ゼン_鸢

【懿亮】莫及(上)

司马懿x诸葛亮
⚠️分为三章上中下(其实当初只想写pwp然后莫名其妙拉长了…)
⚠️亮亮人鱼设定
⚠️文笔差乱写,娱乐罢了

————————————————————

船上的司马懿在船舱的角落掏出一把明晃晃的银质小刀,上面刻着的是他父母的名字缩写。

此时夹板上热闹无比,几个大汉正高兴低猜拳饮酒,海腥味夹着酒味充盈着整艘船。
“司马懿!”
有人推开了门,司马懿赶紧把小刀往手腕的护甲内收。
“怎么还不出来?我们这次航行很顺,应该很快就到那赤壁岛了,说不定还能拾到几颗红珍珠回去大发一笔。今天老大高兴,正请我们船上的兄弟都喝酒呢,那酒很难得我们一辈子都未必尝得到的….”
话还没说完,突然整个船身猛然一晃,司马懿和那人站不稳立刻都摔在了货箱上,紧接着听到外面的人在大喊,“不好!触礁了!”

司马懿跌入海中的时候已经处于半昏半醒状态,船上逃生艇根本不足,他下去的时候被人暗算狠狠地敲了后脑推入海中,在求生欲面前所有人都化身为野兽。

果然是一群亡命之徒…

司马懿加入他们并不是为了珍贵稀少的红珍珠,只因为他们去的赤壁岛是人鱼的聚集地之一。
说起人鱼,司马懿心口全是怒火,这群贪婪凶狠的怪物,海中的资源都被他们所占尽也罢了,他们却还会猎杀人类,他们不吃,仅仅是将人类拖下深海后,过几日再丢出来,浮上来的人早已腐败破坏,连至亲之人也未必认得出。
司马懿的父母就是死在人鱼手中,一早出海捕鱼却再也没有回来,过了几日后被村民发现两具尸身,靠着两人手上的银环才勉强辨认出。

司马懿那时还太过年幼,但父母的死亡和身上尖锐的爪痕让他记忆太过深刻,他恨死了人鱼一族,他发誓一定要亲手为父母报仇。
只可惜,现在自己竟然连人鱼的面都没见着就葬身于海难。
胸口在斗争中被划了一刀,现在正源源不断地流着血,后脑勺更是痛,加上缺氧,全身提不起半点力气。
司马懿摸了摸手侧的银刀,这是父母生前送给他的礼物。
他呼出最后一口气,然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师兄!你等等我!”深海里一群人鱼正游荡,游在前头的是带路的刘邦和刘备,他们身强力壮甩动着粗壮的尾巴就往前方游,而周瑜也不甘示弱在跟在后方。
唯有最后面的诸葛亮,拼命游动勉强抓住张良的袖子,然后双手紧紧低抱着张良的腰,脸蛋贴在背上,干脆不动了迫使张良背着自己游。
“你干嘛呢?游一下会死?”
“不要,我要师兄背。”诸葛亮鼓着脸明显在撒娇,只是偶尔动一动尾巴,这样游得也太慢了,但张良一向由着诸葛亮,叹了一口气反而抓紧了对方的手,转头去喊前面那几个慢一点。

“哎?”前方的刘邦突然发现了什么,他游过去转了几圈,然后猛地开始叫唤,“快过来!这里有人捡!”
他放眼望去,这片海域竟悬浮着几个人,只是他们早已一动不动,而身上还有伤痕和搏斗的痕迹,更别说还有船体破碎的残骸,这里必定是发生了海难,而他大叫着有人捡,就是跟人鱼族的一个习俗有关。

人鱼族有一个残忍野蛮的习俗,就是成年人鱼必须猎杀一个人类并且带回海中才能算是真正的成人,才能得到长辈们的认可,因此每年都有人鱼悄悄靠近人类活动的区域,有的靠美色诱惑,有的在人类出海时故意破坏船体。

“这次你运气好啊!”
刘邦很快返回来并且抱着一个人,就要塞到诸葛亮的怀里。
“你看,这人竟然没有溺死的样子,你赶紧捡回去说是你杀的。”

