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舐糠及米

赵云x诸葛亮
⚠️ABO还是正常随便
⚠️底特律那种仿生人设定(康纳真可爱)
⚠️赵云和赵子龙不是同一个人
⚠️瞎几把乱写的,考试周无聊乱写

———————————————

已经是冷战的第三天了,诸葛亮在这三天里没有跟赵云说过一句话。
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吃饭的时候把平板竖立在桌前看视频正眼也不瞧一下对面的丈夫,吃完后诸葛亮就进行简单的洗漱直接去花园闲逛,或者去书房看书还是把房门直接锁着那种。

今天依旧是这样,诸葛亮慢吞吞地出来吃饭,这次赵云特意嘱咐保姆做些诸葛亮最爱吃的,然而诸葛亮并不领情,甚至筷子夹菜时都不超过半臂的范围。
“亮亮…”赵云再次试图跟诸葛亮交流,夹起诸葛亮的鱼肉仔细挑去细骨便放在诸葛亮的碗里。
诸葛亮瞥了他一眼,当着他的面将鱼肉重新夹出来放进装骨头的碟子里,明摆着是不吃。

吃了点就起身离开,最后赵云是在花园里找的诸葛亮。
“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
花房里诸葛亮站在一盏幽黄的灯下心不在焉地浇花,背影瘦削宛如一张纸。花房内无处可走,但诸葛亮也没有要逃的意思,将花壶放在一边后就低着头盯着花。
“我不懂我们结婚的意义在哪里。”
诸葛亮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导火索就是诸葛亮的生日宴。

前一个星期的星期五是诸葛亮的生日,从小就备受宠爱的他怎么可能不办宴庆祝,于是在诸葛家的大宅里诸葛珪举行了盛大的宴会邀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整个大宅灯火通明觥筹交错,该来的所有人都来了,唯独赵云没有来。

原因就很简单,暴雨天赵云的飞机没办法回来,而其他交通工具票早就卖光了就算有也赶不及。

诸葛亮和赵云当初结婚的时候算是很被看好的一对,门当户对不说,两个人在校园相识,由一次数学竞赛结缘,互相欣赏然后开始了爱情的发展。毕业后便结了婚,当时婚礼的豪华程度令人咋舌,在各种各样的目光的注视下,两个人深情地拥吻。
可是结婚不到一年,怎么说也应秀恩爱的时刻,赵云就缺席了生日宴,这让别人怎么看。

诸葛亮明显是不会刻意去隐藏自己的情绪的,明眼人都看得出他黑着一张脸,穿着礼服坐在中央一言不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勿靠近的气息,最后聚餐还没结束的时候,诸葛亮突然直接站起来就走。
“亮亮,别走嘛还没切蛋糕哦。”
诸葛瑾拉着弟弟的手试图安抚一下,毕竟这么多的人看着诸葛亮的一举一动,如果他发起脾气来,便是坐实了他和赵云吵架的事情,诸葛家的小儿子婚姻不和,还是未满一年的那种,说出去不好听诸葛亮的父亲到底是老一代的人,觉得这样有点丢脸。
可是诸葛亮才不会管,当他收到赵云说赶不及回来的消息后,真的气到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他根本就不想在意别人是怎么看,对的,就是吵架了,恋爱的时候形影不离基本一个电话后没多久就能看见赵云笑眯眯地走过来,一结婚就敢连自己的生日宴都缺席,这个二十三岁的生日宴真的糟糕透了。

看了一眼哥哥笑着的脸,诸葛亮知道他是在哄自己,可是自己本来就娇惯坏了,也不差这么一次。
诸葛亮依旧黑着脸,拿起一旁的水果刀径直插进了蛋糕的中央装饰部分,接近一米高的蛋糕,中间是定制的精致的白巧克力城堡,一把刀直直地卡在底部,精细雕刻的门面滑出一个大口子。
诸葛亮看了兄长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切了。”

