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云亮】历历在目(中)

赵云x诸葛亮
⚠️带点玄幻因为灵魂穿越了2333
⚠️炸毛亮亮
⚠️我都说我这篇不坑的吧
⚠️前篇链接:历历在目(上)
⚠️最近要补课导致我异常的想写文你们想看什么欢迎评论

———————以上接受者欢迎食用————

痛,又很麻,这是诸葛亮有意识时唯一的感觉,浑身像被碾过一样。
而且很困,连眼皮都抬不起,浑浑噩噩的仿佛再某个地方漂浮,却抓不到任何固身之物。
 
忽然感受到一只温暖的手握上了自己的手,那只手很宽厚,也很温暖,与自己十指相扣。
手心似乎常年握着什么东西而有着茧,摩擦过自己的手心还痒痒的。
“是谁呢…”诸葛亮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感觉下一刻就要沉沉睡去。

“可能是父亲或者哥哥吧…”
毕竟母亲的双手柔暖细腻。

那只手还是紧紧握着,还在不断地抚摸自己的肌肤,最后他感觉到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贴上自己的手背,好像是嘴唇,可是哥哥和父亲怎么会亲吻自己的手背呢….
一定是感觉出错了….
诸葛亮微微动了动手指,那人立刻将自己握得更紧,磁性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伴着着急的语气,“亮亮!亮亮!”
这声音怎么跟赵云这么像,诸葛亮迷迷糊糊在想,可是赵云那傻子不跟自己吵架就已经是奇迹了更别说是这么亲昵的叫法。
好像有什么东西盖在自己身上,身上的衣物都软软的好舒服,诸葛亮蹭了蹭,然后再度陷入昏迷。

诸葛亮这一次是被吵醒的,还是被一个词给吵醒的,好像有谁很大声地喊了一句王爷。
什么鬼东西,现在他们除了皇帝就是各类爵位,哪里来的王爷,而且这个声音还是在自己耳边的。

诸葛亮首先想到的就是诸葛瑾那个混蛋,这个人好像从自己记事开始,就各种热爱古代文化,加上古代题材的肥皂剧是在盛行,不,应该说是诸葛瑾在大力支持,光是自家投资的诸葛亮就记得好几部。
诸葛瑾对古代文化的狂热到了令自己发指的地步,还曾经在弟弟生日的时候送了一套古装,还囔囔着诸葛亮那机械扇子不好看,转手给了一把轻飘飘的羽扇。
又曾经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当着很多人的面叫了诸葛亮一句“小亮子。”然后被诸葛亮从宴厅一直追到阳台打。

耳边接着更是什么王妃啊奴婢啊殿下什么的,肯定又是那个该死的兄长在看电视剧,真是服了自己现在躺病床上不让休息还大声播电视剧,定是爸妈不在,不然肯定会把他赶出去的。
声音越来越大叽叽喳喳的聒噪得厉害,诸葛亮的怒气值在不断上升,然而他好累,更别说张口说话了。
“殿下,殿下您休息一下吧,您已经几天没合眼了啊!”

吵死了!!!

诸葛亮基本要炸,敢情诸葛瑾是放在自己耳边播的,受不住强行睁开眼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张口就骂,“诸葛瑾你他妈有病啊!”

 睁开眼,屋内一片的寂静,然后人群突然被炸起一样蜂拥过来,“王妃!王妃醒了!!”

诸葛亮第一次吓到话都说不出,什么情况?!

跟前是一堆身穿古装,盘着发插着几根素簪子的女孩子们,她们一个个着急又惊喜,全部挤在床跟前。

不对这是哪里?诸葛亮慌张地四处张望,记忆中自己飞船出事,怎么也得在医院里吧。
而现在自己睡在一张豪华的木质大床上,身上盖着的被子绣满花纹,抬头上面的帐幔层层叠叠宛如一个巨大的帐篷,身上穿着一件月白色的内衫,一摸怎么连内裤也没了。

“亮亮!亮亮你终于醒了!”有一个人在一堆仆人的簇拥下就冲向自己的方向,诸葛亮定睛一看竟然是赵云。
只是脸是一模一样了,就是也是一身古装,披散着长发,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不佳脸色苍白,下巴全是胡渣眼底是一大片乌青,他猛地就是往这个这里冲,还叫唤着自己的名字。

到底搞什么啊!?

