地拿着平板电脑,说是刚从赵云那里拿了一部恐怖片看,在全球拿了大奖的那种,诸葛亮那天刚好做完了 事情正闲的无聊,脑子一热就答应了跟李白一起看。
两个人为了营造气氛还特意关了灯,两个人挤在诸葛亮的床上,盖着同一张被子,点开了视频。
诸葛亮是真的害怕了,李白悄悄搂着他的肩,都能感受到诸葛亮在镜头转向开始吓观众的时候也跟着一抖,双手紧张地扣着胸前,下意识地就往李白怀里钻。李白可高兴坏了,诸葛亮根本不追究自己是不是被“吃豆腐”,后面干脆吓得闭着眼只听声音。

一个多小时电影结束了,诸葛亮稍稍松了口气,“睡啦睡啦。”他一下子钻进被窝里盖着脑袋,李白帮他收拾好刚才靠着的靠枕,刚要离开的时候,其实他自己也没想到,诸葛亮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臂,露出一双眼睛来,“过来,陪我睡一晚。”
“怕了?嗯?”李白一看到诸葛亮这般示弱的样子,嘴角忍不住扬起。
“才没有!”诸葛亮自然是不肯承认的,着急着解释,“我就是…”
“知道了空调太冷了你怕冷所以我来帮你暖被子好不好。”李白也不会作死去让这个机会白白流失,编了个理由给诸葛亮一个台阶下,然后顺利地睡上了对方的床,要知道以前诸葛亮的洁癖是有多严重。
恐惧是不可能一晚上消除的,因此李白顺理成章地在诸葛亮的床上睡了一个星期,接着就渐渐地变成了一个惯例,李白的被子枕头全搬到诸葛亮的床上,两个小伙子就这么挤着睡,诸葛亮当然每次都是赶他走,可是也只是嘴上说说并没有什么强制行动。

“亮亮,我帮你抹后背!”李白特别地主动,挪到诸葛亮的背后又开始一轮按摩,原本还好好的,结果他又开始皮了,“呼———”像武林人士那般收起双手,“亮亮,你体内所中之毒我用气功帮你逼出来!”然后双掌直接拍在诸葛亮的背上,把人拍得一个踉跄。

“李太白!!”诸葛亮转身就扑过去作势要打人,李白笑得前仰后翻,还伸手勾了勾诸葛亮的下巴,“亮亮你知道吗?你现在好像一只猫哦,还是炸毛露爪子的那种。”说罢还敞开胸怀说道,“要不要主人抱抱你?”
“幼稚。”诸葛亮没好气地抱起被子,躺下来转过去背对李白。
“别生气嘛。”李白伸手就去捏诸葛亮的脸蛋,顺便摸了两把柔软的发丝,“给你顺毛,乖。”诸葛亮拍掉他的手,李白笑嘻嘻地把手放在诸葛亮的腰上,“还记得我的赔偿吗?”
“没有赔偿。”
“不许耍赖。”李白把诸葛亮正冲着电的手机拔下来,“说好陪我玩一盘。”
“不要,我睡觉了。”
“不陪我玩就别想睡了。”李白大摇大摆地把脚搭在诸葛亮的大腿上,“亮亮——亮亮——”拉长了声音开始叫唤,摇着腿也是间接晃诸葛亮,“快点——不许睡——”
“行行行我玩我玩!”诸葛亮被晃得心烦,不就是吃鸡吗,玩一盘好了。

进去了组队,诸葛亮很少玩,因此连件好看的衣服都没有,白衬衫加上一条黑裤子,反观李白全身上下几乎要印满花纹。
“等等,我换个衣服。”李白将自己的着装脱下来,然后换上跟诸葛亮一摸一样的衣服。
“干嘛?原本不是好看的吗?”
“不,跟你一样,我们情侣装嘛。”诸葛亮皱了皱眉,李白面不改色地解释道,“和队友穿一样的衣服能被当作情侣的能加攻击力。”
“真的吗?”诸葛亮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样,“我怎么没听说过。”
“版本更新加的。”