诸葛亮就是在赌气,并且说起来当初结婚的初衷。“我说过了,我就是想你陪在我身边,如果连这都办不到,我真的想知道你说爱我是怎么个爱法。”
“对不起。”赵云先是握上诸葛亮的手腕,见他没有反抗才又慢慢地将人搂在怀里,“我以后会注意的,我没有算好时间是我的错误,亮亮,我真的爱你的,相信我,从当时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我要共度一生的人。”
边说边亲吻诸葛亮的发旋,柔软的发丝还带着淡淡的香气,诸葛亮到底是心软了,任由赵云想犬类动物那般胡乱地亲吻自己的脸颊,轻啃自己的脖颈,然后才轻轻地说了一句,“抱我回去吧。”
赵云笑着弯身抱起诸葛亮,诸葛亮搂着赵云的脖子靠在怀里,难得一幅异常乖巧的模样。

两人当然不会浪费夜晚这种暧昧的时间,当进入浴室的时候诸葛亮已经开始急切地要撕开赵云的衣服,踮起脚尖主动咬上赵云的喉结。
赵云安抚好诸葛亮后给他盖好被子,诸葛亮累坏了,迷迷糊糊已经睡了过去,可是赵云睡不着,他还有事情想跟诸葛亮说,但是又知道诸葛亮一定会生气。

赵云打开了手机里的邮箱,盯着里面的人脸模型,那是一张和赵云一模一样的脸。
除去前头的一大段标准的话语,他们询问赵云这个样子是否满意,如果有其他需要修改可以随时提出,有时间的话还可以去公司本部进行交谈。
里面还提到,一般在确认后的四天内就可以完成定制仿生人的制作。

说起仿生人,其实早已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很久了,但是价格昂贵维修繁琐,多用于富有家庭的保姆或者助理,只是诸葛亮不喜欢这些东西,他说银色的外表让他觉得可怕而且没有生命却还偏偏做成人的样子,赵云之前还买了一个说放家里洗车的,可是诸葛亮不喜欢就把家里的仿生人送给诸葛瑾了。
那些都是比较低级的型号,赵云这一次定制的,是一个能跟常人相比的仿生人,他要把这个东西送给诸葛亮。
其实也不是他故意跟诸葛亮反着来来气自己的妻子,只是公司越来越忙了,下一周他还要亲自去谈一笔大生意,他实在不放心让别人去,因为一旦搞砸了对公司损失极大。
出差到A国加上一大堆东西他起码要呆一个多月,一个月不能陪在诸葛亮的身边,赵云觉得自己回来的时候怕是要被打死,可是他真的别无办法,困扰了很久直到他看见了这广告。

赵云开车去领仿生人的时候,工作人员还特意给他演示了一遍。
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外表,赵云给他起名赵子龙。赵子龙身上还穿着制服,他有着各种各样的表情,他的肌肤摸上去和真人一样,跟赵云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太阳穴处泛着蓝光的光圈标志着这仅仅是一台机器,一台没有生命和思想的机器。
确认无误后赵云付清剩余的钱,赵子龙便跟着他坐上了车,赵云在红灯的时候扭动看向一边的赵子龙,“后来的一个月,你帮我好好照顾亮亮吧。”

当晚上赵云将赵子龙带到诸葛亮面前时,诸葛亮瞪大眼睛真的傻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赵云,直到他看见另一个的额边的光圈。
“你什么意思?”诸葛亮抬头便质问道。
“亮亮...我明天要出差一个月...”
“所以?”
“我...我希望他可以照顾好你....”
诸葛亮坐在沙发上愣了许久,肉眼可见他的眼眶在慢慢变红,“赵云,你羞辱我很好玩吗?”站起来拉起手里的抱枕就往赵云的脸上扔,“你把我当什么了?出差一个月然后给我塞一个机器?”
“不是他是家居型号的,他…”赵云想要解释什么。
“滚,我答应我什么了?你答应我这段时间陪我的,然后像哄孩子一样送个玩偶?”
“而且。”诸葛亮指着一边的赵子龙,“跟你一模一样,你真的…”胸脯气得剧烈地起伏,整个人烦躁到跺脚但就是无法将怒气发泄出来,诸葛亮干脆突然扑向赵云。