还得说一句,就是人鱼族这个习俗是不接受溺水而亡的人的。

“来你赶紧拿着。”刘邦方才观察了许久,有点死状惨烈一看就知道诸葛亮不可能有这个力气,有的明显溺死的不符合规格,唯有一个黑色长发的男子,胸口划了一道,也不是溺死的样子。
“不要。”诸葛亮转到刘备的身后,“你做什么啊?”
“给你带回去啊,不然呢?”
“对啊。”刘备也劝,“捡了回去应付就行了,难不成你还真想上去猎一个啊?我们都成年好久了,就你一个迟迟抓不到人,这次运气好给碰着了,你赶紧带回去啊。”
“可是…”
“没什么可是。”
刘邦游过来把司马懿推到诸葛亮这边,“我们继续去找夫子要的东西,你带他回去。”
诸葛亮碰都不想碰就让司马懿悬在中间,他求助性的看向张良,但这次张良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都担心你上海上会出事,你体能这方面不行就别逞强了,带回去吧。”

看见越游越远的四人,诸葛亮显得很是闷闷不乐,其实他们都误解自己了,自己不是不想占便宜想亲自上海上去,而是他很讨厌这个习俗。

他还是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缠着庄周老师带自己出去玩,因为还游不了太远,庄周就抱着他一起放在鲲的背上,那是他第一次看见海边的人类,只是他们围在一个盖着白布的东西跟前,哭得撕心裂肺,而他也是第一次庄周老师流露出一种很悲伤的神情,然后带着自己返回海中。
后来再大一点了,在书房读书的时候听见夫子和墨子老师在谈话,隐约听到是谁家的孩子因为想抓人,结果中了人类的陷阱反被困着,救不回来了。
而岸边越来越多的陷阱,抓到了人鱼也会被折磨而死,因此长辈们都不再允许他们靠岸,要玩也是去其他地方,因为赤壁岛常有一些土匪海盗过来寻珍珠,人鱼们的目标便从普通渔民转向了这些人…

明明这种习俗毫无作用还只会加剧人类与人鱼之间的仇恨,为什么不可以禁止….

诸葛亮看了看一旁的司马懿,长得还挺英俊的,胸前这么大一个口子,肯定很痛吧。
他伸手摸上了司马懿的胸膛,突然发现,这个人好像还活着的….

司马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巨大的贝壳上,一条人鱼正背对着自己在桌子上捣鼓着什么东西。

自己,没有死吗?

司马懿有点迷惑搞不清现在的状况,呆呆地就直视着跟前的人鱼,尾巴和头发都是冰蓝色的,很瘦,皮肤很白,胳膊和尾巴后的透明的鳍正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摆。

突然这条人鱼好像听见了什么很慌张地往外看,紧接着游到司马懿面前,他好像没发现司马懿已经醒了,只是把贝壳的上半部“啪”地往下一盖,将司马懿整个人都藏在贝壳里严严实实地关着。

“亮亮,那个人呢?”司马懿听得见他们的对话。
“我抱回来的时候遇上暗流了,他,他被卷走了…”
“啊?你没事吧?天啊你原路返回应该很安全才对啊。”
“我不知道,就是突然就…”
“算了算了,你没事就好,我们以后再帮你找找。”
司马懿稍稍低头才发现自己胸前和手臂绑着绷带,伤口凉凉的好像是上了药,但是他又觉得好困,眼皮眨着又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的时候,司马懿不再是躺在贝壳里了,而是躺在柔软的海葵中央,四边的触手摇摆漂浮,时不时抚过他的身体。
“你醒了?”视线范围内探出一个脑袋,看发色应该就是之前那条人鱼。远处还不断有鱼群经过,这是?海里?那为什么自己还可以呼吸。
司马懿张嘴想说话,可是喉咙实在干涩无比,一动反而疼痛难忍。
“呃…额….”只能勉强发出几个气音。
“你怎么了?”诸葛亮凑过去瞧他,“伤口疼了?你说话呀。”
该死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鱼,司马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自己现在就是说不了话了,具体什么情况就不知道了,但是的确在海里,而且还在一条人鱼的家里。