“你…你别过来啊!”诸葛亮撑起身子想把身边的枕头扔过去,然而一拉瞬间扯到后背,好像是伤了诸葛亮瞬间感到一阵钝痛传遍全身,“啊——”皱着眉忍不住发出呻吟。
“你没事吧?”眼见着赵云已经冲到跟前,一把将自己抱着,“是不是很疼?别起来了。”

赵云伸手就抱着诸葛亮的背部将人重新搂到床上,诸葛亮浑身都是拘谨着,而赵云更是直接一口亲吻诸葛亮的脸颊。
“对不起….”声音听起来有点哽咽的感觉,“对不起我不应该答应皇兄领她们回来…那只是做给我父皇看的我怕父皇不满意你…对不起,你不要生气….”
拥抱的力度越来越大,诸葛亮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赵云这时竟然直接哭了,呜呜地哭起来还把脸埋在诸葛亮的肩上,“当知道你摔下悬崖的时候我真的要吓死….如果你没了,我也不想活了….”

赵云这边倾述衷肠好不伤感,而诸葛亮脑子一片空白,睁大眼睛就直直盯着前方完全反应不过来,被亲了??我竟然被赵云亲了??

诸葛亮猛地一把抓住赵云的衣领,“你是谁?”
当场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赵云的表情更加惊愕,诸葛亮依旧盯着他的脸再次发问,“你是谁?”
“我…我是赵云啊,你不认得我了吗?亮亮?”诸葛亮把手伸到赵云的长发上一扯,赵云吃痛歪着头,更是诧异地看向跟前的人。
“耍我很好玩吗?”
“不是啊…怎么了?”伸手刚要触碰诸葛亮被直接拍开。
“我差点就死在太空尸体都没人收了,你们还有兴致来耍我?你们有病?我爸呢?”
强行支撑站起来,“被我翻到摄像机你们都得死!”

咬牙切齿的就要掀起床头的装饰物,诸葛亮似乎认定了自己怕是被塞到什么节目里被整蛊了,虽然不清楚谁这么大胆而为什么家人又不顾自己死活而同意,反正诸葛亮现在就是火冒三丈。
但他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了,长期昏迷仅仅靠参汤吊命,一坐起来便是头昏眼花差点就是眼前一黑又倒下去,四肢无力站都站不起来。
“别闹。”赵云膝盖压在床上,要把扶靠在床头的诸葛亮抱回去。
“滚!”诸葛亮抬手胡乱地推,“我爸妈呢?”
赵云的身躯还是贴了上来,他一手就可以抓住诸葛亮两只手的手腕,“是说大将军和瑾公子吗?”显然还是听不懂诸葛亮说的什么。
“谁?”诸葛亮挣扎无果干脆重新躺下,“诸葛瑾那混蛋什么时候变成公子了?”
“一直都是这样叫的啊….”诸葛亮懒得跟他争论这个问题,“所以我家人呢?”
“大将军和公子都去西征了啊,夫人听说你摔下后也病重了在府里休息。亮亮,你是不是想夫人了?”

诸葛亮真的想对着跟前那张脸打下去,还在演是吧?

扭动时觉得肩痒痒的,低头竟然是一缕长发滑过,诸葛亮愣住了,方才一直想着其他没注意,自己的头发什么时候这么长了?一直垂到腰部。
诸葛亮摸到自己头皮处一直向下拉,不是,为什么这些好像的确是自己的头发,什么时候这么长了,自己不是短发的吗。
诸葛亮十指茫然地插在发间,又突然想到什么扯开了自己的衣衫下摆。
自己的大腿侧有一个小小的疤痕,那是自己小时候骑马不小心摔下而留下的,然而现在自己这条腿上的肌肤光滑白皙,什么也没有。
诸葛亮垂下手只能不停地眨眼,最终将目光重新投到赵云身上,“我是谁?”
 