两个人就像疯了一样啃咬对面的肌肤,这场性爱更多像是在发泄,只是两个人的心情完全不一样,赵云仅仅是不舍,而诸葛亮的内心却复杂多了,愤怒几乎是占了大头,他几乎是用尽了力气将赵云压在床上,没有扩张就这么直直地坐下,也就疼痛让他的大脑稍微冷静一点,他双手掐着赵云的脖子,眼泪却是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抱歉。”赵云伸手去抹对方的泪水。
“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可以感受到诸葛亮在发抖,一双手在赵云脖子上乱挠,“我不许你去,你辞职吧。”
两个人新婚时期为了逃避父母的监督还说好自己创业跟家庭划清界限证明自己的能力,然而到底是未出社会时的脑热词语罢了,等到赵云真的自己办一间小公司就真的忙得焦头烂额,然而招了员工还得对别人负责,人手不够什么都要亲力亲为,赵云的时间自然都被挤没,更被说能像以前谈恋爱那样每日跟诸葛亮在一起。
“好。”这一次赵云点点头,将诸葛亮抱在怀里,“弄完这一次我就不干了,把这个丢给韩信,好不好。”
“这一次也不行。”诸葛亮抿着唇直直地盯着赵云,试图在赵云脸上看见往日里无限的妥协。
“唉不可以。”赵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次已经谈了很多了关系到很多人,我不可以言而无信…”
诸葛亮低下头沉默了一会,然后一口咬上赵云的肩胛,“继续吧。”

早上醒来的时候,诸葛亮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想被车子碾过那般的痛,锁骨上还有一个几乎要被咬出血的齿痕。
赵云已经出门了,而且是走了很久,连被窝都是冷的。
诸葛亮的心情瞬间掉入低谷,抱着被子也不想起来,就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发呆。

“砰砰砰。”门突然被敲响了,诸葛亮不耐烦地皱了眉头,自己一向都是爱什么时候起来才起来,家里的佣人是不允许敲门的。
“哎呀先生不喜欢别人叫他起来的。”果然很快就听见了家里的张姨的声音。
“可是现在已经十点了,再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赵云的声音,可是这种声音语气完全不一样,一听便知道是那个机器。
“但是先生说了不许叫他起来,而且你来做什么?我不是叫你去把楼梯扫干净吗?”
“我已经打扫完了。而且赵先生说我要照顾好诸葛先生。”说罢他直接打开了房门。

诸葛亮看着他走了进来,身上的白色制服已经换下了穿上了赵云的衣服,如果无视他的led光圈的话,诸葛亮还以为赵云没有离开。
赵子龙径直走到床边拉开了窗帘,强烈的阳光直接打在诸葛亮的床上,弄得诸葛亮不得不抬手挡脸,赵子龙然后站在了诸葛亮的床边,“诸葛先生,您该起来了。”
诸葛亮平躺在床上不说话,侧着头的视线刚好对上了赵子龙的裆部。
诸葛亮突然伸手摸上了赵子龙的胯。“呵,也不全像嘛。”
赵子龙对诸葛亮的动作毫无反应,只是再一次重复,“诸葛先生,您该起床了。”

