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诸葛家日常

我自己写着玩的就是特喜欢诸葛瑾带着诸葛亮。类似于存脑洞吧。



诸葛瑾和诸葛亮相差了足足有15岁,诸葛亮是在父母与兄长的极度溺爱下长大的,其实是很不听话的孩子。

诸葛亮小时候是有点“讨厌”诸葛瑾的,因为诸葛瑾总是担任着父母的角色。比如总是唠叨不能干这个干那个,别人家的哥哥是给弟弟买零食的,而诸葛瑾则是反过来主动限制诸葛亮吃其他,说不健康然后没收。

“好了,别哭了,不就是不给你吃薯片吗?”
诸葛瑾看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背过去的诸葛亮颇有些无奈。把薯片放在一边后,靠床边便掀起被子去查看埋在枕头上哭泣的诸葛亮。雪白的枕巾印上一大片水渍,一头柔顺耀眼的银发也被蹭得乱糟糟的。“呜呜…我要告诉爸爸…你欺负我…”
“那你说吧。”诸葛瑾有些想笑,大手一下便抚上诸葛亮的后脑勺揉着头发,“我看看父亲是生气你在床头藏薯片还是生气我把它收走。”
诸葛亮露出一只眼睛瞄着哥哥,本想听见一个满意的答案然而诸葛瑾说的实在太令他失望了。他愣了愣,哇的又哭了起来,把脸埋在枕头里。
“亮亮…”诸葛瑾拉着诸葛亮的胳膊半拖半拉的把人翻过来。果然对上一张满是泪痕哭得通红的脸,冰蓝色的双眸泪光盈盈的可怜到了极点。“为什么要把薯片藏在床头,这样很不干净哦。”
“你们不给我吃,我能藏在哪儿嘛。”说着还吸了吸鼻子。
“这种东西不健康啊。”
“但很好吃啊。”撅着嘴一副势要斗争到底的模样。
“那也不可以,你之前贪嘴多吃了几个炸鸡翅,当晚就发烧了,你忘了吗?”
诸葛瑾伸手用拇指去抹掉诸葛亮眼角的泪水
“哼。”诸葛亮毫不客气的拍下诸葛瑾的手。
“这样吧。”诸葛瑾点了点幼弟的鼻尖,“我给你吃一片,然后继续没收。”
“不吃了!”
“真的?”转眼诸葛瑾已经撕开了包装,来自膨化食品的独有香味瞬间弥漫出来,诸葛瑾算是特意好心挑了块大的递到诸葛亮的嘴边。
“乖。”
这种哄小猫般的语气让诸葛亮极度不爽,但最终还是微微张嘴咬上一口,却依旧一副不甘的表情,“哥哥是大坏蛋。”

再大点上学,诸葛亮还是很“讨厌”诸葛瑾,因为父亲拿自己跟兄长比较。
诸葛瑾读书的时候是那种中上顶尖水平,不是第一,但也是没跌出过前五的人,优秀的同时为人也特别谦虚,口碑和人缘都非常好。
但诸葛亮不一样,天才的存在基本是压倒性的胜过所有人,加上家庭背景,因此整个人都很张扬傲慢,父亲又担心他这样不好,便拿诸葛瑾来说,但诸葛亮年轻气盛,哪里听的下去,干脆还觉得兄长是太装了。

虽然说是讨厌诸葛瑾,但不代表诸葛亮和兄长关系不好。
比如诸葛瑾买了什么新车,新游艇,新的其他乱七八糟的,第一个享受的肯定是诸葛亮。
还有从小到大依旧保持着的晚安吻的习惯,哪怕闹的再凶,睡前给这个弟弟的脸蛋亲上一口,这只炸毛的小猫也会安分下去的。或者一句“哥哥,抱。”诸葛瑾会抱着这个小懒猪一直走没放过下地。

评论(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