难受…
诸葛亮站在屏风后,任由侍女捣弄他的长发,这该死的古代怎么留这么长的头发啊,诸葛亮的白眼几乎要翻到天上去了,自己这一头垂腰的银发重得要死,打理也特别麻烦,诸葛亮之前从不在意自己的发型,梳理两下让发尾卷起也毫不在意。
然而在这个地方,光是帮他弄头发的就有四五个侍女,比如现在她们正将自己的头发分成几块,把握在手里仔细地梳整齐因为一会还要洗头。

诸葛亮基本放弃,因为每次他稍有反抗她们就会叫喊着王妃又发疯了,然后给自己灌下一碗腥苦到极点的药汤,喝得诸葛亮差点没熏昏过去。
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过一会诸葛亮就被塞进一个大浴桶里,换了一批人她们手捧着各式香料精油,在诸葛亮拒绝的目光下什么都往浴桶里洒。
“这什么啊我的天。”花瓣沾到了诸葛亮的手臂上,他嫌弃地就往外丢,皱着眉赤裸身体就缩到角落。
“您怎么了?这些都是你平日最喜欢的香料啊。啊还有,”她们转身拿出一个小小的瓶子晃了晃里面的油状物,“这是新进贡的精油,听说可以美白肌肤安神镇定,皇后娘娘听说您最近不舒服,特意赐了两瓶给王府,等王妃您身子养好了,一定要进宫给皇后谢恩呢。”

什么什么?!?!诸葛亮真的一脸问号,刚要反驳突然就听见身边的侍女悄声道,“王妃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一听诸葛亮立马乖了,要是又被说自己发疯,那药是跑不了的了,干脆假装顺从地说好。

然后任由他们继续往水里丢花瓣和精油,整个内室都是香喷喷的气息,诸葛亮坐在浴桶里被迫接受他们的伺候。
不过也不赖,诸葛亮趴在浴桶的边缘,无视自己泡在这里很像厨房里屠宰好包裹着调料准备煲汤的鸽子,侍女们的按摩手法还是很娴熟,顺着自己脖子一寸寸按下去,舒服得快要睡着。
侍女们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收拾着用过的毛巾和用具就齐刷刷地往外走了。

嗯?
诸葛亮正被按得舒服,怎么没经过自己同意她们都走了?
古代的佣人都这么任性的吗?

扶着边缘望向后方,就突然看见赵云全身赤裸,就站在自己后方,一脚踏在小楼梯上似乎准备一同沐浴。
诸葛亮真的吓到瞬间清醒,“你干嘛。”
赵云完全站在上方,黑色的毛发和潜伏的那物都看得一清二楚,诸葛亮恨不得一脚将他踹出去。
“走啊我洗澡你凑什么热闹啊!”
“亮亮。”
赵云直接沉了下来,浴桶里的水瞬间漫出大半,狭小的空间就这么面对面,诸葛亮连忙站起来想要出去,“你洗你洗,我不洗了。”
“亮亮。”赵云直接一手握上了诸葛亮的臀,温热的掌心触碰到这个极具肉感的地方,诸葛亮满脸通红,自己长这么大都没被别人摸过屁股好吧!
“你放手。”又不愿意转过身与赵云赤裸相对,然而赵云已经主动站起来要拥抱诸葛亮,诸葛亮抗拒得要死,抬手就要去推赵云。
然而一点用都没有,诸葛亮都不知道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是怎么搞的,肌肉少的可怜,除了跟自己一样的名字和样貌,腹肌和人鱼线想都别想,软绵绵的连挣扎都使不上力,然后被赵云抱在怀里。
“亮亮,我知道你还在生气的,那两个人我明天就送走,你别生气,我真的一直爱的都是你,怎么会看上别人呢?她们哪里能比得上你。”

湿漉漉的拥抱,赵云说话时的气息全洒在自己的耳畔,诸葛亮浑身的起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一直扭动想要躲。
赵云竟然还说爱自己,天啊能不能放过我。
紧接着的事情更加惊悚———诸葛亮渐渐发现腿根好像有什么热热的东西顶着,低头一看就看见对方那根东西已经完全挺立,就搁在自己的腿根。
赵云这时还向前顶了顶,那物蹭过诸葛亮的大腿内侧,此时赵云的手指也挪到了诸葛亮的尾椎。

诸葛亮真的要崩溃了,这个赵云也太色了吧动手动脚的,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要失身于此,诸葛亮几乎用尽全力去推开赵云,“你滚开啊别碰我行不行!你不是有妾吗别找我啊求你了啊。”
两个人在浴桶里推来推去溅得水花到处都是,诸葛亮站不稳脚下一滑整个人栽进了浴桶里,水瞬间呛进鼻子里的感觉火辣辣的不是一般的难受。
“亮亮!”赵云着急连忙俯身去捞他,诸葛亮冒上来的同时趁机推了赵云一把,这次反倒是赵云站不稳摔了一下,诸葛亮立马攀着边缘心急火燎地就翻出浴桶。
拉起一件外衣转头看了赵云一眼,见他也做出要翻出浴桶的动作,诸葛亮赤着脚披着件外衣就往外跑。