家里的佣人想把赵子龙拉走,诸葛亮却扬手让他们离开。
“我不想起来,也起不来。”
“我抱您。”
“哎?”诸葛亮还没反应过来,赵子龙弯身直接将诸葛亮抱了起来,健壮的手臂紧紧地托住诸葛亮的后背和腿弯,不是冰冷的触感,反而是人体的温度,诸葛亮好奇地伸手戳了戳赵子龙的胸肌,竟然还能微微下陷。
“我带您去浴室。”浴室里已经放好温热的水,赵子龙抬手就要解诸葛亮胸前的扣子,“你!”诸葛亮下意识就是按住,可是想了想这也不过是个机器,而且因为他跟赵云一个样子,自己抵触情绪少了很多,垂下手便任由他弄。
“诸葛先生,你需要按摩吗?”
坐在浴缸里诸葛亮趴在边沿本就迷迷糊糊的,睁开一只眼看向蹲在跟前的赵子龙,“可以。”
一双手触碰到了光滑赤裸的背部,开始慢慢地揉捏。程序性的动作力度控制得非常的好,诸葛亮哼哼着几乎要睡过去。

诸葛亮坐在餐桌前一点一点地吃着早餐,桌上还摆着新摘的玫瑰,鲜艳的花瓣上还躺着几颗露珠。
诸葛亮无心欣赏,看着对面空荡荡的座位,就连最爱的培根也咽不下去,诸葛亮用叉子摆弄了一会,丢下便说我不吃了。
“您不吃了吗?你的营养摄入量已经不足了,再这样下去我要打给您的私人医生了。”
“不是你怎么这么烦?”诸葛亮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我不想吃就不想吃。”
“能告诉我您为什么不肯吃吗?如果煮得不好吃我为您重新准备一份早餐。”
“不是。”诸葛亮勉强抿了一口牛奶,“心情不好,不想吃。”
“能告诉我原因吗?”赵子龙还在纠缠着询问,他的目光与诸葛亮对视,诚恳得让人不好意思拒绝。
诸葛亮盯着他的脸半晌又垂下眼,“你不会懂的。”
“我会懂的,我安装了八千多条情绪分析案例…”
“那是程序而已。”诸葛亮打断了他的话,“不会懂我真正的心情。”
“好吧。”赵子龙没有追问下去,“那么诸葛先生,您需要安慰吗?”
“安慰?”诸葛亮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你能怎么安…”话还没说完,自己便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是赵子龙。他拥有着常人的体温,他的身材与赵云完全相似,穿着主人的衣服带着那股诸葛亮最为熟悉的属于赵云的味道。
他就这么地抱着诸葛亮,双臂环着对方的腰和背,给对方一个能极度依赖的感觉。
诸葛亮揪着赵子龙的衣服,眼眶渐渐湿润,委屈地悄声说着,“陪陪我就这么难…”
赵子龙依旧不说话,只是将诸葛亮抱得更紧些。
诸葛亮的脑袋枕着赵子龙的胸膛,没有心跳声,朦胧的眼睛算是清澈了些许,抬头便又看见了额边的光圈,到底只是一个机器而已。
“你放手吧。”诸葛亮苦笑着拍了拍赵子龙的胸膛,“我想回去睡觉了。”

竟然会困在了花房里,诸葛亮蹲在木椅上看着积水快要漫上来了。
透明的玻璃噼里啪啦的全是雨点,顺着窗户不断下滑,屋檐两边的雨水排得是一串串未断的水柱。
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诸葛亮前一秒还在弄自己的花,下一秒就乌云密布狂风骤雨到现在也还没停止。
诸葛亮在自己家里哪有带伞的理,出来浇花而已也没带什么通讯工具,保姆估计以为自己在睡觉。