司马懿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用力按着一条挣扎的人鱼,五指握紧了人鱼的手臂,掌心都能感受到滑溜溜的鳍的软骨被挤压的触感。
那把银刀就插在人鱼的脖子上,鲜血源源不断地喷涌而出,而人鱼冰冷的双手握上自己的手腕发出悲鸣,他单薄白皙的胸膛起伏着,但很快再也不动了。
司马懿抬头去看那人鱼的脸,却发现竟然就是诸葛亮。

司马懿惊醒过来时发现整个床间都是亮堂着的,而昨晚睡在自己身边的诸葛亮已经不见了踪影,司马懿坐起来再次四处察看,低头却发现自己连裤子都没了,全身赤裸连重点部位都没有遮挡,这该死的人鱼到底在搞什么?

司马懿抬手下意识烦躁地挠了一把头发,却忽然听见有什么东西破裂的细微声音,然后原本呼吸顺畅的状态瞬间被打破,海水猛地涌进他的口鼻,顿时便是火辣辣的痛。
“啊你别乱动!”睁眼就看见诸葛亮回来了,蓝色的身影快速游到身边,柔软的唇一下便贴上了自己的唇,他在帮他渡气。
司马懿一直瞪大眼睛,两人近极了,司马懿可以清晰地看见诸葛亮纤长的白色的睫毛。

“咳咳!咳….”司马懿咳嗽了几声,很快又感受到自己能正常地呼吸了,只是他突然亲吻自己实在令他太过震惊,司马懿之前从没谈过恋爱更别说亲吻了。此时此刻司马懿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很不自在地抹了抹嘴角,仿佛那里还有接触过的余温。
“你小心别又把气泡弄破了!”
诸葛亮满脸担忧地抓住对方的手。
瞥到诸葛亮床边放着一块小镜子,司马懿拿起来才发现自己的脑袋上被一个大气泡包裹,这也是他能在海中呼吸的缘故。
“你…”司马懿放下镜子,忍不住问,“你知不知道亲吻的意思?”
“啊?什么是亲吻?”
这个回答让司马懿哑口无言,诸葛亮一副无辜的样子让司马懿很难判断到诸葛亮到底是不是在装。
“你真不知道?就是你刚才那样,嘴对着嘴。”
诸葛亮以一种很奇怪的神情看着司马懿,嘴巴抿着皱起眉头,然后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我这是在救你,你又没有腮!现在还凶巴巴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我又没欠着你。”
沟通无果,司马懿盯着诸葛亮的侧脸,“救我?你们人鱼族不是最爱猎杀人类吗?呵呵,为什么要救我。”
“什么叫爱猎杀?要不是成人礼我们才不要到海上去呢。”
诸葛亮腹诽这人也太没良心了,不求他感恩戴德也别这样阴阳怪气的啊。
“再说了我不喜欢杀人,也不喜欢这个习俗,这几天族里办节目到处都很热闹,起码持续半个月,等他们办完我就会把你送走。”

本来还特意给他准备了早餐的,因为之前知道人鱼和人类之间的恩怨问题对这个人还有些愧疚之心,想着把他照顾好了就是了,结果这么态度恶劣。
想起来这人是在赤壁岛附近捡的,夫子说那些人贪婪凶恶,为了找到珍珠干尽坏事,每次去岛上总会大肆破坏一番,可苦了岛上其他的生物,看来司马懿也是找珍珠才出意外的。
“这是早餐!”诸葛亮气呼呼地把早餐放下然后快速地游了出去,“我要回学校了。”留下司马懿一人坐在海葵上。

好像把这个小人鱼给惹了吧…
司马懿低头看了眼所谓的早餐,是一盘非常精致的生鱼片,鱼肉晶莹剔透地一片片放好,反倒比海上和家中的吃食要好很多了。
正拿起来要塞进嘴中时,一个蓝色的身影又窜了回来,小心翼翼地盯着司马懿的脸,还带着点故作深沉的样子。“你吃的时候小心点别弄破了气泡又呛一次,还有你不要乱走,这些天呆在我房间不要想着出去,要是被其他人发现你,我可保不了你。”

评论(5)

热度(178)