“前面!!就在前面!!正北!!”李白叫嚷着前面有一对人,自己打死了一个,一个倒地还有两个在跑。
“啊?哪啊?”诸葛亮完全找不着北,枪口晃来晃去当代人体瞄边大师。
“前面啊。”李白开了镜还在瞄,诸葛亮跑前了几步,然后屏幕一绿,自己竟然被人打倒了。“哇你怎么倒了啊?”李白又连忙跑回去救诸葛亮,叮嘱他,“别乱跑,守着这里。”
诸葛亮蹲在楼梯口,听着楼下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听见身边有个东西掉落,“嗯?”诸葛亮滑下视线去看。
“砰!!!”炸弹一炸他立刻就被淘汰了。

“你这个小坑货。”李白放下手机一巴掌拍在诸葛亮的臀上。
“喂!”仔细看还能看见诸葛亮泛红的耳根,“叫我玩的又是你,现在又嫌弃我坑。真难伺候。”诸葛亮也不甘示弱地在李白的大腿上踩了一脚。
“我要睡了。”说罢卷起被子就把脸埋在枕头上。李白还没困,垂眼看诸葛亮闭上了眼睛,习惯性地揉了揉对方的头发。退出了吃鸡开了一盘王者。

当李白看着胜利的字样弹出然后进入清算页面的时候,他才发现身边的诸葛亮已经睡着了。空调开得冷,他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银发睡得乱糟糟的,李白可以想象诸葛亮起身的时候又要梳理多久。
双眼紧闭,纤长的睫毛在眼底留下淡淡的阴影。
李白缓缓地移开背后的靠枕挪进被子里,侧着身一手抬着脑袋就这样仔仔细细地盯着诸葛亮。

明明野蛮又毒舌,可是在自己眼里却可爱得要命,李白想到这里又突然有些心酸,自己的心意诸葛亮到底明不明白呢?每次蹭诸葛亮的床都是死皮赖脸地爬上去,相处也总是自己主动“纠缠”,很快又是商家弄出来的所谓情人节,李白可烦死这些节日了又是警惕万分的状态,因为总有人趁机来给诸葛亮表白,自己每次都会直接拒绝,可是诸葛亮怎么回答的他根本不知道,试过一次想去套诸葛亮的话反而把人惹得不高兴。

“唉…”李白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拨诸葛亮的刘海,诸葛亮没有反应,还是在睡觉的样子,蜷起来平稳地吐着气息,真的像足了一只猫。
李白依旧盯着对方,视线不断地扫过诸葛亮的肌肤,嘴唇,微蹙的眉…这个距离太过暧昧了,李白咽了咽口水,神使鬼差地,他俯身在诸葛亮的脸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这是偷亲吧…李白只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抑制心里的紧张呼着气平躺在床上,跟想象中一样的触感…细腻的肌肤带着一股淡淡的气息,李白伸手碰了碰自己的唇。
“喂。”转头诸葛亮竟然睁开了眼睛,冰蓝的眸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身边的人,“你偷亲我?”一下子被说出来李白立马心虚,诸葛亮坐了起来双手捂着脸。

“对不起我…我…亮亮我我错了…”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毕竟被好兄弟给亲了这个很难接受吧。
诸葛亮转过脑袋,“为什么要亲我。”
“我不小心?”李白勉强扯出个尴尬的笑容,而且抬眼就看见诸葛亮睡得竖起来的头发,想笑又不敢笑。
“呵。”诸葛亮冷笑了一声,重新躺在床上直接背对李白。
“亮亮…”李白把手摸到诸葛亮的腰上,诸葛亮没甩开,他就慢慢地继续摸上去,然后直接半个身子压在诸葛亮的手臂上,探出脑袋去看对方的脸,“我错了,我就闹着玩的。”带着些撒娇和请求原谅的意味,李白可不想一时冲动让诸葛亮疏远自己,这也太得不偿失了。

“李白。”诸葛亮稍稍偏了偏头,“承认喜欢我就这么难吗?”

刚说完诸葛亮就后悔了,都是聪明人,李白领悟到便一下子得劲地翻身将诸葛亮死死压在床上,可怜诸葛亮的脸直接埋在枕头里觉得自己快要窒息。
“李白!干嘛!”紧接着背部肌肤一凉,睡衣直接从领子被拉到了手肘处,诸葛亮尝试挣扎无果,李白反而将他按得更紧,一口咬在了对方显得有些瘦削的肩头上,手更是摸到了其他地方。
“亮亮…”语气还是这么委屈巴巴的,可诸葛亮知道那不过是披着羊皮的狼。“之前我怕你不接受所以不敢嘛,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

评论(5)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