诸葛亮不喜欢那种浑身被淋湿的感觉,他干脆蹲到椅子上等雨停,最坏的是不知道哪个地方堵塞了水排不出去,他开始考虑一会要不要趟水过,只可惜了自己这双最爱的毛毛拖鞋了。

雨好像勉强小一点了,诸葛亮把脑袋枕在膝盖上观察了半晌,这个雨量冲回屋子里应该不会湿得太厉害,诸葛亮刚想把鞋子套脚上,就听见有人趟水的声音,抬头一个人拿着一把伞站在花房门前。
“诸葛先生。”赵子龙来了,“我来接您回去。”
诸葛亮愣了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根据我的程序推算出来的。”赵子龙挽着裤脚,手里撑着一把巨大的黑伞。
“等等,”诸葛亮站在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就一把伞?”
“嗯。”赵子龙点点头没有任何犹豫,“我抱您回去。”他在诸葛亮面前伸长手臂,示意诸葛亮坐上去。
“你行不行的啊别把我摔了。”
诸葛亮皱着眉双手抱上赵子龙的脖子,赵子龙仅仅一手便将诸葛亮抱在怀里。
“相比于我的承重量,诸葛先生的体重不值一提。”说罢便抱着诸葛亮趟水开始回去的路。
雨又开始下得极大,雨滴拍在伞上不断发出那种皮料碰撞的闷响。

“嗯…”有雨滴溅到了诸葛亮的脸颊,诸葛亮刚要抬手抹掉,赵子龙突然停下来脚步,“怎么不走了?”
脸上传来温暖的触感,赵子龙将伞转到了抱着诸葛亮的那只手,抬起右手去抹诸葛亮脸上的雨水,动作轻柔细腻,一点一点地用拇指将水滴抹干。
诸葛亮完全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这样的动作太过亲密,赵子龙直视着自己导致他都不知道眼神该往哪飘。“你…谁教你的?”
“没有人教我。”又是这程序,诸葛亮眨了眨眼干脆把脑袋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他这个角度没看见赵子龙额边的光圈,从明亮的蓝色有着一闪而过的红色的亮光。

“亮亮,今天在家还好吗?”
诸葛亮躺在床上对着放下一边的平板,他在跟赵云视频通话。“好得很。”
“还在生我气呀?”
“没有。”
“好啦我很快会回来。”荧幕里是赵云满是歉意的脸,“我给你买了礼物,你一直很想要的。”
“哦?”诸葛亮抱着枕头调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我可不记得一直想要什么。”
“你会喜欢的。”赵云抬手摸了摸镜头似乎想要触摸诸葛亮。“我这里好无聊啊每天都在谈生意和应酬。亮亮我好想你。”
“…”诸葛亮抿着唇不应答他。
“今天吃了什么了?我怎么觉得你又瘦了。”
看着诸葛亮露出来的手臂,赵云总觉得又细了些。“吃了寿司。”
“看来我一走你就不会乖乖吃饭啊。”
“寿司没问题啊有饭。”
“不许耍赖。”赵云拿他没办法,“好久没有亲手给你做一次饭了,想吃什么?”
“不想想,你回来再说。”两个人一搭一搭地聊着天,诸葛亮的心情勉强好些了。

“诸葛先生。”赵子龙开始在门外很大力地敲门,“您该睡觉了。”
赵云似乎听到了赵子龙的声音,“怎么样?他…”还没说完诸葛亮那边直接断线了。
“哎?”诸葛亮看着那只按掉自己屏幕的手很是吃惊,抬眼看见一脸严肃的赵子龙,“你干嘛关掉?”
“诸葛先生,您该睡觉了。”
说完还把平板拿去远边的书桌,屏幕亮了原来是赵云发了个消息过来,“亮亮晚安,早点睡吧,我爱你。”
赵子龙垂眼看了几秒,帮诸葛亮的平板连上充电器后,伸手把赵云的消息删除了,然后没有事情那般返回来弯身给诸葛亮盖被子。
“诸葛先生,您该睡了,晚安。”

“唔呜…”诸葛亮此时此刻被按在沙发上,赵云紧紧抓着他的双臂亲吻对方的脸颊。
赵云提前回来了。
“亮亮我好想你。”两个人挤在一个沙发里,赵云的手指从诸葛亮的胸前滑到腿间,眼底浮现的都是欲望。
“嗯…”诸葛亮窝在沙发里默许了赵云的行为。

赵子龙站在旁边看着,眼珠转了两圈看见诸葛亮已经被扒个干净。
他直接转身下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额边的光圈再一次一闪而过地变红,突然一脚踢向了柜门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呆呆站着几秒后似乎又冷静了下来,扭开房门去了厨房。


评论(12)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