当侍女看见诸葛亮这个样子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浑身湿漉漉的外衣沾着水紧紧贴着他的肌肤,长发垂下源源不断地滴着水珠,气喘吁吁的紧靠在门框上,好像害怕有什么东西会追上来。

赵云追上来了但没有推门,诸葛亮房内的烛光投出门外一个高大的人影,“亮亮你别生气,我的真心永远不会变的,你不想看见我我明白,你好好休息吧,养好了我带你去划船好不好,你不是一直想去吗?”
又开始叨念着情话,但诸葛亮只想让他赶紧走不想听他废话,什么划船这种哄小孩子的东西啊,干脆就承认自己生气吧。
“对我很生气,不想看见你,你走吧。”
影子晃动间门外的赵云好像低下了头,“好,我不打扰你。”诸葛亮盯着窗纸上的影子逐渐模糊直到消失不见,不放心拉开一条细缝看果然赵云走远了。
“呼——”诸葛亮劫后余生那样叹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浑身狼狈不堪,刚洗好的身子又冒汗,更别说赤脚跑来跑去时脏了的双足。
几乎是折腾到半夜才能完全躺下,可是诸葛亮又担心那赵云“卷土重来”,仔仔细细地跟侍女再三确认门窗都已经锁好了,诸葛亮才肯上床睡觉。

夜里诸葛亮望着这张装饰华丽的床怎么也睡不着,自己无端端穿越到这里来简直有毒,而且还跟赵云莫名其妙地成了夫妻,一想到赵云那个样子诸葛亮宁愿他继续跟自己吵架。
最奇怪的还是自己的家人一点没变,除去这该死的古代,好像身边的一切都与之前的一样,这搞的什么鬼,诸葛亮一向信奉科学,然而如今的状况实在让他看不懂。
赵云一直就说着什么两个妾,诸葛亮还没见过呢,明天就去瞧瞧是什么货色,如果不好看,就再帮他寻几个好的,千万别再缠着自己了谢谢她们。

诸葛亮是被强行被拉起来弄醒的,尽管他试过无数次将被子盖在脑袋上发脾气不肯起床,然而他的侍女们依旧坚持不懈地将他拉起。
“睡太久对身子不好呀。”
“我觉得我现在被你们拉起来就很不好!”诸葛亮裹成一团不断地往角落钻,但还是被她们彻底弄得睡意全无,只得黑着一张脸坐了起来。
“对了。”诸葛亮坐在梳妆台时故意问起,“赵云那两个妾呢?她们住哪的?”
“啊?”侍女握着梳子的手斗了一下,似乎是以为诸葛亮是在吃醋生气,“她们住在最偏僻的北苑里,您别生气,王爷真的一步也没踏进去过,您昏迷的这几天王爷一直守在床边也不肯休息…”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诸葛亮没好气地托着腮,虽然这里的赵云不知道为什么会跟自己结婚还这么死心塌地,但是自己真的不想接受好吧,一想到昨晚赵云发情那样对着自己有反应,诸葛亮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我今天去看看她们两个。”
“啊?”
“就去啊有什么问题。”
“好吧…”

稍微打扮一次诸葛亮还是坐着一个小辇去的。的确很偏僻,绕了好多小路才来到这里,一看就是没多少人打扫的,庭院里的花草都枯萎也不打理,看上去赵云还真是不管她们。
诸葛亮是直接就冲进去的,一手拍开门就看见正厅放着一张四方的麻将桌,还有四张惊诧的脸,一个人手里正拿着一个麻将,那“杠”字还没说出口。
“你们在干嘛?”
“打…打麻将?”

赵云找到诸葛亮的时候,诸葛亮正津津有味地跟自己的两个妾打着麻将,“亮亮你干什么?”
“嗯?”诸葛亮顾着盯着自己的牌,又时不时扭头寻求自己侍女的意见,一眼都没看赵云。
“我在打麻将啊…”
“你说我出这个行不行?她们两个应该还剩那个牌吧…”

赵云眉头深锁走过去狠狠地瞪着跟前的人,似乎是在责怪他们教坏了诸葛亮。
“赵云你也来。”诸葛亮指了指其中一个位置,“你下去,让赵云来打。”
“我们回去。”赵云握着诸葛亮的手腕就想往外走,诸葛亮撇着嘴扯回去,“回去干嘛?无聊死了。我要打麻将。”
赵云怕扯痛诸葛亮倒是放手了,半蹲下身轻声轻语地问对方,“你不是生气她们…”
“我气什么?”诸葛亮白了他一眼顺便挑一下下一次出哪个,“说得好像她们两个很想嫁给你那样,人家陪我玩解闷不知多好,你看那个,就我对面那个,不挺漂亮的嘛…合不合你胃口?”

赵云的眼神愈发迷茫,而后又恢复坚定的模样,“不好看,都没有你好。”
行了行了别再说情话了,诸葛亮伸手就去捂着赵云的嘴,俯身脸蛋靠得极尽,近得能看见赵云的睫毛,“爱我对吧?”
“嗯嗯。”赵云点点头。
“那就给我过去陪我打麻将ok?”
“好。”赵云站起来做到一旁的位置上,又问,“ok是什么?”
“…闭嘴。”

这一天诸葛亮是睡到自然醒的,侍女们竟然破荒天的没有吵醒自己,诸葛亮一瞬间以为自己是不是回去了因为在自己家的确是没有人会管他几点起来,然而睁眼看见睡在旁边的赵云他立马整个人都跳起来,“你什么时候来的?!”
掀起被子看见自己还穿得整整齐齐的睡衣才勉强安心。
“我昨晚来的啊。”赵云似乎醒了很久了,见诸葛亮也醒了,他转身就要搂对方的腰。
“别碰我。”诸葛亮一下子缩到角落,“为什么你来了我不知道?”
“嗯?”赵云笑了笑,“你一直都睡得很沉啊。”
诸葛亮一阵后悔昨晚忘了看是不是锁门了,不对,很有可能是自己侍女放他进来的。
“我们出去玩吧。”赵云继续靠近诸葛亮,两个人就一起挤在边缘。
“去哪?”诸葛亮是真怕他突然过来亲一口什么的,伸手死死抵着赵云的胸膛,这肌肉的确不错,硬梆梆的,但一想到这个人很有可能压上来诸葛亮就觉得自己小命要不保。
“去后山,那片桃花林开了,很漂亮,我带你去看吧。还有座寺庙,我之前让人过去求神明让你早日醒来,现在该回去还愿了。”
赵云的眼神真挚而温柔,看起来现在不是想上自己,诸葛亮勉强放低了警惕,他不想跟赵云出去,但是不出去又很无聊这里什么都没有,桃花林啊…自家还真没有呢,算了就当是散步踏青吧。

逛到了几乎到了黄昏时刻,赵云忽然被寺庙内那个求姻缘的地方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亮亮。”他扯了扯诸葛亮的披肩,“我们要不要去看一下。”
“啊?”诸葛亮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这什么?”
“求姻缘的。”
“哦。”诸葛亮没当一回事就纯属无聊好奇去看,而赵云却是想假装他俩不是夫妻,想听听这先生会怎么称赞他们的姻缘。

然而结果并不好,诸葛亮回去的路上明显感觉到赵云很不高兴,马车上几乎沉默了一路,诸葛亮晃得昏昏欲睡,而赵云突然很愤怒地说了一句话,“为什么他说我们没有缘分。”
“啊?”诸葛亮模模糊糊应了一句。
“我们都已经成亲了,为什么他这样说!”
“骗子吧…你还真信啊?”
“可是很多人都说他说的都很灵。”
“算了吧。”诸葛亮裹紧了披肩,倚靠在木壁上闭着眼睛就要睡觉。
赵云见他这样便不再吵了,脱下自己的披肩也盖到诸葛亮的身上,然后主动托着对方的脑袋防止磕着了。

赵云忧心忡忡地看着诸葛亮的脸,那老人家叹了口气,说他们缘分已尽,诸葛亮会离开自己,阴阳相隔,然后再也不肯多说了。
赵云不忍告诉他,只是握紧了诸葛亮的手,心中是万般的难受。

评论(27)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